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一千三百七十九章 不平

(2#)
衍璜得到恒生“重病”的消息,就觉得不安。

有的时候,即便不做亏心事,可是干系到自己,也会让人觉得莫名心虚。

他当然晓得自己没有对恒生做手脚,可十六阿哥与曹家会不会怀疑到他身上?

不过,即便显亲王府现下势力衰减,毕竟是老牌王府,在内务府的消息还算灵通。

十六阿哥将扎萨克图郡王府的蒙古奴隶都发作,另从内务府旗下选了些蒙古包衣到郡王府之事,并不是秘密。

他心里踏实下来,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感觉,有点幸灾乐祸,又有些愤怒。幸灾乐祸是恒生的汗王世子位置未必那么安稳,愤怒的是区区一个蒙古侧妃,不仅在扎萨克图部只手遮天,还将手脚伸到京城来。

等到知晓十六阿哥奉皇命探疾后,衍璜就坐不住,毕竟他名义上是恒生的“舅舅”,早先还没什么;现下已经开始走动,不闻不问就说不过去。

加上,上个月弹劾曹颙的事,至今还没找机会说开,也是他的心病。

于是,打探到曹颙这曰休沐,衍璜就递了帖子,上门探疾。

曹颙接到衍璜帖子的时候,有些为难。

不为旁的,就为这个“探”字。

要是一般人过来,稍作接待,寒暄一二,也不用非亲眼看到恒生方可。

衍璜的身份是恒生的“舅舅”,搁在外人眼中,比曹家的养父养母更名正言顺是恒生的至亲。

如今恒生在九如院,衍璜要是去探望,就在曹家登堂入室。显王府与曹家还没有这么亲近的关系。

见丈夫为难,还是初瑜出主意:“老爷先在前头待客,若是显亲王主动提及给老太太请安,到内宅就内宅,又没有什么可避讳的。”

曹颙想想也是,显亲王若是真想要亲眼见见恒生,那会主动提及的。

正像初瑜所说,九如院并没有说很么需要衍璜避讳的人。初瑜是他堂妹,九月院又没有曹家的姬妾。

而他真想要登堂入室,李氏又避不开。

不去内宅还罢,去了内宅还不给给李氏请安,则就失礼。

若是衍璜有心亲近,曹家这边接着就是。

加上十六阿哥之前提及,扎萨克图汗继妃,会在显王府一脉宗女里选。等到恒生回喀尔喀,这继妃就是恒生的盟友。

想到此处,曹颙待衍璜就越发客气,不仅亲自出迎,而且引到客厅上茶后,便使人将天佑叫来,当着衍璜的面呵斥一顿。

不管是天佑带着弟弟吃酒,还是恒生自己孝期酗酒,当然是这兄弟两个怎么说怎么是。

曹家既给了这个台阶,衍璜心里还是很熨帖,不过多少有些不忿,到底端起长辈架子,说了几句少年人喝酒伤身的话。

在曹颙父子面前,衍璜还是有些底气的。

毕竟,从初瑜这边说,他是同高祖下来的从堂兄;从恒生这边说,他是嫡亲舅舅,辈分身份都不比曹颙低。

不过一个在朝,一个不在朝罢了。

只是顾忌两家关系尚不亲密,他的口气也是也关切的意思为主,教导的成分反而不浓。

然后,即便这样,也听恼了一人。

“哼,爷倒不知道,只多吃两盅酒,就是天大的罪过了!”

随着说话声,雅尔江阿龙大踏步地走了进来。

后边跟着一脸无奈的曹满。

曹颙与衍璜都站起身来,雅尔江阿也不客气,大喇喇地上位坐了。

曹满悄悄走到曹颙身后,低声道:“老爷,简王爷听说老爷在招待显王爷,就不让小的通禀,非要直接过来……”

曹颙嘴角抽了抽,有些无奈。

上次雅尔江阿过来时,即便不递帖子,也是先在大门外站一站,这次却是直接登堂入室。

这位爷,行事还真是随心所欲。

衍璜见雅尔江阿板着脸,不免讪讪。他自然也晓得雅尔江阿方才那一句,是说给自己听。自己顺着曹颙的话,说了天佑两句,雅尔江阿这个做岳父的报不平了。

果然,雅尔江阿不看衍璜,也不看曹颙这个主人,而是望向天佑。

看着看着,他皱眉就皱起来,再望向曹颙的时候就带了怒意。

他深呼了一口气,站起身来,对天佑道:“福晋有事寻你,你随爷走一遭……”

这般上门提溜人,天佑听了,很是意外,不知该如何应该,便望向父亲。

不等曹颙表态,雅尔江阿就皱眉对曹颙道:“曹大人,我们福晋开口,本王亲自来接人,还不能接我们六额驸出去么?”

听说是永佳寻天佑,曹颙心里也不禁有些嘀咕。

实在是没听说简王府最近有什么事,不过正如雅尔江阿所说,既是天佑未来岳母传召,未来岳父亲自过来接人,曹颙当然没有拦着的道理。

因此,曹颙便笑道:“王爷说笑了……只是打发人来说一声,哪里好惊动王爷,别再惯坏了他……”

本章分 3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