字体

三十七、湖陆军营

(22-)
  一个月前。湖陆宋营中传来一阵喧嚣。营中操练的将士们看着两具不成人样的尸体,被抬进了主军帐。

  “将军,北魏的人送来了两具尸体,说……说,说是女郎和子墨的。”

  正在帐中同几位将领议事的檀道济闻言手中一颤,代表主舰船的木牌便掉入沙盘中。

  还未等檀道济说话,便有个小将猛地走过来,一把抓住通报兵的领子,大吼道,“胡说八道!我妹妹的武功,天下无人能及!哪个混蛋在此造谣?人呢?本郎君剐了他去!”

  “粲儿,退下!”旁边另外一名年纪稍长的小将军命令道。

  见檀粲松了手,却没有退开的意思。方才讲话的檀植拱手对檀道济道,“父亲,儿子出去看看。”

  檀道济却摆摆手,“尸体何在?着人抬进来。”

  两具尸身抬进来时,上面蒙着一层白布,不断散发出恶臭,显然已经死了一段时间了。

  檀植上前掀开较矮的尸体上的白布,只见下面是一具被严刑拷打过的女尸,且已经腐烂得不成样子。

  就算是从小便上战场同父亲征战的檀植,此时也觉得胃中酸水翻滚,强忍着才没吐出来。

  一旁的檀粲见了,更是怒火冲天,“找这么堆烂肉就想说是我妹妹!这帮蛮子,当我们是傻子不成!”

  檀道济此时方从沙盘后转出,走到尸体前。全然不顾尸体的恶臭和腐烂,伸手在尸体各处按了按。

  随后他又抬起尸体的左手,见手指都成了黑色,显然是中毒。

  他复又将尸体的袖子向下拉了拉,想看看手臂是否也有黑气,却露出了手腕上的一只绞丝的金镯子。

  檀道济连忙将金镯子从尸体手上褪下,借着光线看镯子内侧。

  当他看见镯子内侧的“雨”字时,止不住地向后踉跄了几步。

  檀植忙上前护住父亲,扶他在案桌旁坐下。又从檀道济手中拿过那个镯子,当他也看到了那个“雨”字时,不禁红了眼圈。

  “是大哥的错。娘临走前千叮咛万嘱咐,要我们照顾好你。可谁曾想……”一向沉稳的檀植此时也忍不住留下泪来。

  檀粲当下就急了,“爹!大哥!你们别着了蛮子的道,这怎么可能是雨儿呢!”他说完就要去找北魏来送尸体的人问清楚。

  “粲儿!坐下!”檀道济一声令喝。

  “爹——”檀粲一脸的不甘,可最终还是不敢忤逆父亲,一屁股坐在地上,紧接着眼圈也红了。

  “诸位,”檀道济稳了稳心神,站起身拱手对其余诸将道,“此事关乎小女,还请诸位暂且回避。破敌之事,容我等明日再议。”

  在场的其他几位将领见状也不免唏嘘。

  新皇趁着檀道济替南宋抵御外敌之际,竟流放了他的小女儿,以至其惨死异乡。这种事儿放在谁身上,怕是也心意难平。

  于是众将领说了句“将军节哀”后,都纷纷告辞。

  待旁人都走了,檀道济见檀粲依旧在哭,忍不住责难道,“别哭了。这么容易就被人牵着鼻子走,以后如何领兵打仗?”

  檀粲听到父亲这话,带着满脸的泪,抬起头愕然地看着父亲和哥哥。

  檀道济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而哥哥,哥哥竟然在偷笑!

  “怎么回事!”檀粲一下子从地上蹦起来。

  他再扫了眼地上的两具尸体,这才压低了嗓子道,“果然是假的?”

  檀植边笑边点头,“你还不算傻到家。”

  檀粲急了,“你们、你们早就知道了?”

  檀道济挥挥手,檀植赶忙将尸体又用白布盖了。

  檀道济皱着眉开口道,“你妹妹的骨骼惊奇,岂是随随便便找个人就能代替的。这尸身虽有腐烂,骨骼却还完好,一摸便知不是她。这种把戏也就蒙蒙外行人。”

  檀粲不解,“那金镯子……我记得是您在她十三岁生日买来的。”

  檀道济听他问镯子,便将镯子丢给他,“我给你妹妹买的,里面刻的是平安。这个刻的是个‘雨’字。估计是那丫头让子墨仿造的。”

  檀粲又去看檀植,“那大哥你又是如何知道的?”

  檀植似有些伤感道,“尸体上没带母亲给她的玉坠。那坠子,她是绝对不会离身的。”

  檀粲一脸的愤愤,“那你们为何不暗示我?就瞧着我哭!”

  “因为你会露馅儿。”檀道济一句话就把檀粲拍蔫儿了。

  “粲儿和雨儿一样,都是藏不住的性子。父亲您就别再训他了。”檀植见檀粲委屈,便上前求情。

  檀道济却依旧指着檀粲骂道,“哼,此时不好好锻炼他,以后有他吃亏的地方!”

  檀粲不服气地偷偷吐吐舌头,目光又落在那两具尸体上,嫌弃道,“快找人搬出去吧,不然我得先被熏死!”

  檀道济恨不得伸手揍他,“刚训完你,转眼你就又说话不动脑子!别人当那是你妹妹,哪有嫌弃妹妹尸身的道理!”

  檀植见檀道济真动了火,连忙挡在檀粲前面道,“父亲可是要将计就计?”

  檀道济叹了口气,“魏贼此举,无非就是想拖住我。他们必定是想趁我对新皇不满之时,另有图谋。”

  檀道济走到舆图前仔细观察,喃喃道,“虎牢已经破了,可惜了毛德祖老将军。想当初为父还受过他的指点……”

  朝廷的粮草始终没有发放,以至于虎牢附近明明有三线宋军的人马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