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八十一章 后山有大虫

(21-)
宁波府象山县,

清风寨,

以前这里不是山寨,以前这个地方叫清风村,

自从村长觉得大家实在吃不上饭了,便改名叫了清风寨,村长便成了清风寨寨主。

当然,

这个清风不是两袖清风的风,

毕竟他们是做匪,两袖清风只怕喝风都喝不上。

以前靠着养蚕织丝与倭人做交易过日子,倭人喜欢这种华丽的布匹,而且都是拿现银来买,之前的清风村日子过的还不错。

自从海禁之后,直接断了经济来源。

没办法,

只能落草为寇。

“小伙子,吃饭了。”

圆乎乎带着一些婴儿肥的唐赛儿的脸出现在房门外,看着在院子里发呆的陈小洛,又看了一眼站在陈小洛身后的林三,

这两个傻子。

自从他们被抓到山寨——呃,应该是他们主动被抓住,然后死皮赖脸要赖在山寨之后,陈小洛好似被山寨的模样惊呆了一般,怔怔几日不语。

陈小洛叹了口气,

摸了摸饥肠辘辘的肚子,看了眼唐赛儿端在手里的托盘,愁眉苦脸。

托盘之上,孤零零的放着三个瓷碗,

碗里有粥,只有底部有一些屈指可数的米粒,基本可以说是三碗清水,陈小洛觉得把脸放上面都能倒映出自己帅气的脸庞。

这几日,

天天吃的便是这个,

开始的时候,他还以为是寨子里面对待俘虏就这待遇,当他溜到村长,额错了,是寨主的家里时,发现还不如自己。

村长觉得他们也不容易,把剩下不多的米都给了他们。

被抢的时候,

陈小洛哭天抢地的悲伤景象至今令寨主为之动容,然后把他们混吃混喝的三个家伙带回寨子。

“又是这个吗?”

唐赛儿点点头,彻底粉碎了陈小洛的希望。

看来山贼的日子,也不好过啊,

接着又是一声长叹,这里的生活与当初想象的似乎不太一样啊。

起码得把吃的问题先解决掉,

一碗稀粥下肚,陈小洛觉得自己感觉不那么饿了,精神也稍微好一些。

“我出去走走。”

唐赛儿也没搭理他,把另一碗粥递给林三,两人找个台阶坐下来,喝着粥,聊着天,

至于陈小洛?

放心,

这里虽说是土匪的山寨,其实说白了就是个村子,在村子里转悠最多被狗咬,不会有人怎么他的。

陈小洛双手背在身后,

悠哉的走在寨子里的唯一一条主干道上——村里的那条破土路。

他也没有想到,偌大的一个山寨,居然连寨主家里都过的那么窘迫,想来其他人家的生活应该也差不多,或许还要更差一点。

看来做了土匪,他们的生活也没有一点改善啊。

即便如此,

他们还是选择了去做土匪,说明没做土匪前,他们的日子该是多么的凄惨,起码现在能让他们有活下去的希望。

想想,会是这样的情况也不奇怪,

洪武皇帝的海禁带来的影响其实是很大的,尤其是现在明朝初年刚刚实行的时候,下面的人严厉执行,不像后面的几个皇帝得过且过一般,现在正是查的最严的时候,一旦查到私下贸易的,那都是人头不保。

就连自己,不也是因为那一张圣旨,为了这海禁一事闹的匪患,被派到了江浙的宁波府吗。

他叹了口气,

李景隆啊李景隆,

你特么的真会照顾我啊,我感谢你八辈子祖宗。

陈小洛一边发呆一边走一边思考,转来转去,也不知道转了多久。

“咦?”

抬头间忽然看见不远处寨主的屋内聚满了人,

他连忙走了过去,

来的这几天,村子里的人对他也有几个相识,虽不熟悉,但是总算不是当做生人。

认识的,陈小洛都点头打了招呼,

走到跟前,

一看,

地上赫然躺着一个小孩子,面黄肌瘦,双目黯淡无光,胸口有几道抓痕,血肉模糊,显然已经不行了。

“这……这孩子……”

陈小洛怔住。

寨主是一个中年汉子,姓黄,身材高大,此时他一脸灰败之气,

“陈乐兄弟,狗剩饿急了去山里找吃的,被大虫抓着了,幸亏大家发现的及时,才抢个全尸回来。”

陈小洛化名陈乐。

狗剩就是躺在地上的这个孩子,陈小洛清晰的记得,他们抢自己的那天,这个孩子冲在最前面,拿着长矛却不敢真的刺向自己,

只是对着自己,诺诺的说,

“抢……抢劫。”

看到唐赛儿微微一笑的样子,他的脸更红了。

没想到,

才几日不见,竟然会被大虫撕了。

“哪来的大虫,你们平日里都不知道吗?”

陈小洛问道。

黄寨主叹气,“怎么能不知道,大虫一直都在后山,平日里寨子都有护栏,大虫与我们井水不犯河水的,今天我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