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四百二十章 刺徐(本书完)

(19-)
天元二十五年秋,一代圣君李钰,龙驭宾天。

太子继位,太后垂帘。

时值去岁,大姜各地天降异象。钦天监监正留下牝鸡司晨四字批语,自缢而亡。

不知何故,此言盛传于江湖。

太后命樊笼彻查此事。

于是十年沉寂的樊笼便再度出手,节制江湖。大权在握,种种手段,樊笼搅起江湖风云。

除夕刚过,丹瑞初年的初阳刚刚升起。

一辆毫不起眼的普通马车,正在平安城清渠大道之上行进。清渠大街上人不多,所以马车走得很快。这马车虽不起眼,但是其上刻着一个显眼的徽记,却是平安城中人无法忽视的存在。

那是平安城双司之一,樊笼司的徽记。

换句话说,这辆马车便是樊笼的车。这车里坐的,便是樊笼的人。

驾车的车夫手骨格外粗大,缰绳在他手中,仿佛细绳一般。他戴着一顶斗笠,遮住了自己的大半面孔。这样的装束,倒是让人怀疑起他到底能不能看清前路。

“师姐,就是这辆车!”在路边,一个年轻的少年出声提醒着身旁那身材初显的少女。两人都穿着普通的服饰,看上去就像是走在大街之上,普普通通的两姐弟。可少年的称呼,却透露着某些讯息。两人身上背着的匣子,似乎在述说着这两个少男少女并不是普通人。

那少女正值豆蔻年华,脸上哪怕是故意乱抹了妆容,也依稀可以看出那俊秀的模样。这个年纪的少女,正是青春无敌,曼妙绽放的时刻。

“动手!”少女轻吒一声,就要揉身而上。

这一动作,吓得一旁的少年连忙抓住了少女的手臂。“师姐师姐师姐,杞琪师姐,千万别冲动啊!”

杞琪回头瞪了他一眼,“彦青,你怎能如此胆小?”

“不是啊,师姐,那可是樊笼司命的车驾啊!”彦青倒是对这辆马车知之甚详,因为他们来到此地的目的,就会为了这辆马车。

杞琪年纪不大,口气倒不小。“我知道,可这不是我们的目标么?”

“是啊,但是掌门说了,此番行动,绝对用不着我们动手。我们只是负责盯梢就好。”彦青说着,尽量缓和了一下自己的语气,然后他放开了杞琪的衣袖,他相信自己的师姐会听自己话的。

然后,杞琪就冲了出去。留下彦青一脸懵逼地站在原地。

樊笼司命,杞琪只知道他姓徐。他是樊笼的主心骨,也是这些年来,樊笼处处针对江湖各派的主事人。他掌管着樊笼这一处江湖最大的敌人,乃是所有江湖有志之士的眼中钉,肉中刺。

他有一个最大的弱点,那就是自己本身的武功不高。可平日里在樊笼司衙之中,有着大小宗师,乃至司昼司夜的拱卫,想要杀他便是四个字:难如登天。

所以,江湖有志之士想要除去此人,就必须等待机会。

今天,正旦大朝会的一天,便是最好的机会。

樊笼司命,官居三品。照理也是要参加朝会的。而清渠大街,便是前往皇宫的通道。

天时,地利仿佛都是天意一般,都在配合着那个谋划——刺徐。

杞琪知道,剩下的那人和,早已具备。

杞琪快步向着马车而去。身为古河派大师姐的她,被古河派上下视作振兴古河派的希望。她纵然年幼,却也已经把振兴古河派的重任抗在其稚嫩的肩膀之上。

自杞琪记事起,所有的师叔师伯都在诉说着一件事情。

自己是上天眷顾的人,天赋惊人,迟早会成为天下第一。所以,自己便是古河派复兴的希望。

这是当初前代掌门,天下第一的剑仙沐三白亲口所说。而同样说过这句话的,是能够与剑仙并称的前代刀圣柳扶风。

若不是古河派在十年之前遭逢大难,恐怕责任也不会这么快落到一个豆蔻年华的少女身上。

十年前,剑仙沐三白死于魔头6离刀下。古河派掌门江轲,被6离废去武功。古河派接连遭受惨痛打击,从天下第一门派的宝座之上跌落。虽然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但是终究难以恢复往日的荣光。

如今古河派之中乃是代掌门七夜与长老白应龙一同主事。七夜的天赋在年轻一辈之中属于上乘,江轲被废之后,便是由他支撑起了古河派的局面。可惜,古河派所需要的,并不是这样存在便可。曾经天下第一的门派,所需要的,是天下第一的荣光。

随着樊笼加强掌控江湖的力度,樊笼与江湖之间的矛盾,已经在彻底爆的边缘。

杞琪心中很清楚,古河派有两个仇人。

一个是那魔头6离,另一个便是这樊笼。

前者在十年前杀死沐三白之后,销声匿迹。而后者的司命,似乎与6离也有着联系。他在之后的十年之中,处处针对古河派。

这两人都是杞琪的仇人,也是她念想着要杀死的人。

杞琪快步走向马车,马车已经近在咫尺。她伸出手掌,一拍背后所背负的匣子。匣子里面装着剑,这是剑匣。杞琪素手一拍,剑匣四分五裂。

一柄剑,藏于鞘中,现于人世。

此剑位列名剑谱位,名为离。离火之离,亦是离别之离。
本章分 3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