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七一三章 bibibibibi

(30+)
“酒……?”

当卡特打开了这个箱子之后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两本厚厚的书,以及两瓶酒。看得出这两瓶酒不会是什么便宜货,烫金的标签就已经可以给人一种非常奢华的感觉了,看似如同黄金一样质感的瓶盖,更是让这个瓶子的身家突飞猛涨。连瓶子都这么奢华了,里面的酒一定有着特别的味道。

是的,特别的味道。

自从杜林拿到蒸馏法专利并且授权出去之后,很多酒鬼,特别是那些有钱的酒鬼都开始抱怨起来。他们认为杜林毁掉了一个行业,那什么蒸馏法制作出来的酒要说难喝也未必,各种香料味道加进去之后酒的颜色和味道已经开始千变万化。曾经并不怎么兴盛的调酒行业也因此迎来了一个巨大的发展,一个酒吧如果没有一两个有高级资格证书,并且有自己独门配方的调酒师,根本就不能算是一个酒吧。

那种多色鸡尾酒很受女孩子们的欢迎,加上甜甜的口感和果蔬的香味,甚至有人喊出鸡尾酒不是酒的口号。

可是对于那些有钱的酒鬼来说,他们现在喝的酒就有那么一点令人失望,勾兑出来的酒水酒精度方面绝对是足够了,色泽也很透彻,但是有一点不好。因为不是采用龙血木作为提纯发酵的辅料,所以这些酒鬼认为现在的酒喝起来缺少了一种……灵魂。

是的,缺少灵魂的酒,再也找不到过去烂醉时的快乐了。现在的酒喝多了不仅难受,头还会很疼,这一点远远比不上有龙血木的酒。这让那个很多有酗酒嗜好的富豪们开始了自己酿造的生涯,他们弄了一个小的酒窖,请一些会酿酒的师傅每年为自己酿造几十桶用于自用。不过对于那些没有什么钱的酒鬼,他们认为杜林做了一件好事,因为他们现在不需要花多少钱就很容易做到烂醉如泥的程度。

至于宿醉之后的头疼?

比起烂醉的快乐,那根本就不是什么大问题。

警卫看了一眼这两瓶酒估算了一下价格,至少每一瓶都在四十块或五十块以上,能喝得起这种价位的酒水,眼前的这位先生想必也是一名富有的矿主。特别是一旁还有一个杯口镶嵌了一圈金边的酒杯,看上去就像是艺术品一样。

人总会有很多奇奇怪怪的状态,比如说在卡特前面进去的那些矿主未必都是穷矿主,里面也有不少非常有钱但很低调的矿主。对于这些人,警卫明明知道他们很有钱,也很有地位,但如果只是这样,并不能够让他滋生出更多的敬畏心。因为他们没有亲眼看见“事实”,所以很难生出这样让自己低了别人一等的情绪来。

但是当他看见卡特的手提箱里装着至少不低于一两百块的东西时,直观的视觉冲击让他切身体会到了彼此之间的差距,所以他表现的比对待前面绝大多数矿主都要更加的谦卑。他看向了那两本书,只看见了封面,有书套和扎带将书紧紧的捆着,他没有办法打开。一本是《社会经济学》,一本是《世界历史》,都是学问很高深的书,这些书看上去有一些年头,一看就是古董之类的。

他又检查了一下其他的地方,并没有发现任何危险品,这才谦卑的笑着主动将手提箱的压紧,双手抱起还给了卡特,“我已经检查好了,感谢您的配合,您可以进去了。您的邀请卡上有号码,按照号码的寻找对应的座位,如果您不知道如何寻找,里面有一些工作人员会为您引导。”

卡特脸上仿佛有一丝不耐烦的表情,他接过手提箱点了一下头就直接走进了会场,这让小警卫吐了一口气,好厉害的气势,大人物可真了不起。

当卡特走进会场的时候整个会场里已经坐了大概有两百多个人,还有一些没有来,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手表,离开大会的正式开始还有十七分钟的时间。他在工作人员的引导下,找到了自己的位置。从照片上看和实际坐在这里其实还是有一些差距的,不知道是相片的问题还是什么原因,他感觉演讲台向右边靠了靠,恰好遮挡住了门农的半边身体。

他看了看左右的大会宾客,他右边就是走道,左边紧邻着他的椅子上并没有人,或许还需要一会才能来。这让卡特多少松了一口气,他是冒牌的,一个冒牌的矿主在这里最害怕的不是刺杀之后无法离开,而是害怕有人非要和他聊天说话什么的。他一旦张口,就肯定会引起别人的怀疑,还好这个家伙没有来,隔着左边第一个座位的那个家伙似乎没有跨越一个座位的距离想要和自己聊天的欲望。

卡特正好安静的坐在椅子上,等待着大会的开始。其实他并不知道,他左边的那个家伙就在半个小时之前出了车祸,不是很严重甚至都没有人受伤,可却非常麻烦的那一种。那个家伙的司机不小心和一辆豪车产生的擦碰,对于一名矿主来说这些钱都是小钱,他给了对方两百块准备离开的时候,对方却拉住了他,并且告诉他这些钱不够。

因为被擦碰的车,外壳是纯金的……,神踏马纯金的!

如果……如果不是时间来不及了,他一定会让那个骗子知道什么叫做“纯金”的!

眼看着门农走上了舞台,大厅里的灯光也从非常明亮变的有些暗淡有些温暖,一个有些狼狈,提着公文包一边说对不起一边压着腰的家伙跑进了会场。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