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一千七百九十七章 黑暗接引

(26+)
幽暗之地的崩裂,比众人设想中来的还要快。

一束银白光耀,划过一头怒吼中的天炎兽。

噗哧!

九阶血脉,通体流溢着炽烈火光的天炎兽,被割裂为两截。

银白光耀,乃无序失控的,四处游荡的空间利刃。

空间利刃,和那些绽裂的缝隙不同,它们是活动的,像是死神挥舞的镰刀,收割着生灵性命。

天炎兽,乃古兽族血统,出自于灵界,被生命古树安排进来。

古兽族、巨龙和擎天巨灵,在如今的幽暗之地,是最尴尬的存在。

赵山陵没有给予他们指引,裴琦琦,也未曾理会他们的死活……

最尴尬的是,他们甚至不知道,他们如今该听命于谁?

是带领他们,踏入幽暗之地的生命古树,还是灵界血父?

灵界血父,从浑沌归来,让所有古灵族族人,都意识到这位,才是他们的真正缔造者,而生命古树,不过是越庖代俎,是假的始祖。

初始时,他们和木族般,帮生命古树力抗人族。

灵界血父回归之后,又向生命古树发动攻击,而他们又深刻的感应出,灵界血父的血脉,才是他们真正的源头。

他们,只能长时间地观望着。

其间,出现于幽暗之地边沿的,要命的空间利刃,给他们造成了很大伤亡。

对幽暗之地,他们一无所知,并不清楚这方天地,即将崩裂。

他们还在坚守。

可更多的族人,接连死亡,随着大地的震动,空间的绽裂,一种末日降临,众生将亡的恐怖情绪,缭绕在他们的心头。

怎么都挥之不去。

轰隆!

大地裂开深深沟壑,一根翠绿色的树藤,如恶蟒脱离炼狱,将一头雷电缠绕的巨龙,裹的个严严实实。

那头雷龙,血脉为九阶,硬是被树藤又拖入大地。

途中,那头雷龙的血肉精气,就流逝殆尽。

咻咻咻!

更多的树藤,一截截绿幽幽的树枝,从大地深处飞出。

就见擎天巨灵,古兽,巨龙,纷纷遭受厄难。

面对着,冷不防飞出的树枝、藤条,那些古灵族的族人,都是措不及防下,被瞬间缠绕着,被拖曳到裂开的大地。

地底深处,传来令人毛骨悚然的碎骨声。

越来越多的擎天巨灵,古兽和巨龙,被那些突然飞出的树枝残害,很多裂开的大地缝隙内,鲜血如溪河流淌。

骑着狂暴巨兽,黑暗气息缭绕,眼眸猩红如血的聂天,在幽暗之地深处,和灵界血父以条条血脉晶链激战。

噼里啪啦!

金色、深紫、漆黑辉芒,皆烙印着黑暗法则,生命奥义,金锐、雷电、寒冰本源异能,连番碰击着。

灵界血父狞笑不止。

聂天在战斗余暇,瞥一眼偷偷摸摸地,将古兽、巨龙、擎天巨灵绞杀的树枝、藤条,立知乃生命古树的手笔。

灵界血父从浑沌归来,古灵族追溯血脉源头,意识到这位才是缔造者。

这让生命古树明白,它再难御使古灵族族人,为自己作战。

古灵族族人,还有可能在不久后,配合着灵界血父,拿自己开刀。

于是它先下手为强。

它,也的确需要古灵族族人,浓厚的气血,来助自己恢复战力,好参与聂天和灵界血父的战斗。

不止古灵族,有些尚未脱身的,墟界各族族人,也在灵界血父和聂天激战时,被生命古树趁势攻击。

有魔族初阶大尊,被一朵巨大妖冶的花朵,一口吞没。

花朵蠕动着,魔族的那位初阶大尊,骨骼咔咔作响,很快就没了声息。

妖冶的花朵,悄悄缩入大地,似融入了生命古树的根茎。

冥魂族,海族还有月族、光族族人,只要被生命古树逮住机会,也会立即下手。

它的暴起发难,令三界众生,都怒不可遏。

不久前,众人还在赵山陵,在巫寂的授意下,在它露出疲态时,围攻灵界血父,给它争取时间。

谁都没料到,它会突然翻脸。

“如浑沌中,那片血海一样。”巫寂眼瞳深幽,“不论灵界血父,还是那一株生命古树,都没有将众生的死亡,当做一回事。除了,他们直接造就出来的,和他们血脉呼应的种族,其余者,皆为血食。”

灵界血父,没直接向古灵族下手。

生命古树的种种攻击,都避开了木族。

残杀还在继续。

嗤嗤嗤!

聂天心脏处,那道黑暗血脉,因战斗的持续,又催生出许多新的晶链。

可他的血肉能量,因为修复伤势,因为助黑暗能量爆发,已消耗的越来越大。

他,从浑沌脱离之后,就和生命血海断了联系。

他再也不能,随意地,从生命血海不断获取源力。

“你感觉到了?”

灵界血父嘿嘿大笑,“你正在慢慢变弱,因为它,不会赐予你血肉能量。你,还有偷袭我的那家伙,都被抛弃了。没有它,提供源源不绝地生命精能,你们拿什么和我战斗?幽暗之地,就要爆灭,那家伙也无法通过幽暗之地,获取死者的力量,你们两个都要被我轰杀于此!”

幽暗之地,被第一代、第二代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