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五十章 我来晚了

(22-)
  天机门的妖女被关在后山的一处山洞内,平时是惩罚那些犯了错的弟子门人面壁思过用的。

  山洞到外面只有一条通路,门口还有六大门派弟子轮流防守,只要对方不是穿山甲,通五行之术,绝对逃不掉!

  更何况还是一个身体被铁链绑在巨石上已经废了武功的弱女子?

  天气晴好,山洞内只是有些昏暗,但还是亮起了几根烛火。

  昏黄的灯光中,一道血淋淋的身影出现在张修视野中,两条儿臂粗的铁链从山洞上方吊下,禁锢了那道身影的手臂,黑色的衣袖被残破不堪,露出雪腻和青淤红肿相间的手臂。

  她无力的垂着脑袋,散乱的长发披散下来,看不清面目,只是绑在石柱上的身影纤细,依稀能辨认出是一位女子。

  离得近了,还有一股异味飘散开来。

  张修脸色瞬间沉了下来,在摇曳的灯火中宛如地狱的使者,阴森可怕。

  心湖大师等人进来后,看到孙小红这个样子,也不由神色尴尬,感觉有愧正义门派这几个字。

  但也只是尴尬罢了,并不认为自己真的做错了什么。

  直到那位摩罗法师半晌不动,心湖大师上前一步,看到了那沉下的脸时,才心中一颤,连忙解释道:

  “阿弥陀佛,法师不要误会,这里条件简陋,孙小姐多日没有沐浴才这样,我等门人弟子尚且不会做出一些有违人伦道德的事,更有峨眉弟子带她如厕,江湖儿女,士可杀不可辱,法师还请放心。”

  他可不想这个时候出什么幺蛾子,赶紧问出来宝藏所在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摩罗法师,也就是张修,摇了摇头:“无妨……大师,我能近距离看看她吗?不知是不是当初救我的那个女孩……”

  “当然可以,法师请自便。”

  有这么多高手再此,心湖大师也不担心对方会使诈!

  张修点了点头,扫了一眼四周,自言自语了一声:“这里有些暗……”

  “嗯?”心湖大师皱眉。

  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法师拿出了一截火折子,轻轻一吹,亮起了一道火光,随即,法师举着火折子朝着被锁的女孩走去。

  心湖大师眸光闪动,嗅了嗅鼻子,并没说什么。

  老江湖了,看见别人拿什么火折子,吹气管,酒杯什么的,就下意识想到会不会有毒,不过,如果是这位法师……

  心湖感觉自己想多了。

  张修举着烛火来到了那道身影面前,看了一眼那早已磨破的外衫,已经和血痂凝固成一团,在这闷热的山洞内,散发出一阵阵腥臭。

  他微微皱眉,眼眸中闪过一丝心痛,慢慢的伸出另一只手,轻轻穿过那散落成一绺一绺的长发,在触碰到发帘后的那张脸颊时停了下来,然后温柔的把长发撩开,露出那张血污的小脸,连嘴唇都成了紫黑色,宛如死人一样。

  只有那双眼睛,当火光照来时,应激性的收缩一下,眯了起来,然后她歪头朝面前之人看来。

  其实她一直醒着,只是浑身无力,哪怕动一根手指的力气走没有!

  几天前心鉴来过之后,她被拷打用刑的频率就猛然高了,在想滚刀肉也滚不起来了。

  灯火中,她看不清对方是谁,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

  “把……把笛子……给我……竹笛……我的……那是我的……”

  她开口了,声音不能说是嘶哑,而是梦呓一样的呢喃,很微弱,近在咫尺的张修都差点没听清楚。

  然而当他听清时,整个人都愣住了。

  “竹笛?!”

  这时,身后的心湖大师立即回头试了一个眼色,一个沙弥连忙取出一根尺长的竹笛递了过来。

  心湖大师接过竹笛,闭气来到了张修面前:“法师,这就是了!不知和宝藏有没有关系。”

  张修目光扫来,当看到早已发黄的竹笛上,那歪歪扭扭两个简体字时,大脑轰然一下炸开。

  没有心如刀绞,也没有撕心裂肺,他就怔怔的站在那里,看着那支竹笛,感觉四周一下都安静下来,所有人渐渐离他远去,似乎整个宇宙就只剩下那支竹笛,和,

  那个女孩。

  “师兄,缺了点东西……你把自己名字刻上!”

  “我的名字?”

  “是啊,这是师兄你制作的,是你的作品,当然要刻上自己的名字咯。快点啦!”

  “呃,好吧。不过,我字有点丑,你别嫌弃。”

  “没事没事,快点吧。马上就午时了,还要去喝喜酒闹洞房呢!”

  这是十多天前,小萝莉的音容笑貌清晰浮现眼前,张修真的不能想象,面前这个被折磨的快死的女子就是当初那个孙小红!

  开什么玩笑?

  就,就睡了一夜而已……事情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他手脚麻木,火折子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弹了几下后,火光消失不见,只剩下无色无味的烟飘散在空间中。

  随着火光消失,那个女孩反而能看见一些东西了,朦胧的视线渐渐清晰,一张无数次出现在梦中的脸也随之映入眼眸。

  她眨了眨眼。

  喉头动了动。

  然后惊喜起来!

  惊喜中又带着几分解脱的悲伤。

  终于要死了吗?不过,能在临死之前,还能梦到修哥哥,也没什么遗憾了!

  哗啦……

  孙小红神情忽然愣住,怎么回事?为什么梦中还要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