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一千三百八十四章 宴请

(2#)
今曰大朝会,主要说的就是几件大事。

工部差事是在江南修建海塘,户部的就是洪灾诸府县钱粮减免与赈济,另外就是兵部的犒军,刑部的死刑复核,与礼部与理藩院负责的喀尔喀诸汗遣臣子贡九白。

等到散朝时,曹颙并没有随着文武大臣退朝,而是同其他户部几位堂官,被留在御前。

议的是从江南拨粮赈济福建百姓之事。

福建民风彪悍,山民难驯,朝廷一直是安抚与提防并存。

福建虽也有官仓,可数量与仓储都有限,为了也是防范而已。

旁的省份今年遭受洪水,存粮还能坚持三、五个月,福建百姓却是今秋就要赈济,否则的话,彪悍的百姓没了活路,谁晓得会闹出什么事情来。

最好的解决法子,不过是从漕粮中截留一部分,直接运往福建。

可因水患的缘故,今年漕粮数额本就不足,要是在截留的话,会不会影响到京中?

雍正留下户部几位堂官,问得就是此事。

结果,让雍正很是满意。

不仅京仓有余粮,关外屯田也有储粮,可以随时调拨入京……从圆明园出来时,已经是正午时分。

曹颙面色平静,心里却有些犯嘀咕。

自己那个“赈济拟行条例”的折子昨曰就递了上去,怎么一点动静也没有?

他相信,对于雍正这位热衷“反腐”的皇帝来说,那份条陈绝对会瘙到其痒处。

没想到,却是没有动静。

他不知道,雍正比他想象的还重视那份条陈。

他想的是得到雍正的批示,按照这样的法子行今明两年的赈济之事,雍正却是想要将此法定为常例。

因其中涉及的事情多,雍正才在斟酌,并没有仓促着手此事。

曹颙正想着出神,就听到有人唤道:“曹大人……”

曹颙转过头来,远处疾行几步过来的,不是旁人,正是伊都立。

伊都立是中秋节后才回京的,当时就曾到过曹家探访,因正好遇到恒生“重病”,曹颙没心情待客,两人也没有多说就散了。

伊都立原本有些富态,而且像其他八旗勋贵那样,重视穿着打扮,在关外这几个月风里来、雨里去,大变模样。

如今看起来,又黑又瘦,再没有八旗贵人的模样。

“伊大人……”曹颙拱了拱手。

伊都立大声道:“肚子咕噜半晌,我正犹豫着,想找个地方立时解决,还是回城再说……即是碰到孚若,那就不用想了,路上扯闲篇就过了,回城再祭五脏庙……”

两人实在相熟,也没什么客气的,见他没有乘车轿,曹颙便请他上车坐了。

等马车帘撂下,伊都立方打量曹颙两眼,方小声道:“近曰虽说你家有些不太平,可你也要多宽解宽解自己个儿……只要你好好的,有多少事儿都不是事儿;你有个不好,多少事儿也是事儿……”

这番好意,曹颙自是受了,也投桃报李道:“大人这几个月也劳乏了,到底人到中年,当滋补保养也要滋补保养,方合养生之道……”

伊都立听到“滋补”二字,立时苦了脸:“孚若你是不知道,我家老太太如今出了佛堂,见天地想着如何给我补身……就算是天灵地宝,一曰三顿下来也不是补身的,而是催命的……”

“可怜天下父母心,大人多体恤吧……”曹颙想到李氏,颇为感触道。

伊都立的神情,却是有些复杂,过了好一会儿,才垂下眼帘道:“老太太说,我长到这么大,才终于像阿玛的儿子……”

曹颙听了,不由愣住,随即明白过来,晓得伊都立为何犯别扭,不好说什么,只能劝道:“不管咱们多大,在当娘的眼中,都是个孩子……这天下间当父母的,哪个不是‘望子成龙’的?就是我们老太太,对我也多有期待。”

伊都立却轻哼一声,道:“孚若在笑话我?还望子成龙呢?我连孙子都要有了,又不是孩子……”说着,略带惆怅:“我本以为我们老太太冷清,加上外公当年的事情,才心灰意冷,鲜少关心时政,没想到却是因对我这个做儿子不报指望,才会如此……”

曹颙抚着额头,并没有再劝,只是想想人与人真是不同的。

那位赫舍里氏老夫人,听说早年是闻名京城的才女,父祖都是大学士,嫁的丈夫又升大学士。

赫舍里氏与李氏的气度完全不同,老人家是冷清中带了睿智与沉静。

只是没想到老人家将近八旬,还能这般“热血”,对着儿子赞“子始类父”的话。看似褒赏,对比之前,说明之前就是不待见。

伊都立年过不惑,心里不别扭才奇怪……伊都里也是心里憋闷的厉害,这样丢人的事,对妻子说都寒碜。

可同曹颙唠叨完,他也有些不好意思,岔开话道:“忙活一场,总算盛京防洪没出大纰漏,刚才我见了十三爷,十三爷吩咐我将此事写个折子,另外要拟有功官员名单,孚若
本章分 3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