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十八章打听黎洛的身份

(19-)
  小家伙懵懵懂懂的抬起头看着黎原,似乎不能明白为什么气氛突然之间变得沉闷紧张。

  木希把玩着手上的戒指,状似无意的问道:“那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条件让我帮你了,你也知道,我不是什么好糊弄的人,如果你给的条件不够诱人,我会考虑让这个小家伙认识一下自然法则。”

  木希看着小家伙,其实就算黎原没有什么能够帮忙的地方,她也会想方设法把小家伙给弄过来的。

  毕竟能够合她眼缘还不会攻击她的,这小家伙是头一个,就冲着这一点,木希也愿意就这么养着这个小家伙。

  黎原看着不大在意的木希,说道:“如果我说,我可以把我的所有势力都给木府呢?”

  这个选择对于黎原来说其实不亚于改变立场,因为母亲的原因他不能对宰相府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但是平心而论,宰相府并没有对他做过什么对他有利的事情,不管是当初柳若言的归宿也好,母亲去世的时候自己经历的一切也罢。

  如果不是因为母亲临终前的一句“永远不要对母系的人出手。”

  宰相府早早的就成为了黎原放弃的对象。

  迫于无奈也好,现实所迫也罢,反正他注定和宰相府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如果木希不答应,他只能把她留在这里,多留一段时间或许就能够想办法让她答应自己的要求。

  如果实在没有办法,自己也只能去求求看自己的哥哥,哥哥一向都知道自己的身不由己,或许能够帮帮自己。

  但是小家伙离了自己就很容易出事,木希是难得的一个小家伙认可的人,如果可以,自己真的希望小家伙以后能有个它喜欢的人跟着。

  这么想着,黎原脸上带着笑,看着木希。

  黎原是那种妖媚的长相,明明这样的人应该一身红衣,黎原却喜好穿绿衣,一身素雅却也遮不住语调和动作带出来的轻浮。

  最起码在木希眼里,黎原算不上最好的合作人选,并不是说她以貌取人,而是黎原的某些习惯实在是难以让人觉得他是一个能够成为一个合格的合作伙伴的人。

  木希看着黎原,说道:“不需要你做出这么大的牺牲,在这乱世之中每个人都有每个人必须所要遵守的规则,你的规则我不知道是什么,但是我的规则我希望你能够尽全力帮我维护。”

  说着,木希动了动自己的腿,应该已经能动了才对,怎么现在还是一点知觉都没有?

  木希不动声色的揉着自己的腿,继续说道:“我只需要你告诉我我想要知道的事情。”

  黎原点了点头,木希想早知道的东西左右不过是关于宰相府的一些事情罢了,更何况是在这种情况下,她问出的问题更加不可能是不能说的事情,至少在黎原看来,只要木希问了,他就应该能答的上来相应的话,反正这么多年以来在宰相府还是把他当外人一样防着,能够告诉木希的事情其实也不多。

  “黎洛,你听过这个人吗?”

  木希看着黎原,想要从他的表情里得到一些自己想要的答案。

  本来这个问题的答案应该是黎洛自己告诉她才对,但是一人的片面之词从来都是不可信的,对于木希而言,黎洛的一切都是未知数。

  黎原听到木希的问题眉头挑了起来,黎原看着木希。

  这小丫头怎么会知道黎洛的?

  这么想着,黎原问出来的话却是另外一个意思:“黎洛?你问他做什么?一个不祥之人罢了,现在应该没有多少人能够知道他的名字了,你一个小丫头莫名其妙问他做什么?”

  “在某些地方见过这个名字,有些好奇罢了,同样是皇室的人,为何只有他一个人没有被记录过,甚至就像是从来没出现过这个人一样,若不是偶尔所见,实在是好奇的紧我倒也真没什么兴趣问这样一个问题。”

  木希听见黎原这样的回答,对黎洛的身份更加是过了几分怀疑,一个没有被记录过的皇室?

  怎么样的皇室才会在记录之外?

  怎么样的皇室才会在不被记录的情况下还安然无恙的活在这个世界上?

  黎原见木希的神色只是单纯的好奇便开口说道:“黎洛这个人,本来应当是我的三皇兄,方面本来是皇室里最为天资卓越的皇子,但是却因为一些意外,在十岁的时候就已经夭折了,因为记录皇室的官吏不被允许记录成年前就夭折的皇子,所以黎洛并未被记录。”

  再加上父皇曾经对黎洛宠爱有加,十岁夭折当真是伤了父皇的心,所以也无人敢提起此人。

  黎洛看着木希若有所思的模样,忍不住问道:“不过你这小丫头究竟是从哪看到的这个名字?按道理说未被人见到过的皇子应当是无人知晓才对啊。”

  木希听见“夭折”二字的时候从脚底生出一股寒意,死人?已经死去的人的名字被拿出来糊弄自己,还说什么身份特殊不便告诉自己,自己究竟是有多愚蠢才会相信这样一个来历不明的人?

  更何况这么多天,他们两个人同吃同住,虽然自己已经小心提防,但若是他真的想要对自己做什么,那自己是万万不可能躲过的,如果不是这一次黎原的手下瞎了眼把自己绑了过来,自己还要再那样的不定时炸弹身边生活多久?

  名字可以欺骗,身份自己一无所知,自己在马车上的时候也明确的能感觉到当时的那车顶上有人,细小的灰尘从马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