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五章 吾儿吗

(31+)
上回说到张平返生,但灵魂已经换了一个了。张家人正在讨论这个问题的严重性。
  
   “应该是人吧。”张角自己也很不自信地说。
  
   张宝停止了嚎哭,弱弱地说道:“是人就没什么问题了吧?”
  
   张角妻子只关心一个问题:“那还是吾儿吗?”但没人能回答。
  
   张梁问:“不会害人吧?”
  
   大家见张角摇摇头,心都放回肚子里了,谁知张角加了句:“我也不知道啊,都没有碰到过这样的事情。”大家伙的心又悬起来了。
  
   张角自从修习了《太平清领道》,就慢慢发现自己拥有了一些以前没有的能力,一个是按照书中教导的捏手印进行占卜,只是过程很麻烦,各种手印要按一定顺序捏出来,为不同生辰八字的人测算,或者同一个人测算不同的事情,手印的顺序都不一样。刚开始都要靠一边捏,一边查书,练习了无数次,才开始熟练。刚开始练习的时候,可是发生了不少有趣的事情。张角刚学会占卜,觉得很新鲜的,连吃饭前也会翻着书,占一下会不会被咽到。但占卜的结果很模糊,难以名状,所以张角自己也对占卜的结果半信半疑。久而久之,虽然已经熟练,但也不怎么用了。而另一个能力是只要按照书中描述的运气,就能看到围绕着人体的气,很是神奇。经过张角观察,围绕人身上的气暗淡或是发黑,那么那个人就会遭厄运,甚至是横死。而富贵人家的气,通常带些黄光或红光。这是多年传教经历,在各信徒身上看到过的。只是运功很耗神,每次看完都感觉心堵得慌,眼睛还轻微发胀发疼,所以轻易不会动用。这种可能对身体有害的事情,当然也不会像占卜一样随便拿来玩了。
  
   在张梁到来之前,张角就给张平占卜过,也观了气。占卜的结果竟然和自己初习《太平清领道》时很相像。初习时,经常因为不熟练而出错,完全看不到结果。但现在反复占卜了几次,也试过占卜不同的事情,除了能确定张平的灵魂已经换了一个以外,其它都是一片模糊,但还是发现了那灵魂竟然不是属于张角现在所知道的世界。张角也给张平观过气。张平的气就和脉象一样平和,带有淡淡的黄光,跟普通富贵人家的气没什么两样。
  
   张角根据自己给张平做的检查结果,总结道:“平儿不是鬼,这是肯定的。但是不是人,会不会害人,我也不知道。平儿未来的一切皆不可卜。而且我也不确定他还是不是我的儿……”
  
   张角妻子听到这里,又重新哭起来了:“我的儿呀,我苦命的儿呀……”
  
   张宝好像事先彩排过一样,立马接上:“我是张家的罪人啊!我愧对列祖列宗啊!我真是该死啊!”哭得惊天地泣鬼神。
  
   张梁头脑比较简单,考虑问题比较直接,说到:“平儿身上流的还是大哥的骨血,只要是人,那当然是我们张家的种了。”管它豆沙包、莲蓉包、奶黄包还是叉烧包,反正都是包子就对了。就是这么一个逻辑。
  
   张角想了想,觉得张梁说的话也没错:“这么说,应该还是吾儿?”点点头,再次给自己打气:“应该是吾儿。”毕竟有希望总比没希望要强。
  
   张宝听了这话,立马雨天直接出太阳了,咧着大嘴应和道:“应该是这样子没错。”变脸比翻书还快呢。只要侄儿没事,那自己刚犯的事情才可能被原谅啊。不然,自己也很难原谅自己。
  
   张角妻子也渐渐收起了眼泪,默默地看着通向里屋的房门,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张角温柔地对妻子说:“楚儿,我已经给平儿检查过了,脉象平稳,呼吸均匀,没什么大碍,应该就是累了,睡一觉就会自己醒来的,不用太担心。”
  
   张角妻子听完,就起来想进去看看自己儿子:“我想进去看看。”
  
   张角自己虽然觉得平儿还是人,也承认还是他儿子。但其实心里还是在打鼓,毕竟这种事情谁也没有碰到过,谁也说不准。所以并没有同意让妻子进去。他说:“待会儿先让奶妈照看平儿吧……”后面的话没敢继续说,怕刺激到妻子。
  
   张梁看自己的侄儿也还是自己的侄儿,而且大哥说了没什么大碍,那么这事情应该也可以结了,于是开口问张角:“大哥,那个唐周,你打算怎么安排?”
  
   张角听到这个名字时,还没反应过来,但张宝突然大叫:“就是这厮出的主意,我才……我才……”说不下去了,因为不敢啊。
  
   张角反应过来了,哼了一声,瞪着张宝:“你还有脸了!”但心里也对唐周的话打了个对折,自己的弟弟是什么样的人,自己还不清楚?这唐周绝对不是什么好鸟!但他确实在这么多人面前立了功,而且现在平儿“活”了过来,那就更不能动唐周了,不然下面的人怎么看张家?教众怎么看我这个教主?这人也只能先留着。但留着肯定是个祸害,必须看紧了!
  
   张角想清楚了以后,对张梁说:“你让人通知唐周,我准备收他做入室弟子。先安排他跟着张燕做事吧,准备好了再举行仪式通告全教。”
  
   张宝一听,不乐意了,怎么能不惩罚唐周,还变相升迁呢?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