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番外篇:徐楚篇(二)

(19-)
听到这里,顾青未哪里还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不过……

她抬眼又看向仍气愤着的楚雁南,“这样说,徐岂是把他那继母送过来的美人儿给收用了?”

一听这话,楚雁南就似那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杏眼圆睁,“他敢!”

“那就是没有了。”顾青未老神在在地道,“既然没有,你这又是生的哪门子的气?”

楚雁南又是一窒。

她其实也知道自己这次是有些无理取闹了,不过,只要一想着自己和徐岂的空间里,现在竟然多出了那么几个被别有用心的人送来的女人,她这心里怎么想都不舒坦。

“哼,那个女人送了这些人过来,可还是打着为了我们好的幌子,就只差没指着我的鼻子说我是个不下蛋的母鸡呢!”

楚雁南眼里又是一冷。

她和徐岂已经成亲三年,这三年里,他们也是恩爱非常,可即使是这样,她也始终没有怀了身孕。

庄王妃为此可没少着急,甚至还将她叫回庄王府,请了宫里擅看妇人病的太医仔细替她诊过脉,得出的结果却是楚雁南什么毛病也没有,只等着时机到了,自然就会有身孕。

得了太医的准信儿,别说是庄王妃了,就是楚雁南自己也是松了口气的。

但再怎么样,她成亲三年肚子没动静也是事实,别人拿这件事来刺激她,她也真的什么也不能为自己辩解。

大概,也正因为如此,她才会在明知道徐岂没有碰那几个女人一根汗毛,并且马上就将人打包送了回去的情况下,还与徐岂闹脾气,甚至还“离家出走”来了顾青未这里。

顾青未于是又摇了摇头。

“你也就仗着你夫君什么都由着你。”顾青未道。

听顾青未这样说,楚雁南可不乐意了,不过,哼唧了两声之后,却又什么都没说出来,到最后也只憋了一句话出来,“反正,我就要在你这里赖着不走,你可别当叛徒去送信儿!”

顾青未忍不住拿了手指往楚雁南额上一点,“行了吧你,就你这三番两次一有事就往我这里跑的德性,徐岂要是不知道你在我这里才怪,说不定他这时候就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楚雁南立即就不作声了。

顾青未也没再劝她什么。

楚雁南和徐岂成亲这三年来,两个人可没少闹矛盾,每次她都直接冲到定国公府来找顾青未。

不过,楚雁南也是个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的,后面被徐岂一哄又总能很快的消气。

总之啊,就如以前宁致远所说的那样,这两个还真是一对欢喜冤家。

之后,顾青未和楚雁南也没再提这件事,而是随口聊起了别的。

楚雁南说到了棉棉。

“……表嫂,你家的棉棉真可爱,看得我都想将她抢回去养着了……”

话说到这里,楚雁南想起自己一直到现在都还没能有身孕,目光便又是黯。

她生于皇家,其实并不像普通女子那样认为自己的价值就只在生孩子这一件事上,但是成亲这几年,楚雁南自己也是想有一个孩子的。

一个她和徐岂血脉的延续。

只要这样想想,就能叫情不自禁的面上带笑了。

可是……

楚雁南在心里幽幽叹了口气。

其实她也知道,就算她这么久没有身孕,徐岂也没有任何的不满,可越是这样,她自己才会越是在意。

若非如此,她也不会因为她那名义上的婆婆送过来的几个人就如此大动干戈,甚至是离家出走了。

见楚雁南这副模样,顾青未哪里能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她于是握着楚雁南的手,轻声安慰道:“雁南,太医不是说过吗,你的身体没有任何问题,既然如此,你只需要耐心等着就是,缘分到了,孩子总会来的……”

楚雁南笑着点了点头。

这样的话,她其实听得很多,甚至就连她自己也时时是拿了这种话来安慰自己的。

话说到这里,正好有丫鬟端了一盘蜜橘上来。

现在并不是蜜橘上市的季节,这些蜜橘还是隆庆帝赏下来的,也就是尝个新鲜。

丫鬟们拿了帕子包着剥了两个,顾青未只吃了一片就摇了摇头,“到底是不当季的,还是有些酸了。”

楚雁南却一点也不觉得酸,一片一片的往嘴里喂,抽空还道:“哪里就酸了,我吃着正正好,对了,既然表嫂你不爱吃,有剩下的蜜橘就都给了我吧,我这两天也不知道怎么的胃口有些不好,现在吃着这蜜橘倒觉得格外的开胃了……”

顾青未听得就是一顿。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楚雁南嗜甜,平时吃那些果子,带一点酸味她都绝不会再碰,怎么这回……

这样一想,顾青未眼里便多出了几许深思。

楚雁南却一点也没察觉到,一连吃了两个蜜橘,这才算是满足了。

吃完蜜橘,两人才就着温水净了手脸,朱砂就快步走了进来,先是往楚雁南那里看了一眼,然后才道:“主子,郡主,徐仪宾来了……”

顾青未于是笑着看了楚雁南一眼。

楚雁南又有些羞又有些喜的,嘴里却还
本章分 3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