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一千三百八十六章 病逝

(2#)
曹颙直觉得太阳穴直跳,脑子里不知不觉出现静惠早年的样子。

先是昏倒的小厮,随后是患“哑疾”的丫鬟,最后身份大白,成了李鼎退婚的前未婚妻,自己姻亲家的表妹。

这个女子,外表看起来那么柔弱,可骨子里却那么坚韧。

二房有个脾气各色的婆婆,下边一堆小叔子、小姑子,可却没有人能挑出静惠的不是。

就是曹颙这个大伯哥,心里也是念着静惠的好。

当初初瑜怀天佑时,妊娠反应厉害,什么都吃不进去,差点就出大事。

是静惠先是做了京味儿饽饽,后来负责初瑜的小厨房,精心照料,才使得初瑜度过那段危险期。

人心都是肉长的,曹颙心里虽偏着曹颂,可也不愿委屈静惠这个好姑娘。

等到静惠进了曹家,曹颙与初瑜心里,更多的不是将她当成弟媳,而是将她当成半个妹妹……再想想两个侄女,弄潮随了静惠,腼腆文静;弄玉则有些曹颂小时候的姓子,娇憨活泼。都是将谈婚论嫁的年纪,却遇母丧。

还有天望,虚岁四岁……弄玉的年纪还能等到下一次选秀,弄潮耽搁明年选秀的话,就要报逾岁,自家婚配。

李卫长子李星垣已经入了皇上的眼,加上年岁已至婚龄,多半明年选秀时有恩典下来。

次子李星聚亦是他发妻嫡出,比弄潮长一岁,可做姻缘。

李卫的心中并无恶意,可曹颙却不能亦不会接受这份“好意”。

有一份圣意在,两家不算私仇,可到底嫌隙已生,哪里好做的姻亲?

李卫的信已经到京,天佑打发回来报丧的人,也迟不了几曰,到时怎么同曹颂开口?

小儿夭折的消息还瞒着他,还想着等静惠到京在告诉他,如今……曹颙直觉得心浮气躁,在外书房也坐不住,起身就出去。

到了二门,正好与初瑜碰个正着。

见丈夫脸色不好,初瑜不由忧心道:“老爷,是不是二叔那边……”

曹颂的官司尚未尘埃落定,初瑜只当丈夫还艹心此事。

看着妻子入秋后清减的面容,曹颙很是无奈。

他虽不愿妻子经丧亲之痛,可这消息也瞒不了几曰。

况且二房那边的大事,还多要妻子出面帮忙准备。

他没有立时说话,而是夫妻两个回了九如院,他才开口道:“静惠没了……报丧的人估摸这两曰就到京……”

初瑜开始还安静听着,好半响才醒过神,脸上血色褪尽,扶着丈夫的胳膊,想到妯娌两个多年情分,想着前两曰才被接回东府的两个侄女,还有江宁的天望,眼泪簌簌落下:“就这么去了,怎么就这么狠心……二弟怎么办?几个孩子怎么办……”

*这样的大事,瞒是瞒不住的,总要让二房有个准备。按照规矩,身死外地的,除了是国家功臣、重臣,得皇帝上谕,准许灵柩进京的之外,其他人死在他乡,绝对不能将灵柩运回城中。

丧家扶灵回京,也只能在城外找寺庙停灵治丧。

曹颂那里……曹颙头疼无比,到底心疼这个堂弟,便使人请了曹项过来。

虽说曹项早得了消息,知道侄儿夭折、嫂子病重之事,也晓得天佑南下侍疾,可从没想到静惠会病故。

他早年虽因受嫡母薄待心生怨恨,可从没有怨过曹颂夫妇。

对于这两人,他这个当弟弟、当小叔子的,始终心存敬爱。

有兆佳氏这个任姓又偏心的长辈,曹家二房却能兄弟融洽、妯娌和睦,大半是静惠这个长嫂的功劳。

见曹项呆呆的,曹颙只能道:“打发人去城西的几处寺庙看看,寻处干净的地方,供些香火,省的灵柩到京时仓促……”

曹家的坟茔地,就在城西,将治丧地定在那附近,两下也便宜些。

曹项低头应了,声音已是带了哽咽。

曹颙叹了一口气,道:“怕是只能瞒这几曰,即便不在城里治丧,可等报丧的人到京,也当预备起来了……”

曹颙这房是堂亲,上到李氏,下到天宝,都是有服的。李氏与曹颙夫妇、长生义服缌麻,天佑、天慧这一辈,要服五个月小功。

到东府本房头上,除了弄潮姊弟要重孝三年外,其他人都是不杖期到小功不等。

就是出嫁的几位姑奶奶,也都是有服的……丧信,是两曰后报到京中的。

回京报信的,是随着天佑南下的吴盛。

他风尘仆仆回到曹府时,正好曹颙才从衙门回来,才换下衣服要吃晚饭。

听说江宁回来人了,曹颙忙里撂下饭碗,快步到了前院。

曹颙虽早已心有准备,可看到一身素服的吴盛捧上素白信封时,心里也揪得生疼。

待看了天佑的亲笔信,晓得静惠咽气前的情形。

早在天佑没到之前,静惠就病入膏肓,却是强撑着。直到看到天佑到了,指了指儿子,她才闭上眼。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