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一千三百七十一章 顶缸

(2#)
中秋前两曰,大病初愈的曹颙,正式回户部衙门办公前,先到圆明园请安。

自从曹颙五月末奉旨出京,君臣二人已将近三月未见。

看到面容清减的曹颙,雍正的视线扫过案上的折子,难得地生出几分愧疚,面上却越发严厉。说话的话,同十六阿哥的意思有几分相似,都是责怪曹颙不爱惜身体。

只是曹颙这场大病,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十六阿哥看出的是曹颙的“独”,雍正看出的是曹颙的“慎”。

他咬牙道:“你是朕钦点的掌部尚书,往后要承担多少大事。一件盛京防洪的差事,就能要了你半条命;旁的差事,朕还怎么放心交给你?皇陵周边还罢了,前昭军屯不过千余亩,你也安置了防洪之处,还亲往三次探看。千亩军屯,即便都是良田,一年收益也不过千余两。朕的户部尚书,只值千余两么?”

训到最后,雍正心中真的生出几分明火来。

对于曹颙,他是看重的。

他相信曹颙的艹守,也相信曹颙执掌户部,有能力为大清聚财。可实际上,因“谨慎”二字,这几年曹颙在户部虽无过错,可也没有什么建树。

至于盛京防洪,那是工部差事。换个精细人,也能做的周全,显不出曹颙本事。

曹颙跪在地上,低着头,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雍正既然将前昭军屯的事情打探清楚,难道不知道那边良田虽不多,可河道边却散落着五个的村子。

只是不是民屯,而是内务府名下的包衣奴才,三个村的苇户、两个村的鹰户。

这些包衣祖上多是罪民,充入内务府服役,子孙终身不得入关入仕。

或许在雍正眼中,他们压根不算什么;可曹颙知道那里有几百口人命,又如何能无动于衷。

只是此刻,在雍正的训斥下,他也没有辩白的余地,只能叩首请罪。

见曹颙乖觉,雍正冷哼一声,总算脸色好看些:“起吧,往后格局要大些,不要事必躬亲。你还年轻,朕还想要多用你几年。只要你忠心为公,即便是哪里有了过失,朕也为你兜着。不必一味谨慎,否则朕不是白赐你匾额了?一味小心焉能成大器?不管发生何事,都不必思虑过甚,你是朕的亲外甥,保你一世安稳,朕还能做得到。”

曹颙心中纳罕,雍正之前的训斥颇有“爱之深,责之切”的意思,并不令人意外;后边连平素不能言表的渊源都出来,打起感情牌,这是因何缘故?

这时,就听雍正接着说到:“听说你长子定在年前成亲,总要让亲事更体面些才是,加上他这次随四阿哥南下,颇为辛苦,就晋二等侍卫……”

早在觐见前,曹颙就想过,为了盛京防洪之事,雍正或许会有赏赐下来,而且多半落在将成亲的长子身上。

可到了现下,曹颙虽面带感激,满口谢恩,可心里却越发没底。

只因雍正前边所说的“不管发生何事”,想想这几个字就叫人胆颤心惊。

直到从圆明园出来,曹颙都带了几许不安。

难道盛京炸桥之事,自己上了请罪折子,也不能消弭隐患?

还是盛京那边防洪出了大纰漏,自己这个先头的主事人身上也要担干系?

要么就是防洪的事情告一段落,皇上想要收拾宗室,自己成了池鱼?

不管是哪种,圣心都没丢,瞧着雍正的意思,倒像是无奈之下,必须要给自己个处分似的。

曹颙真是无语,不由抚额,是不是自己“病愈”的太早了?

待回到户部衙署,同一干同僚寒暄完,他便私下对蒋坚提及此事。

蒋坚仔细思量一番,问曹颙道:“大人,二爷与五爷那边近期可有家书回来?”

“小二,小五……”曹颙一下子站起来:“是小二……”

他本还疑惑,雍正真要用“惊动皇陵”的名义发作自己的话,怕是不死也要退成皮。可雍正方才的训导里,还有让他用心办差之类的话,并没有将户部尚书换人的意思。

以雍正“爱之欲其生,恨之欲其死”的姓子,当不会因宗室或御史弹劾,就将自己这个信得过的掌部尚书闲置。

听蒋坚问起两个堂弟,他才想到,南边今年是大灾之年,沿江数省中,又以江苏与湖南垮坝最甚。

蒋坚提醒到了,便抚摸胡子不言语了。

曹颙苦笑道:“皇上倒是真看重李卫……”

为了收拾范时铎,又保全李卫,就要将曹颂推出来。

否则的话,两督相争,即便处置范时铎,李卫也不能完全干净。

李卫给皇上做刀,这几年得罪的人委实太多,又出身单薄,除了皇上宠信,没有任何其他助力。

范时铎出身几代功勋之家,李卫出面与之打官司,哪里能落得好去?即便皇上有心保全,也要引得各种倾轧弹劾。

而且,说不定还要引发江南官场动荡。

蒋坚怕曹颙心里生怨,忙道:“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