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六百二十四章 帮忙?

(19-)
  古月真君看到了陆尘的动作,也听到了他平静而礼貌的邀请声,但是他并没有立刻动身,在打量了陆尘一眼后,他甚至没有去回应陆尘,而是微微皱眉,然后抬起头望向了天澜真君。

  似乎在他的眼里,并没有陆尘这个人物,又或者是他好像觉得陆尘这个人还够不上跟他说话的档次?

  陆尘默默地站着,面上也暂时看不出有什么异样之色,并没有因为古月真君的轻慢而生气。

  古月真君则是看着天澜真君,虽然没有说话,但是脸上的神色却看起来很恼火,大概是觉得大家都是化神真君,你不能如此随便打发我的意思。

  只是在那生气的神情背后,在他目光深处,却是掠过了一丝惊讶和疑惑,在这咫尺之处,也只有天澜真君能看到他眼底的那一丝隐秘之极的询问之意。

  天澜真君仿佛视而不见,挥挥手不耐烦地道:“老头子就是多事,我可不耐烦陪你下去,这山上还有多少事呢!陆尘他是我徒弟,让他带你下去一趟,就是给你天大的面子了。”

  说着,他袖袍挥动,还冷哼了一声,看起来似乎对古月真君十分不屑的样子。

  两人之间的气氛顿时一阵剑拔弩张,把周围的那些守卫们吓得脸色又白了几分。

  古月真君则是一直凝视着天澜真君的眼睛,似乎从这个死光头的眼眸里他能看到什么,过了一会后,他点了点头,似乎知道了自己所要的答案,然后冷笑一声,对站在自己身前的陆尘面色淡漠地道:“带路吧。”

  ※※※

  陆尘率先跳下了地道入口,对于这个地方他当然不会陌生,来来往往已经很多次了,正当他准备转身等待古月真君时,只觉得眼前一花,那位真君的身影便已经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哪怕以陆尘此刻的道行,居然也没有完全能看清这位古月真君的动作。

  陆尘心中微微一凛,面上神情倒没什么变化,对古月真君点点头,刚想说请随我来的时候,古月真君却已经迈步走去,同时口中说道:“走吧,前些日子我来这里也不少次了,心里有数。”

  陆尘知道他说的是实话,当初是天澜真君邀请了星辰殿的人来到这地下洞窟里做事,光是他自己就曾经数次在这地下城池中见到古月真君。只是现在如果他没猜错的话,这里应该已经被划为禁区,哪怕是浮云司的人马都轻易不能进来,换句话说,在那座奇异雕像附近的房屋中,那一片血淋淋的惨烈景象,很可能还在原地未变。

  古月真君下来就是为了找茬来了,陆尘大概是能知道一些的,当然不敢让他随便就发现那处凶案现场,但古月真君似乎丝毫没有给他劝阻的余地,说了那句话后就一路走去,半点没有停留犹豫的意思。

  陆尘心中有些焦急,暗地里又骂了死光头几句,刚才那仓促间也没法跟他沟通,就突然点将让自己下来,他到底想做什么,陆尘心里可是没底。

  走着走着,那一轮诡异的血月光芒便洒落下来,照在他们两人的身上。陆尘抬头看了一眼,觉得身上有些沉重,似乎是血月好像有了一些变化,看上去膨胀了不少,光芒也强烈了许多,只是不知道和外头地面世界上天空中的血海异象是否有直接关联。

  古月真君也抬头看了一眼天空中的血月,在他的脸上并没有什么变化,但隐约的在他眼眸深处还是闪过了一丝担忧,随后,他便向着那地下城池的中心走去。

  陆尘跟在他的身后,心中暗暗焦急,那出事的屋子就是那中心雕像的附近,像这般走过去,以这位真君的道行本领,几乎肯定是要被他发现不对劲的地方。正当他绞尽脑汁想着该如何解决眼下这个难题,好把古月真君带偏的时候,忽然听到走在自己前头的古月真君突然说了一句,道:“你师父对你十分信重啊。”

  “嗯?”陆尘听了这句话,有一瞬间的错愕,没太明白这位真君大人话里的意思,但随后还是点头道,“多谢古月师伯的夸奖,我师父他对我恩重如山,我一直都……”

  “他很少,不,他从来没有对哪一个年轻人有这样信任过。”古月真君打断了陆尘的话,停下脚步,转过头看着陆尘,道,“这是难得的缘分,也是天大的际遇,你要好好珍惜啊。”

  陆尘再次怔了一下,到了这时,他当然能感觉到这位真君话里似乎还有一些未尽的意思,沉吟片刻,便试探地问道:“师伯说得极是,我谨记在心。不过,您怎么会突然说起这个……”

  古月真君笑了笑,也没对他更多解释,便转身继续向前走去,一副神秘高人的风范。

  陆尘对此也是有些无奈,心中疑惑更重,最后还是只得跟了上去。

  这偌大的地下城池里,安安静静,空空荡荡,只有他们两个人走在这里,连脚步声都显得特别清晰。

  眼看着那中央奇特的雕像越来越近,离那个凶案宅子也越来越近,陆尘又有点着急起来,便在这时,忽然只听古月真君又开口说道:“你知道为什么天澜他自己不肯下来,却要你陪我下来这里么?”

  陆尘沉默了片刻,道:“大概他不喜欢您吧。”

  古月真君看了他一眼,忽然哈哈大笑,点头道:“你这个小伙子,有点意思啊。”

  笑声中,他们正好走过了那处宅院,看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