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一千三百七十六章 流毒

(2#)
这鲜血淋漓的模样,固然看的东海在旁呲牙,可曹颙与十六阿哥都是见过血的,并没有太大感触。

十六阿哥冷哼一声,道:“这就是那个乌恩其?倒是瞎了好名字,一个背主的东西也用得起这样的好名字?”

乌恩其蒙语是“忠诚”之意,现下听起来倒是充满讽刺。

乌恩其耷拉着脑袋,神情木木的,没有半点生气,看着叫人不忍。

曹颙的视线从曹满身上滑过,落到巴拉身上道:“他这是要跑,你们方才打折了他的腿?”

巴拉躬身道:“曹老爷,腿,不是奴才断……是胡勒根阿妈断……”

“胡勒根阿妈?”曹颙听了,有些疑惑。

他虽鲜少到郡王府这边来,可对这边各层管事的名字确实晓得的。

胡勒根是蒙语“老鼠”的意思,不是什么好话,怎么起这样的名字。

巴拉指了指地上堆萎的乌恩其,道:“胡勒根阿妈,说,他不忠,背主,不配叫乌恩其,以后,叫胡勒根……不配……”

乌恩其连着听了几次“胡勒根”,面上终于有所动容。

他嘴巴一咧,无声地哭了起来,脸上稚气未脱,看着委实可怜。

赤那在旁见了,狠咬着嘴唇,想要给堂弟说清,又怕火上浇油,到底没敢动。

巴拉见他这个样子,语气也就迟缓下来。

巴拉虽进京多年,可汉话还是说的有些笨,加上被乌恩其哭的分身,越发磕磕巴巴。

曹颙便指了指曹满,让曹满来说。

原来昨晚闹出那么大的动静,乌恩其也察觉出不对。若是单单是奴婢想要承宠,即便被发现,也不会闹得关人封府的地步。

旁人消息或许不灵通,他到底是管家的堂弟,就出来打探一二。

等听说恒生告病,不仅曹家那个尚书大人来了,太医都接二连三过来,他就开始怕了。

他不敢往东跨院这边凑合,就去寻他老娘,想要带他老娘逃出去。

他老娘将前后问询一遍,不仅没同儿子走,还不许儿子走……等曹满与巴拉过去时,那个蒙古阿妈已经用拐杖打折了儿子的腿……听完,曹颙与十六阿哥对视一眼,两人都有些意外。

他们倒是不会说,那蒙古阿妈情艹高尚,懂得忠义道理,而是觉得那老太太够果敢决断,看得清形式。

即便乌恩其真能打着赤那的旗号出府,那出府后呢?做逃奴?

往哪里逃?

一个老妇,一个文弱少年,即便想要回喀尔喀,万里之遥,是想要回去就回去的?

曹颙看了看跪俯在地赤那,原以为他狼姓天生,现下看来,其中也有这寡婶的功劳。

可是那样的母亲,将侄子养成狼,反而将亲生儿子养成狗?

曹颙皱眉看着乌恩其,猛地想起一件事,问赤那道:“你堂弟今年多大?”

这没头没恼的问题,问得赤那一愣,随即老实应道:“二十三……”

曹颙再好的脾气,也忍不住,咬牙切齿道:“巴拉,上前去看,到底是怎么断的骨头?”

乌恩其身子一哆嗦,脸上终于露出几分惊恐。

巴拉应声上前,巴掌大的手掌利索地撩开乌恩其的长衫,而后一把撕开他前膝的裤腿。

乌恩其退缩着,想要避开,哪里能避得开?

等半截裤腿被撕开,膝盖上的伤口赫然在目。

只是伤处吓人是吓人,鲜血淋漓,可并没有看到断骨。

巴拉的双手在乌恩其膝盖上查看一二,回头道:“曹老爷,这腿是断了……可没骨裂,是关节断……”

乌恩其脸色青白,侧身扑到赤那身边,拉着他的胳膊,痛哭流涕道:“阿哥,救救我,我不想死,才骗人……”

十六阿哥这回也才明白方才差点被蒙骗,佩服地看着曹颙道:“还是孚若厉害,这家伙长了个娃娃脸,爷差点被蒙过去……”

曹颙冷笑道:“若不是想起这人的身份,怕是他这招苦肉计就过关了……”

“什么身份?”十六阿哥有些好奇道。

母子两个这出“大义灭亲”的把戏,显然引起十六阿哥的好奇来。

他与曹颙两个也不是没见识的,可这小子演的栩栩如生。若不是曹颙使人查看他的伤处,几乎要被骗过。

“十六爷你别看他年纪不大,可他八年前就做了汗王府的侍卫副队长……”曹颙咬牙道。

若是寻常少年,或许不能孤身上路,可汗王府的副队长,绝对不会像看起来这样孱弱。

要是没有其他企图,闹出这乱子,早就该一跑了之,哪里还还这般费心演一场“苦肉计”……乌恩其的嘴巴很硬,曹满与王府侍卫轮番拷打,也是闭口不言。

这背后迷雾重重,现在又不能真的就打死他。

十六阿哥气的直跳脚,吩咐人押乌恩其的阿妈过来。

乌恩其听了没反应,倒是赤那受不住
本章分 3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