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一千三百七十四章 中招

(2#)
恒生的身体结实得跟小牛犊似的,这说病就病了?

曹颙看着赤那,脸色有些难看,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主子为何不能过来?”

他担心有人拦着恒生,不让恒生过来。换了旁人家,或许会避讳这个,可恒生同曹家的孩子一般无二,谁会因这个就不让他参加哥哥的定亲宴。

要是有人从中多事,也有挑拨父子兄弟感情之嫌。

赤那道:“确实病了,现下正有些发热,奴才出来前,已经请太医看过。”

听了这一句,曹颙忙追问道:“太医怎么说?”

赤那回道:“太医说,主子昨晚有些被冷水激到,这才着了凉。”

“怎么会被冷水激了?”曹颙不解地问道。

赤那没有立时回答,而是望了天佑一眼,犹豫着说道:“主子昨晚有些醉了,沐浴的时候睡了过去……天佑脸上讪讪,道:“是我的不是,拉着二弟多喝了些……”

曹颙点点头,只训斥了天佑两句,没有多说别的,嘱咐赤那好生照看,便打发他回去。

俗话说的好,“早礼晚嫁妆”,要在上午过礼,现下就该差不多出发。

除了依旧劳烦原媒广禄与塞什图外,男方送聘还需有至亲,这就由曹项与弘曙担任。

因曹府与简王府距离实在太近,抄近路的话,不过盏茶功夫,所以送聘礼又另选了路线,在周边的街道上,绕了不大不小的一个圈子……*简王府里,亦是宾客云集。

不管雅尔江阿现下是否闲赋,都是郑献亲王这一脉的嫡支。他祖父简纯亲王虽青年离世,子嗣不旺,可却有四房叔祖。

这四房叔祖,共生了五十多个儿子,虽只占下三、四成,也是好大的数量。

如今子又生子。

他们的爵位已经极低,甚至有的子弟都没有封爵,多依附嫡支王府这边,自是前来凑趣。

相对与这些堂亲来说,雅尔江阿几个在世的兄弟,亲自过来的,只有雅尔江阿的庶弟武格与神保柱,另一个庶弟在病中,打发妻儿过来。

雅尔江阿兄弟手足十五人,其中夭折三个,十二个长大诚仁。

十二人中,现下在世的只有七个,另外五人已经离世,留下五房孤儿寡母,这些人多是由简王府这边照看。

永佳为人清冷,名声口碑不错,也有平素不偏不倚,照顾孤寡的缘故。

在世的七人,包括雅尔江阿三个庶弟,三个继母所出的异母弟。

那三个异母弟,同雅阿江阿相争数十年,最后闹了个降爵了事,与简王府这边更是撕破脸,早减了往来。

他们不来碍眼,正合雅尔江阿的心思。

斗了几十年,那不是兄弟,那是仇人。

只是聘礼未至,他心里还是有些不踏实。

按理来说,曹家往简王府的聘礼,即便不好超过当年淳王府的例,可也不当相差太远。

可是,这其中还有皇帝的事儿。

今上崇尚节俭,雍正四年的时候,还专门下令,限定汉人婚嫁的采纳数与成婚礼的规矩。

四品官以上,纳段子不得过八尺,金银首饰不得过八件,食品总数不得过十样;五品官以下各减二;八品官以下有功名的以上又各减二;军民人等,纳采不得超过四件,果盒不得过四各,金银彩礼军民皆不许用。

虽说对旗人没限定,可上行下效,也有不少家境不甚殷实的人家,打着“聆尊圣意”的大旗,在聘礼上省了一笔。

曹家虽不会如此,可曹颙是出了名的“本分老实”。

若是为了顺应上意,减了聘礼,也未尝没有可能。

可那样的话,就有些伤简王府的颜面。

直到打发去前街盯梢的小厮来报,曹家的聘礼已经抬出来,是六十四抬,雅尔江阿的眉头才舒展开来……*什刹海,扎萨克图郡王府。

曹满站在台阶上,似笑非笑地看着眼前马背上的青年:“你这猴崽子,不是随着大爷去王府下聘了么,怎么跑到这里来?”

来人忙翻身下马,躬身道:“满叔,是大爷不放心二爷,打发侄儿过来看看。”

他叫东海,曹家家生子,是天佑早年的书童,现下做了天佑的长随。

曹满闻言,不由失笑。自己老爷与大爷还真逗,对于二爷告病没到之时,父子两个面上没说什么,私下都打发人过来。

待东海上前叫门,两人进了王府,曹满就察觉出异样来。

前年冬天恒生开府时,曹颙不放心他独自在外,安排曹满夫妇与吴盛夫妇跟过来伺候。

等到王府步入正规,吴盛夫妇就回了曹府。

曹满夫妇留在王府的时间比较长,直到今年曹家迁新府才回曹府。

王府这边的小厮下人,可以说是曹满一手调教出来的。

现下瞧他们,少了几个熟面孔,剩下的也都带了惊恐不安。

曹满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不待人通报,大
本章分 3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