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四百四十九章 君臣

(19-)
完颜雍手里的毛笔,在安彦敬刚刚说完话后,啪的一声,生生被完颜雍在手心捏断成了两截,沉声道:“此言当真?”

“回陛下,千真万确。叶青不单穿越过了草原,而且如今已然到达了西夏都城兴庆府。”安彦敬恭敬的说道。

“任得敬如何了现在?”完颜雍缓缓站起身望向窗外的同乐园道。

“闹的不可开交,臣怀疑叶青前往西夏是早有预谋,是受了宋廷的命令而前往。”安彦敬看着完颜雍那魁梧的背影站在窗前,继续说道:“辽人出使夏国,打着和亲的幌子,恐怕多半也是为任得敬一事儿,但至于是支持夏人还是任得敬,臣不好判断。”

“你的意思是……?”完颜雍转身,看着安彦敬道。

“臣以为,陛下如今当该早做打算,派遣使臣立刻前往夏国,同时也该以宗主国之身份下旨夏国。”安彦敬恭敬的说道,但一时之间,朝堂之上他也很难找出一个适合出使夏国的臣子来。

原本乞石烈志宁该是最好的人选,只可惜已经不明原因的死在了武州,而他的两个则又是重武轻文,如今还难以担当重任。

“出使夏国的臣子,还必须是在金国便是位高权重之人,能够代表皇帝的威严,能够让夏国看重,不敢怠慢,能够压的住夏人之臣。”安彦敬见完颜雍默不作声,于是便低头继续说道。

“太子如何?”完颜雍问道。

他心里头也很清楚,随着张玄素跟乞石烈志宁相继死去,如今满朝文武之中,一时半会儿的,能够供他完颜雍用的顺手顺心的臣子,其实并没有几个人。

“太子自然是最佳人选,只是太子殿下身体羸弱,若是长途跋涉或许没有问题,但若是想要千里迢迢、快马加鞭的赶到西夏,争取能够给予任得敬帮助的话,怕是太子殿下……。”安彦敬有些担忧的说道。

“这个叶青,虽然帮朕解决了捉襟见肘的财力问题,但他却杀了朕的两个重臣,算来算去,朕这笔买卖还是赔了啊。”完颜雍嘴角带着冷笑叹口气,语气多少有些遗憾的说道。

“其实,若是陛下放心的话,臣以为……金源郡王或许是最好的人选。如此一来,既能继续磨砺金源郡王,又能够让太子在陛下身旁继续学习。”安彦敬不敢把话说的太明,说出如此一来,也算是给金源郡王正名,向天下人跟朝臣昭告示意,金源郡王便是金国皇帝的下下一位继承人。

“这些时日如何?可好一些了?”提起金源郡王,完颜雍的嘴角不由的浮现一抹慈爱的笑意。

即便是完颜雍,即便是金国的皇帝,是周遭的宗主国之主,完颜雍也免不了对隔代亲的偏爱,何况,这还是他与皇后唯一的孙子,让他如何能不寄予厚望呢??加上太子身体羸弱多病,虽然朝堂之上臣子大都是宽慰之言,但完颜雍心里何尝不清楚?太子的身子骨,能不能活得比他还要长,都是一个疑问。

所以对于金源郡王这么一个唯一的嫡出,完颜雍可是对其期望甚高,要不然也不会让

其跟了叶青大半年的时间。

只是这大半年的时间下来,完颜雍自己都说不清楚,如今金源郡王身上那股劲儿,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但不管怎么说,抛开那些对汉儒文化的一些鄙视跟不屑外,其余方面,金源郡王则是表现的远超同龄人,身上那股豁达跟自信,已经隐隐有了他当年的模样儿。

“偶尔在府里时,会学着当初叶青的样子,把一头长发简单的扎在脑后,其余的都还是很规矩。郡王说他之所以如此,是不想忘了乞石烈志宁跟张玄素的死跟叶青有关。”安彦敬回答道。

“那就依着他吧。”完颜雍摇头无奈的笑了笑,继续道:“告诉他,朕准了,准他往宋廷散布,他金源郡王完颜璟乃是叶青弟子一事儿了。”

“陛下……不可啊,这如何使得?若是如此,我大金的颜面……。”安彦敬一惊,急忙看着面带笑意的完颜雍说道。

“无妨,璟儿如此做,自然是也有他的道理。这小东西长大了,知道有时候借他人之力会比自己动手更能够轻松的达到目的了。若不如此的话,难道我们就眼睁睁的看着叶青如同打败了我大金的英雄一样,雄赳赳的回到临安不成?让他放手去做吧,朕倒要看看,他这个跟着叶青不过大半年的,愿意承认是叶青弟子的小东西,能够给朕带来什么样儿的惊喜。”完颜雍对于完颜璟充满了自信。

“是,臣遵旨。”安彦敬说道。

“若是不放心,便由你陪着金源郡王一同出使夏国吧,对了……。”完颜雍坐会到刚才的位置,重新拿起一支毛笔停在空中说道:“乞石烈志宁、张玄素都是因叶青而死,即然叶青如今就在西夏,不妨让乞石烈志宁的二子:乞石烈诸神奴一路护卫你们前去夏国。”

完颜雍话里话外的意思已经是极为明显了:即然不愿意让金源郡王承认叶青是其先生,那么就不妨在夏国干掉叶青就是了。

而乞石烈诸神奴,如今隐隐有成为金国第一猛将之势,跟着金源郡王一同出使,也算是完颜雍已经开始着手,帮着金源郡王完颜璟培养自己的心腹近臣了。

安彦敬神色惊喜,急忙行礼谢着再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