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一千三百五十六章 乔迁(下)

(2#)
听雅尔江阿开口要逛宅子,曹心中不免犹豫。

这前院各处虽都有条不紊,可到底是搬家,有什么好逛的?

雅尔江阿心血来潮,可自己总不能领着他到各院看箱子。

这般想着,曹颙便道:“要不,去花园转转……”

没等雅尔江阿开口,十六阿哥便反驳道:“几个大老爷们,逛什么花园子?旁的地方你也不用带,只需将他带到天佑的院子转转,他就没挑了。”

曹颙闻言大悟,自己也是当父亲的,怎么没想到此处。

实在是雅尔江阿随心所欲,不靠谱的时候太多,使得曹颙没想起这茬。

被十六阿哥揭破用意,雅尔江阿也不恼,只看着十六阿哥道:“爷是初一,老十六就是十五,谁也别笑话谁……爷就不信,你没去过汗王府?”

十六阿哥强笑两声,道:“只是路过顺便……”

雅尔江阿本还想再损他两句,可见他笑容面前,语带苦涩,想到他的苦处。

嫡亲的闺女,成了皇上养女,他这个当老子的,连嫁妆都不能名正言顺地预备,只能算是“添妆”;想要多看看女婿,也只能是“路过”。

否则落在旁人眼中,就是同皇帝抢闺女,说不定还要被扣上“心存怨尤”的帽子。

十六阿哥本就人缘好,同雅尔江阿这一支称不上太亲近,可也从无过节。

雅尔江阿不愿刺他,便对曹颙道:“左右搬家的具体活儿也轮不到你这主子动手,若是得闲,咱们这就去逛逛?”

曹颙自然说好,吩咐小厮往西路传话,让人该回避回避,随后带着两人往西路去。

天佑的住处,就定在西路三进院子的前两进,是打通了的,前院是穿堂,是天佑的书房与客厅,后院是起居之地。

前后正房都是三正两耳结构,左右三间厢房,南面还有三间倒座,拢共二十四间屋子。

前面已经布置得差不多,都是簇新的梨木家具,书房的书籍也摆出来,足足三面墙,都是到顶的书橱。

身为宗室权贵,雅尔江阿对科举之类的不屑一顾,可想到自家女婿实打实的进士功名,也引以为傲。

文武双全,总比不学无术要好……若是自己还在军中,提挈一二……眼见着西边战事又起,可是别说简王府一系,就是其他宗室,也未必有立功建业的机会。

皇上登基之前,就是孤拐姓子,在宗室里没什么人缘;登基之后,越发防心重……自己早年因桀骜不驯,也曾得罪过他,如今虽闲着,到底爵位还在,同旁人相比,下场也算好的,也当知足雅尔江阿想到此处,原本的浮躁去了不少,看着屋子也格外留心起来。

后院上房则显得空旷许多,只摆着几件寝具。

雅尔江阿晓得这边就是闺女的新房,心里颇为满意,这地方不算小了,就是他王府中,几个阿哥没开府前,住的都没这么宽敞。

两家婚期初步定在九月,所以简王府那边家具已经打得差不多,需要添减的只是小物件。

雅尔江阿只有这一个嫡女,又因对完颜氏心存愧疚,早就给六格格预备下丰厚嫁妆。

换做其他人家,他心里当然有底气。

可曹府两代祖母,六格格的婆婆就是和硕格格,当年淳王府嫁妆之丰厚,另人侧目;至于李氏这边,有当年太后的遗赠。

即便不好与两位比私房,可女儿这边也不好相差太远。

除了嫁资丰厚,让闺女在去长辈跟前有底气外,女婿那边也要好好拢一拢。

天佑既然爱舞文弄墨,那王府也不乏珍本……这院子没挑是没挑,可为什么是西路,不是东路?

雅尔江阿突然想到此处。

东西二向,通常以东为尊。

天佑是曹家嫡长子,本当在东路安置才是。

随即,他想起来这里本是恪纯长公主府,宅子名义上赐给曹家,实际是赐给李氏的,并非曹颙一人的私宅,心里就也释然。

李氏太夫人还不到花甲之龄,寿数且久,曹家次子长生即将成丁,往后也在这个宅子里娶妻生子,住在东路也说的过去。

这边没逛完,那边初瑜使人传话给丈夫,婆婆带着天慧、天宝姊弟到了。

十六阿哥想着有阵子见李氏,便说要去给李氏请安。

雅尔江阿看了眼自己的常服,有些后悔,可还是说道:“既是太夫人到了,我也当去问声好。”

曹颙无法,只好引着两位王爷去了后院。

李氏所居上房,家具陈设得差不多,只古董珍玩的摆设,还在封箱中,没有摆出来,看着有些空旷。

初瑜正同婆母说起上午搬家的一些琐事,听说丈夫带着两位王爷来了,很是诧异。

当然不是因十六阿哥,而是因雅尔江阿。

她已经得了雅尔江阿独自上门的消息,只当他是听到鞭炮动静过来转转,也该差不离走了。

毕竟今曰曹府搬家,实不是待客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