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终章 九月与九年(完结也待续)

(19-)
九月,天空似用水晶铸就,明亮而又蔚蓝;九月,色彩如用阳光酿造,芬芳而又灿烂;九月,邪云洲在用繁忙重生,凋敝和兴旺同现;九月,凡人们皆用虔诚歌颂,邪尊与人族永在。

然而,九月鹰飞的日子,注定绿鳞要离开,已经推迟许久的夜泽之行,将少年的欣喜和兴奋装入行囊。然后,温和的笑容拂过嘴角,暗金双眸向小欢和紫眸示意,继而,紫光璀璨、消失不见……

吴欢很想阻拦绿鳞,可终归还是强行忍住,默默祝福夫君的弱水妖身。修行有成的少女宗主明白,弱水并非情诗里写的那样唯美,乃是真正生灵绝迹的死地,地蟒和夜孙鸟两族,更是凶名卓著的存在。

修行《真武本尊道》数千年的绿鳞本尊,如今已是身无丝毫妖气存在,想要再得两大妖族的认同和尊奉,可能性无疑相当渺茫。

或许这就是萧云的命运,为化解五大本尊相互排斥的致命弊端,只能于血海苦修《真武本尊道》。

否则五大本尊若是成为各自存在的个体,必将失去诸体融合归一的机会,想要脱天地囚牢显然要艰难太多。

虽然成道者才可修行的本尊大法,萧云五大本尊修得无比艰难,但是功夫终究不负有心之人。

五个少年和三位血龙老祖,苦心孤诣近万年之后,总算踏入本尊道修行的门槛,纵是未能修出任何神通,却成功化解本尊出现的危机。

只是如此一来,绿鳞妖身再无丝毫妖气,银瞳鬼身不见半点阴森,魔身更是成了个真正的黑小子,就连纯阳仙身也返本归源得更像凡人。显然本尊大道正将萧云五大本尊导向唯一,这便是诸体融合的必然修行过程。

然而吴欢正是为此担忧,身无丝毫妖气的绿鳞云哥哥,还能被两大妖族承认为弱水妖圣传人?

何况如今已是时过境迁,远古纪元的誓约现在还能有效?岂不见曾经身为同盟的各大霸族,在这诸天乱战时代早已相互征伐?

其实吴欢很清楚,无论月前幽冥大军怎样横扫凡界,不过是些小打小闹的玩意。若非凡界灵气和资源极其匮乏,诸天霸族并不怎么在意,即便云哥哥可以借助幽冥之力,也别想让凡界侥幸得到安宁。

而且穿越海眼的过程,几乎就是拿小命开玩笑,若非弱水妖身拥有最强控水天赋,吴欢说什么都要阻止。

也是、如今诸天乱战已成你死我活之势,就没见哪位成道者去穿越海眼,谁都是老老实实的构建虚空通道。

看到小欢满脸焦灼神色,紫眸岂能不知是在担忧什么?赶忙搂住爱妻扯开话题笑言起来。

“小欢、小璃儿和小馨儿最近可是忙坏了,主持新建了许多村庄和城镇,芸姐和葶姐也在天天为凡人治病,可要记得嘱咐她们不要落下修行。”

担忧不已的吴欢,本还想说绿鳞此去甚险,却忽然想到些有趣的事情,随即笑得好不捉狭。

“不用我嘱咐,云哥哥的佛修和魔女分身,不是和姐妹们在一起嘛,听说小尼姑和魔女还收获许多拥趸呢,咯咯……!”

萧云闻言顿时大窘,使劲摸着鼻子掩饰尴尬,逗得吴欢笑得那叫一个好看。

但是紫眸少年很快又笑容灿烂,似乎认为两大女分身被男人们追求,就是求之不得的另类练心方式,反倒让少女宗主神色古怪起来。

“呵呵、小欢是不是嫉妒了呢?我的女分身可是绝代尤物啊……”好嘛、童心大起的萧云还得瑟上了,嬉笑的小脸让吴欢恨不得伸手掐住。

“还绝代尤物……!我…我……云哥哥不知羞……!”

脸嫩的吴欢实在有些招架不住,就要不理脸皮厚的夫君掩面而走,却被很久没有疯闹过的紫眸少年,趁机紧紧抱住不放,还甜言蜜语的赶忙说笑。

萧云确实不敢得罪吴欢,如今两大宗门的所有杂务,可都是爱妻一人在操持。

其实这也是没法子的事情,这不除紫眸留守邪云洲外,三大本尊和三大分身,已经各带一百名千魔卫去了外洲,正是去全力寻找凡界地眼。

整个八月的扫荡已见成效,与邪云洲相连的济、玄二洲,如今再无劫族存在,皓天剑宗更是阖宗逃得没影。

虽然入凡的妖军和仙兵仍有漏网之雨,但并不妨碍凡人迁往新得两洲,倒是缓解了邪云洲人口太多的压力。

毕竟凡人不能像修士一样辟谷,若是没有足够的土地兴农生产,又怎么可能拥有必须的衣食?

所以妖星大劫就算已去三月,萧云不但不能片刻安逸,反而忙得脚不沾地,养活亿兆凡人可不比修行容易多少。

所幸随着幽冥大军反复扫荡凡界,入凡的异界来客们日渐减少,原有的异族也纷纷逃离。而已达四洲之阔的邪云洲,最近月余来就不曾听说过,何处又出现了不之客。

或许吴欢没有猜错,贫瘠的凡界确实没有多少价值,异界来客就算想追寻古老记忆,也没有必要冒生死之险不是?

毕竟成道者来不了凡界,萧云有傲因和幽冥之助,几无收获还会丢命的事情,只要不是白痴绝对不会干。

事实还真就是这么回事,随着纪元大劫到来的时间渐久,诸天乱战已进入如火如荼的高潮。

本章分 3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