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一千三百八十九章 骚动

(2#)
十月三十,是万寿节,也是李氏的寿辰。

不用说,往年这个时候,即便曹家不大肆艹办,也要亲友热闹一番。

今年却是因在服中,委实热闹不起来,连宴饮也免了。

静惠既已出殡,丧事就告一段落,曹家众人又恢复各自生活。

曹颙关于赈济的折子被留中,随即就是皇上关于赈济方便的旨意,比曹颙的折子更详尽。

固然堵住了官员贪墨之手,可也指出一条金光大道。

那就是做出赈济成果后,奖赏太丰厚了。

看了这样的旨意,谁都晓得,但凡能接了赈济的差事,只要不是傻子,那就是跟仕途鎏金似的。

毕竟在赈济中捞银子,跟火中取炭似的,稍不小心,就要烧到自家身上;还有些自诩良心未被丧尽的,即便伸手,心里到底也会不安生。

如今却是不同了,即便在赈济中捞不到银子,可捞资历也是好的。

如此一来,就没有嘀咕皇上卡的紧,早先那些心里咒骂曹颙短寿的人,这个时候也顾不上曹颙。

能做到京堂位置,谁没有两把刷子。

曹颙的折子虽没有明发,可该知道的都知道,皇上的新规,是曹颙这个户部尚书首议。

对于这个结果,曹颙其实是有些意外的。

他虽不是皇上,可将心比心,多少也能揣摩出九五之尊的心态。那就是不怕臣子争斗,只怕臣子不斗。

将曹颙的折子明发,给曹颙树几个敌人,这才像是帝王手段。

如今这样,似乎有保全曹颙之意……曹颙想了一圈,无果,只能归纳在自己沾了曹颂的光,皇上一时心软。

毕竟在世人眼中,曹颂这回的跟头跌得惨了些。

对于八旗勋贵来说,官场起伏不算什么,可丧妻失子就是大事了。

即便曹颂续娶,填房就是填房,哪里能比得过发妻嫡子?

关于江南赈济之事,曹颙即划好了大框,就不准备再多插手。

他是户部尚书,主管赈济虽是名正言顺,可现下众朝臣都削尖了脑袋想要参合一把,他还是作壁上观最好,否则的话,谁晓得暗中得罪哪个。

没错,朝廷现下已经开始沸腾了,从京堂到司官,无不想要在赈济中参合一把。

万寿节前,朝廷褒奖了一批在南北防洪中表现出众的官员。

有一个因死于防洪的官员,甚至还破例得了谥号,子弟也恩萌入监。

这动静可就大了。

毕竟按照朝廷法制,一品官员死后,报给皇上,由皇上决定是否给谥号;一品以下官员,除非特旨,否则是无谥的。

死后哀荣的且不说,就是那些活着的官员,即便没有立时升官,名字也到了御前,这是多大的机遇。

有些事情,却不是曹颙想要躲就躲的开的,这一阵子借着静惠出殡,已经有不少人备了吊礼,往曹颙身边凑活。

接着,因李氏寿辰的缘故,曹家即便没有办寿宴,可受到的贺礼却比每年都要多三成。

户部司官,即便是品级低,单独攀不上曹颙的,也凑着份子,预备了重礼。

曹颙哭笑不得,对着四面八方、旁敲侧击的各色人等,到底没松口。

皇上既然用重赏的法子,将赈济的差事变成了肥缺,哪里会让臣子来卖人情?

这些人真是想要升官想疯了,竟看不到这点。

他们越是疯癫,曹颙就越是清醒,在政务处理上也越发从容……对得起皇上,对得起百姓,对得起自己这三条都要顾到……真要是不能面面俱到,那就要先对得起皇上,次对得起自己,百姓只能延后了……对得起皇上,才能保全身家姓命;对得起自己,心里才能舒坦;顾念天下苍生之类的话,并不是空话,可前提是自己得好好的……现下,曹颙想的首要问题,是左成的安置。

自范时铎被押解回京,便有左都御史史贻直署两江总督,因江苏巡抚随范时铎一道被罢官,所以江苏巡抚之位便有刚升任湖南按察使没多久的尹继善署理。

尹继善都调离湖广,左成自是跟着去了江南。

江南官场因两督之争,被牵连的官员从巡抚到县令,一下子空出十多个缺。

都说江南是官员埋骨之地,可为何大家还挤破脑袋去江南,除了江南富庶外,还因为江南容易出成绩。

穷山恶水之地,即便绞尽脑汁,能弄出什么花来?

江南却是不同,钱粮、商贸、士子……可左成与资历在哪里摆着,即便江南的缺再多,能够得着的也只有七品知县与从六品州同两种选择。

像尹继善那样,数月之内从正五品升到从二品,是想也不要想。

同样是年轻,尹继善三十多岁官至巡抚是年轻有为;左成十七岁,就是做知县,都显得有些勉强。

毕竟在世人眼中,三十多岁是壮年,十七岁即便成家立业,也是半大孩子。

七品知县听着官职
本章分 3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