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一百一十九章 观战

(19-)
    眼下已经到了二月下旬,孙清远却是被无奈的关进了房间出不去,为了看住孙清远,龙燕还让自己的哥哥龙宇特地调来了兵卒。

  可是在这期间越国的兵卒又一次打了过来,因为上次孙清远说了煤炭的事情,所以这次龙宇的前期准备妥善,东洲国的帝王龙阳也第一次正式御驾亲征,随行军队主要是禁军,不过这些人孙清远看了看,在孙清远的眼中,他们不过都是小丑罢了。

  大军从北城出京,北墙四道城门,主力走陈桥门。大路走军队,两边的老农和各色的美女非常多,看起来甚至比出征的大军还要有气氛。不过军队就是军队,最起码的军纪好,很是严谨。

  出城之后禁军基本都驻扎在东京近左,国君龙阳也在这里。将士要出去打仗,家里的老小当然会万般牵挂担忧,少不得拥堵在道旁挥泪离别。

  前头龙阳的仪仗还算鲜明整齐,后面的诸军就不如那么美观了,而且……龙车上左拥右抱的带着两个美女算是怎么回事?带了太多的东西让行伍乱糟糟的,也就是旗帜衣甲兵器能证明他们是一支军队。

  除去粮草辎重,这里的每个兵卒也带着不少东西,需要用一匹马来拉车。不算身上穿着五十来斤重的全身甲,之前打的那副胸板甲就起码二十斤重,长短兵器也有十斤,还有自己吃饭喝水用的铁皮缸、锤子、柴刀、口粮,要没马匹恐怕非常吃力。

  “你个没良心的,可别冲前头,躲后面点……”一个娘们一边跟着军队走一边嚷嚷。然后应答的人居然是龙宇后面的一名小将。龙宇忍不住回头瞪了一眼:“谁家的娘们?咋就这么不会说话,真的战死了那也是为国捐躯,是荣耀。”

  他又向人群里瞧了一阵,心道:我在这里也是有人关心死活的,娘的,龙燕是回来了,只可惜他身边有人了,估摸着是在某个地方悄悄的跟他的那个情郎看着,没有心思出面了,娘们就是矫情。

  孙清远看着他们的队伍却是想笑,这大军!真就有一种前去搞笑的意思。

  根据龙燕提供的消息,没多久大军就到了东洲国跟越国的边界,龙宇则回军对自己的老父亲龙阳说道:“来犯之敌太猛,我军不该急着冒进,慢一点更稳妥。”

  龙阳哪里懂得打仗,也就听了龙宇的话,不过至始至终都是抱着怀中的美人。

  大军已经到了地方,龙阳其实也早下定决心要亲自打一仗,可都怪他的两个小妾太过粘人。他虽然也不惯着两个美人,了问题是自己真的喜欢啊;没办法,最终只能还是龙阳领军出战,不仅禁军,对各地城邑出动的军队也都让龙阳打理。

  其实仔细想来,越国的进攻时机并没有看错,东洲国有着这么个好的皇帝!!也不过登基才五年,就把国库败坏了个干净。

  严格说起来,越国的做法叫东洲国始料未及,但也并非不可理喻。若是他们是越国,估计也会在这个时候出兵,只是如今越国有了煤炭的妙用,对于越国来说可能就有风险了。

  而且根据龙燕说的,越国上层是如何心思不一!

  而对于东洲国的事情,越国可以说连一点风声都听不到,所有的军令几乎都来自龙宇那一层。龙阳在朝堂上根本就不会说太多的事情。

  不过出征着实很考验普通将士的体力。孙清远觉得打仗得走很远的路,后世人坐火车汽车都嫌远,如今却是全程风餐露宿、负重步行。

  不仅是龙阳如今的步军队伍,如今世界的各国都是如此。

  两日之后,终于有消息传来,说是要开战了,早打早省事!背着好几十斤东西走省际远路真不是一般苦,果然无论什么时代求个前程都不容易。

  不过一等上了战阵,估摸着很多的兵士才会幡然醒悟,还是负重走路比较轻松。

  这一天,风和日丽,两军遭遇,终于摆开了阵仗。

  熬过了山高路远,就只为兵戎相见。天气清冷,艳阳高照。

  龙阳大军所在的地方叫阳城,高低不平的旷野上,对面是三万越国大军,以及数千的运粮队分南北展开,黑压压的如同蚁群,又如层层叠进的巨浪。

  对峙之后,谁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动手的;似乎从一开始前方就在厮杀。两军交战之处,无数人马混乱惊走,空中纷飞的箭矢好像在晴天平地掀起的暴雨。

  站在阳城的城墙上,龙阳放眼望去,一片如林的长兵器和铁甲,尘土滚滚看不见头尾。身在其中他完全不清楚越国大军是怎么部署的,不过似乎也没必要清楚。

  龙阳很清楚这场战役关乎国家存亡,影响重大!所以他还特意带着两位美人前来助阵;战前他已作好心理准备,如果打的好,赏赐美女给将士。不过当龙阳上了城墙的时候,那种想法就被更为强烈的恐惧感和求生欲冲淡了。

  呜咽苍劲的号角、空中密密麻麻的黑点拉开了北汉军进攻的序幕。尘雾和杀声中,马蹄轰鸣,就好像有十面埋伏、千军万马从四面八方杀来了一般,还不见敌兵就能叫人心惊胆寒。

  前面的战事大约已经白热化,龙阳却吓得躲进了城中的房舍,全当坐看不见,反正战事只是外面的。只有东北风迎面乱刮,呼啸声中飞沙走石,砂石打在龙宇脸上生生发疼,腾起的尘土被风吹来,叫人眼睛都睁不开。

  而与此同时,城墙上又点燃了大量的黑石。一个个
本章分 3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