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三层:雪妖——梦伽罗(3)

(19-)
  “你真的可以解开师尊的心结?”熙霏摇晃着我手臂,像个要糖吃的小孩子。

  我一付看孩子的表情,估摸着熙霏岁数和我一样大,但自我感觉我比他老练多了:“我的本领,你也是看到了。”

  熙霏很不情愿的承认:“恩……”

  我拍拍他的头:“你把冷洛池和你师傅梦伽罗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我。”

  熙霏拍下我的爪子,说:“只有师尊可以摸我的头!”

  我双手插腰:“嘿……我说你这小兔崽子怎么脾气那么怪啊,摸摸头怎么了!又不会死!”

  熙霏傲慢的把头偏向另一边:“你师傅没告诉你,男人的头别乱摸吗?更何况我还是一只人见人爱的男妖!”

  我说:“梦伽罗都教了你些什么东西……正儿八经的不教!”

  从熙霏的诉说中,故事大概是这样的……

  在这个故事里有个至关重要的人物,人间雪城的公主——冰月无双,这个名字让我想起人间有种叫“冰皮月饼”的糕点,这冰皮月饼长的那叫一个倾国倾城。

  雪城是在人间,地处北方,常年被雪笼罩。

  我估摸着冷洛池那家伙肯定经常去。

  言归正传,

  风吹云散,月色沁凉如水,皎洁的月光洒向雪地,晕出柔和的光圈,也从敞开的窗无声的洒进奢华富丽的宫殿,冬夜的风袭来,佛得纱帐如雾般飞扬。

  铜镜里的少女,发若鸦羽,眉目如画,所谓倾国倾城大抵也不过如此。

  “据说,雪城王宫里有件天下人人想得到的至宝——雪魄珠!”冰皮月饼的耳畔传来低啞的声音,

  她抬头朝声音来源看去,俊逸无双的身影立在庭院外的那棵冬梅树枝上。

  她居然一点也不害怕,还一步一步朝窗口走去,“你是谁?”

  她不知道是什么吸引着向他靠近,也许是他的声音……

  待她看清他的面容时,她怔在原地,

  邪恶而俊美的脸庞噙着一抹放荡不羁的笑,声音冷冽:

  “冷洛池。”

  冷洛池脚尖轻点,落在冰皮月饼面前。

  “听闻雪城的无双公主容颜天下无双,今日得见,果然名不虚传。”

  冰皮月饼扫了冷洛池一眼面不改色的说:“你不是人。”

  冷落池的眼睛里闪过一丝不可捉摸的神色,饶有趣味的问:“你居然不害怕?”

  冰皮月饼说:“害怕……害怕什么?”

  冷洛池的声音低啞:“不怕……我吃了你吗?”

  虽是恐吓的话,但却带着说不出的调笑与魅惑。

  “来人啊!”冰皮月饼尖叫

  这时候总算像个正常女人了,冷落池邪恶俊美的脸庞噙着一丝捉弄的笑:“这里被我布下了结界,她们听不见,也进不来。”

  冰皮月饼警惕的看着他:“你想干嘛?雪魄珠吗?不知有多少人前来想要此至宝,都是痴心妄想。”

  “那你一定知道,在哪里了?”冷洛池说

  “我知道雪城王宫是有雪魄珠,但是我不知道在哪里!”冰皮月饼很笃定

  冷洛池说:“所以我来找你喽,雪城王最疼爱他的女儿,我又不想做伤天害理的事情,只有让雪城王自己把雪魄珠送到我手上。”

  冰皮月饼轻笑一声:“我雪城王族怎可受外族威胁,传出去不是笑柄?”

  结界处平白多出一抹湖蓝色的身影,冷洛池和冰皮月饼同时看向那处,只见来人手握金色宝瓶,轻而易举的把冷洛池布下的结界突破一道口子。

  冰皮月饼脸色突变,下意识的退后两步。

  而冷洛池所有的注意力都在那金色宝瓶上,根本没注意到冰皮月饼的反应,“原来是猎妖师东方幻。”

  这二人对峙良久,东方幻首先说:“一只千年雪妖来人间做什么?难道忘记了万年前的三界之约,魔界不再踏足人间。”

  冷洛池嗤笑一声:“道长,你自己也说了,我是千年雪妖,一万年前的约定我怎么会知道!”

  东方幻握着宝瓶厉声说:“妖就是妖,永远改变不了贪婪杀戮的本性。”

  冷洛池轻笑一声:“道长,你三更半夜来人家女子的闺房,貌似也不合礼仪啊!岂不与我一样?难道也是垂涎与公主的无双美貌?”

  东方幻看向冰皮月饼,又对冷洛池说:“真是愚蠢至极,连她是什么都不知道……”

  话还没说完,只见冰皮月饼拎着匕首飞速冲过去,想杀死东方幻,谁料东方幻突然出手夺过她的匕首,对准冰皮月饼的喉咙。

  比冰皮月饼反应还紧张的是冷洛池,

  “喂,喂,喂,臭道士,我和她不是一起的,你别以为拿她就能威胁我!”

  冰皮月饼看着在原地跺脚的冷洛池,嘴角竟然勾起一丝若有若无的嘲笑。

  东方幻说:“这老妖婆心高气傲,我当然知道她肯定不屑与你这只笨妖为伍。”

  冰皮月饼顾不得匕首在她喉咙之处,转身撑掌,进步坐撑掌,退步直拳,招招紧密,打的东方幻已退至墙脚。

  “贫道本不想收你,但今夜雪城王宫妖气冲天,原来你这老妖婆和雪妖混在一起!”东方幻说

  冰皮月饼撕声力竭:“我不是老妖婆!”

  冷洛池看冰皮月饼虽然招招凌厉但毕竟没什么攻击性,要不是东方幻处处避让:

  “道长,你看清楚,她可是雪城王族的冰月无双!天下无双的美人!”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