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598 老爷子的病情

(19-)
郝向前双手挥舞,正讲在慷慨激昂之处,桌上的手机却震动了起来。他本不想接,可是当他看到来电显示的号码是海岬县县委书记刘茂德的,就改变了主意。

“我在开会,有事快说!”郝向前抓起了手机。

刘茂德是郝向前一手提拔起来的心腹,他听出了郝向前话语中有点不耐烦,不过他发现的情况太重要了,不能不马上汇报给郝向前,“市长,我刚刚在海岬机场看到了林远方。”

刘茂德和驻海岬机场某团参谋长冯红喜是老乡,今天晚上在海岬机场冯红喜家做客,正好看到专机来接林远方的一幕。这个情况太重要了,以至于刘茂德不敢有丝毫耽搁,立即打电话给郝向前。

“他现在在海岬机场?”郝向前眉头皱了起来。他实在想不通,林远方怎么会出现在海岬机场。海岬机场究竟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让林远方不惜和他在电话里翻脸也要赶过去。

“已经不在了,他登上了一架空军专机,专机在几分钟前已经起飞。”

“什么?”郝向前乍然间听到这个消息,差点从真皮座椅上跳了起来。海岬机场可是军用机场。虽然说在去年在黄海市的要求下,向阳省政斧在去年拟了文件,专题向gwy和zyjw请示,要求利用空军海岬机场展开民用航空运输。但是gwy和zyjw的批复并没有下来,目前海岬机场还是一个纯粹的军用机场,并没有展开民用航空运输业务。这种情况下别说林远方只是一个普通的副市长,就是林远方是黄海市的市长或者市委书记,想到海岬机场乘坐飞机,恐怕那边也不会买账。可是现在听刘茂德的意思,林远方不但到海岬机场乘坐了飞机,而且还是一架空军专机,这意味着什么?看来,自己还是小看了林远方,这个年轻的刺头副市长,背后可是大有背景。怪不得这个年轻人刚到黄海市就敢公开和自己这个市长叫板,原来是背后大有来头啊!

会场上的众人都听到了郝向前这一声惊叫,虽然都控制着自己,不把目光投向郝向前,还得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可是个个都不动声色地竖起耳朵,在听郝向前这边的动静。他们心中十分好奇,郝向前接到的这个电话究竟说了些什么,能够让郝向前如此失态。

郝向前此时也意识自己方才的失态,于是就冲大家做了个会议继续的手势,自己抓着手机走出了小会议室,来到了隔壁自己的市长办公室。把房门关好之后,郝向前就迫不及待地问刘茂德:“老刘,你刚才说是空军专机?什么地方来的专机?载林远方到什么地方去的?你还了解其他什么情况?都说说!”

“市长,我只知道有一架专机来接林远方的。”刘茂德压低声音说道,“至于从什么地方来,到什么地方去,这些情况我都打听不出来。我刚问了老乡一句,他就变了脸,差点把我从家里赶出来……”

挂了电话,郝向前浑身冰凉。他当然知道,刘茂德透露出来的这个信息意味着什么。不管林远方背后的后台是什么人,但是既然能够指挥得动军方出动专机,这样的势力无论如何都是他郝向前惹不起的,甚至是他郝向前的身后的省委副书记齐仁元,也不见得能够惹得起。也是自己大意,一开始见到林远方这么年轻,轻视了他。却没有仔细考虑一下,林远方以这样的年龄能够坐上副市长的位置,身后没有强硬的背景,可能嘛?至于说自己后边和林远方结下了矛盾,更是愚蠢透顶。虽然说目前看起来自己好似占了上风,但是显然林远方背后的势力并没有插手,否则,即使有齐书记相帮,也不见得能控制住局面……想到这里,郝向前下了决心,从现在开始起,就要修补和林远方的关系。虽然说这样做并不见得有用,但是至少不会把林远方往更深处得罪。至于说以后,就走一步说一步了,反正只要林远方不威胁到他郝某人的根本利益,郝向前就打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什么东西就由着他林远方好了。

不过呢,还是要把这个紧要情况汇报给齐仁元书记,看看齐书记能不能利用自己的影响力,摸清楚林远方的背景。不然,和这么一个摸不清背景的年轻人共事,心中可总是提心吊胆的!

回到了小会议室,郝向前就改变了腔调:“刚才我们谈到了纪律问题,有那么个别领导干部散漫成姓,没有组织纪律。但是同时有另外一些同志就做得很好。比如林市长,工作态度就非常认真,兢兢业业,任劳任怨……”

下面这些副市长们面面相觑,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刚才郝向前还把矛头正对着林远方,指桑骂槐地借题发挥,怎么接了一个电话,态度就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呢?有问题,绝对有问题!

郝向前却不管会议室里这些市府党组的成员心中是什么想法,他热情洋溢地赞美着林远方,把大量溢美之词堆砌在林远方身上,仿佛他一直都很欣赏这个年轻的副手一般……******************************************************************林远方自然不知道黄海市那边发生的戏剧姓的变化,此时他的心神早就飞到晖苑去了。虽然司永光不肯向他透露任何信息,但是既然包光辉能够把司永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