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二百八十五章 醉太平(六)

(19-)
  梅妃君的死讯很快便传遍了整个太安,就像当初不知是谁将梅妃君有了身孕的消息泄露出去的那般,这次也同样不知是何人走漏了风声。
  只是这次明月楼内的管事们却没了最初时候那种担惊受怕了,如今这位早已失了人气与风评的花魁玉殒,对他们来说反倒是一种解脱,这位不知该如何处置的烫手山芋可算是凉了下来。
  至于死因,也非什么见怪不怪的事了,只不过这曾经如此风光的花魁落得个这样的下场,不免令人有些唏嘘罢了。
  待看热闹的人尽数散去后,明月楼内外依旧灯火辉煌。
  夜色渐深,街道两旁愈显寂寥,除了偶尔听到几声红楼内飘来的莺歌燕语,便只剩下吹着满地积雪的风声了。
  明月楼外,一名男孩抱着双膝蜷缩在一旁的角落里,凝望着那题着大字烫金的红木牌匾,表情呆滞,似是连眼睛都不曾眨过一下。
  男孩再也不想回到那处小院子里了,也没有地方可去,于是就像这般呆呆地坐着,远远地望着明月楼。他本以为明月楼会给那位曾经的花魁来一场风光大葬,却不曾想这一天下来几乎没见到什么动静。男孩很是不甘心,也仍不死心。
  一整天下来,他滴水未进,身体也早已冷的麻木了,眼皮下沉,意识越发地模糊。男孩还想过,若是就此一头睡去,再也不会醒来,感觉也挺不错的。
  “好冷啊……”
  男孩将双臂抱的更紧了些,将头埋在臂弯中。
  “好困啊……”
  随后,他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恍惚之中,他似乎做了一个梦。
  他梦到自己的老爹病好了,又得以回到杨大人家干活,甚至还得到了杨大人的赏识,得了不少的赏赐,有钱,有地,有房,甚至家里还有了仆人,但是他娘却还是没有回来。
  但他爹对此却丝毫不在意,并跟他炫耀着说自己娶了个更漂亮的媳妇。随后便将那位新媳妇领到男孩面前,让他喊她“娘”。
  男孩揉了揉眼睛,定睛一看,发现这位新“娘”正是梅姐姐。
  他气的跳了起来,抡起拳头便去找老爹打架,但根本不是对手,反倒是自己被揍的鼻青脸肿。
  梅姐姐见到他这般凄惨的模样,“噗嗤”一声,笑了起来,随后便伸手抚摸起他的脸,开始仔细地帮他擦拭伤口。
  那是很温暖的手掌。
  “好烫!”
  男孩猛地睁开了眼,捂着脸怪叫一声跳了起来,接着某种事物从他身上掉了下去,“啪”一声砸在雪地里。
  男孩顺势一看,发现那件事物乃是一张装在纸袋里的面饼。
  男孩怒目寻其来源,一仰头,便看到了昨天那名从他这抢走了手帕的戴斗笠男子。
  “这世上,或许也只有你会为她‘守灵’了,哈哈!真是讽刺!”男子完全不把男孩的愤怒放在眼里,嘴里一边啃着面饼,一边自顾自地说道。
  男孩见到这人,怒意更甚,他大吼一声,浑身不知从哪涌出了力量,随后便如在梦中那般抡起拳头就冲了上去。
  男子淡淡地瞥了男孩一眼,嘴角掠过一抹狞笑:“你想找我打架?正好,老子的心情也坏透了!”
  说罢,男子用力咬下一块面饼,随后扬起一脚,毫不留情地
  冲着男孩飞扑而来的身影踹了过去。
  男孩随即便以更快的速度倒飞了出去,重重地栽倒在地。但他立马便爬了起来,咬牙切齿地瞪着对方。
  这一脚虽是实打实地踹中了他,疼的他只感五脏六腑挪了位一般,但男孩凭他的经验却能明白,这名男子对自己根本没下狠手,也根本没有杀意,或许就如他自己所说的那般,心情坏透了,坏到仅仅是想找个人打一架罢了。
  就像男孩自己一样,仅仅是心里憋着一股气,仅仅是想发泄一下罢了。
  男孩怒吼着,再次冲了上去。
  男人再次飞起一脚,将他踹了出去。
  而男孩仍是不依不饶,他挣扎了爬起,嘴里叫嚷着“把东西还我”,继续张牙舞爪地扑了过去。
  而男人则是抄起拳头,狠狠地砸向了男孩的面门。
  男孩的鼻子结结实实地捱了一拳,血呛的满嘴都是,但他也趁着这个机会,两手死死地抱住男人的胳膊,张开嘴亮出两排坚韧的牙齿,狠狠地咬了下去。
  男人吃痛,他铁青着脸,一手抓着男孩的头发,另一手一肘砸向了男孩的后背,再一膝撞顶向了男孩的腹部,但后者却根本不肯松口……
  两人就这般像两个武道门外汉一样厮打了起来,当然,这是一面倒的屠杀,男孩最终被揍得像死猪一样趴倒在地上,唯有大口喘息着的粗气,证明他还是个活着的人。
  而男人捂着一只鲜血淋漓的胳膊,放肆地笑着:“哈哈!今日老子还真是见了鬼了,一伤又添一伤,你小子还算有点本事哈!”
  男孩继续趴着,理也不理。
  男人扯下一块衣布,开始包扎起胳膊上的伤口,同时这般说道:“若不是我,你小子怕是已经冻死了。”
  男孩还是不予理会。
  男人转眼望向不远处高悬着大红灯笼的明月楼,语中嘲弄:“像这等地方,表面看似繁花似锦,背地里实则什么都不是,人命,比什么都要贱!小子,若是你今晚死在这里,你觉得会有人在意你么?”
  男孩突然握紧了拳头。
  “大周盛世,这最繁华的京都太安里,举目一望,却满是乞儿,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更是呜呼快哉!人命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