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38章开启流寇式作战

(28+)
安丘城是矿产型城市,再加上里面的矿工,都是燕国战俘,故周围一直驻扎着晋国重兵,要是茫然前往,除了不会攻陷安丘城外,还解救不出身陷安丘城的那些燕国战俘,故离开靖边城的董天成,并没有直直的朝着安丘城进发。

那样。

无异于已经挑明了他们前进的方向,是不理智的行为。

出于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的想法,以流寇式作战理念武装头脑的董天成及三千燕国士兵,并没有朝着任何一个可以点明他们意图的城池发起进攻,而是随意选定了一个州县作为他们进攻的目标。

这一战。

是董天成继靖边城之后的第二战。

虽然都是战斗,双方却有本质性的区别。

靖边城之战,董天成手下有两万多燕国士兵,这些燕国士兵纵然都是由战场败落的溃兵、败兵、疲兵、逃兵组成。但终归人多力量大,就是两个人合打一个晋国士兵,也能将晋国士兵杀死,更何况他们又是突然发起进攻,岂有不攻占靖边城的道理。

攻取靖边城的时候,他们效忠的对象,是燕国国君。

但这一次。

他们效忠的对象,已经从燕国国君转换成了董天成,这一次,他们效忠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带着他们流寇式作战的董天成,此为其一。

接下来的其二,是因为这一战,是他们效忠董天成之后的第一战。

虽然没有开门红这样的说法,但效忠董天成的第一战就遭遇闭门羹或者失败,显然不是在场一干人等可以接受的。

传出去。

脸面不怎么好听,另外士兵们的士气,也不怎么高涨,那时候,不用晋国人来围剿他们,恐怕他们自己就溃败了。

这可不是董天成想要看到的。

所以这一战,必须的胜,而且还得胜的漂亮。

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为了一举攻占城池,给所有人信心,董天成并没有急着发起进攻,而是在远离城池十多里的山林里面躲藏了起来,之后派出了两个细作,前往这个名字叫做普林县的城池内打探情况。

普林县距离靖边城大概六十里的路程,急行军数个时辰,就可以赶到,故而靖边城的消息,董天成也听到了不少。

首先。

董天成离开后,留在靖边城的晋文,果断的与城外后来赶到的晋国二王子晋军取得了联系,双反谈妥条件后,趁着晋国大王子晋武带兵强行进攻靖边城的有利战机,晋文命人偷悄悄的打开了靖边城的城门,与外面攻城的晋军里应外合的一举夺取了靖边城。

其次。

靖边城城门被打开后,驻守在靖边城的一万七千多燕国士兵,顿时陷入了腹背受敌的窘态。

据说除一小部分燕国士兵强行突围后,剩余大部分燕国士兵全都战死在了靖边城。

如此。

也让董天成无比唏嘘了。

这些人,不识抬举,不明情由,但却是一个好的战士,最起码他们全都对得起自己身上的那身衣服,战死在了沙场上面。

哎!

暗暗叹了一口气的董天成,将思绪从遥远的靖边城转移到了眼前的普林县上面,如果他得知的消息是正确的话,那么这时候的靖边城,已经被晋国士兵重新给夺取了回去。

作为偷袭靖边城,且一举攻占靖边城的燕国将领,董天成上演了一战成名的戏码,自然而然的进入了一干晋国高层的眼中,出于脸面的缘故,这些晋国高层肯定会勒令他们的手下,围剿董天成这个让他们丢进脸皮的罪魁祸首的。

那时。

董天成必定陷入被晋国军队前后夹击的态势。

这是一方面原因。

另一方面原因,收服靖边城的晋国王子们,出于夺位的需要,肯定会想要扩大他们的声望,而一战成名的董天成,无疑是他们扩大自己声望的最重要的一个砝码,因此在收服靖边城后,根本不需要晋国国君的命令,占领靖边城的晋国王子们,就会派出军队或者哨探,对董天成三千人马的踪迹进行侦查,继而发起围剿战役。

那样的话,董天成可就陷入了被动局面。

流寇式作战,讲的就是机动性,讲的就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备,要是陷入被动局面,还如何将流寇式作战的特点给体现出来?

更加重要的一点,是普林县的地理特点,决定了普林县注定不会成为一座平庸的城池,普林县是距离靖边城最近的一座县城,是晋国腹地通往靖边城要道上面的一座补给城池。

这样的城池,肯定会引发一些不必要的纠纷,如收服靖边城的那些晋国王子,推测董天成三千人马会对普林县发起进攻,继而没有派出哨探,而是径直率兵前来围剿。

这样可就有些不妙了。

当然。

这仅仅是董天成的猜测,是未经董天成证实的消息,这个消息,要是假的,还着罢了,要是真的,董天成就不得不对其重视,想旁的办法。

短暂思考了一番的董天成,将他的目光放到了晋国地图上面,这是晋国三王子晋文交给董天成的晋国地图,虽然比不上后世那种精致到极点,详细到细点的超高清地图,但对于董天成来说,也是难得的宝藏了。

董天成的目光,在地图上面不停的来回移动着,一会儿盯着靖边城,一会儿盯着普林县,在不就是死盯着安丘城。

最后。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