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461 行者 上

(31+)
“成功了!缺口已经打开了!就是现……”
  
  暴风雪中,一团红色的光团越来越明亮,隐约有声音从光团中传出,然而还没等声音传递到远方,就被一声突如其来的惊雷打шщЩ..1a
  
  惊雷过后,光团的亮度似乎达到了极致,微微一个闪烁,一道黑影从光团中飞了出来,瞬间便消失在了漫天的风雪中。
  
  ……
  
  ……
  
  “唔……好痛,感觉肋骨断了。”
  
  睁开眼睛,视野中尽是白茫茫的一片,揉了揉胸口,却感觉到一阵刺痛肋骨断了两根,好在没有伤到内脏。
  
  “这是什么地方?还有……我是谁?”
  
  摸掉脸上的雪花,眨了眨眼,心中却是一阵迷茫,隐约有一些记忆的片段在脑海中闪现,却怎么都抓不住,只能任由这些片段闪现、消失。
  
  静静思考了一会却毫无收获,索性站起身来,抖掉身上的积雪,在风雪中漫无目的的行走了起来。
  
  从白天走到黑夜,天暗了,雪也停了,却并没有停下脚步,只是眉头紧锁,眼神涣散,行尸走肉般向一个方向走去。
  
  行者就如同是一具毫无生气的傀儡,当夕阳隐没,他在行走,当双月当空,他在行走,当朝阳初升,他在行走,当烈日当空,他还在……哦,他宰了一头雪狼烤着吃了。
  
  准确来说,是宰了一头想要吃掉他的雪狼。
  
  当雪狼向他扑来的时候,行者毫无反应,但身体却本能的动了起来,右手凭空一抹,一把由冰雪凝成的长剑便突兀的出现在了空气中,剑刃轻轻滑过,却从一个诡异的角度,恰到好处的割裂了雪狼的喉咙。
  
  雪狼呜咽一声,夹起尾巴刚要逃走,那冰雪长剑却又从它的身侧刺入,一碰即收,却恰好刺破了雪狼的心脏。
  
  做完这一切,行者才如大梦初醒一般,涣散的眼神稍稍凝实,手中的冰雪长剑却突然溃散。
  
  但行者并不沮丧,因为有大段大段的关于“剑”的记忆在他的脑海中浮现,行者来者不拒,就这样站在雪原中回忆了起来。
  
  良久,行者抬起右手,地上的积雪顿时像是受到了召唤一样,纷纷腾空而起,向抬起的手掌汇聚了过去,半分钟后,一把略显粗糙的冰雪长剑出现在了行者的手中。
  
  “还不错。”
  
  行者睁开眼睛,微微一笑,脸上似乎也多了几分生气,又看了看已经彻底冻住的狼尸,索性斩了一颗路边的枯木,生起一堆篝火,美滋滋的烤起了狼肉。
  
  虽说没有调料,狼肉也酸涩难以下咽,但行者还是感觉十分满足,饱餐一顿之后,继续上路。
  
  他发现,这种漫无目的的行走似乎能让他更容易的集中精神,去寻找那些飘忽的记忆。
  
  于是,从中午到傍晚,从傍晚到深夜,再从深夜到黎明,直到第二天的正午,行者就这样向着一个方向走去,他行走的速度并不快,但却依旧翻过了一座小山,经过了一个古老的遗迹,最终在一座高山面前停住了脚步。
  
  “又饿了。”
  
  似乎是无奈,但不论是表情还是语气都毫无波动,昨日里恢复的一点生气又消失无踪了。
  
  四下扫了几圈,行者很快就在半山腰发现了两只正在睡觉的雪巨魔,抬起右手,不过三秒的时间,便凝聚了一把冰雪长剑,剑身流畅毫无瑕疵,仿佛是一件艺术品。
  
  半山腰的雪巨魔也发现了山下小小的人影,同时,还感到了一种莫名的恐惧,两只雪巨魔向着山下嘶吼了几声,那人影却停也不停,一路向它们攀爬了过来。
  
  最终本能的恐惧战胜了怒火,两只雪巨魔再次向山下嘶吼一声之后,转身便逃向远处逃了出去。
  
  行者却不想就这样放走这两只雪巨魔,奈何距离太远,剑长莫及,即使加快了速度,也赶不上常年生活在雪山上的巨魔。
  
  饥饿的感觉越来越强烈,行者的眼神也渐渐变得涣散,终于,砰地一声,行者手中的冰雪长剑再次爆成了漫天的雪雾。
  
  爆开的雪雾飘而不落,似有一阵风吹来,包裹着行者的雪雾一阵旋转,竟是再次向行者的手中汇聚了过来,最终,一把冰雪凝成的长弓出现在了行者的手中。
  
  嘎吱嘎吱
  
  弓弦被拉开,却发出了冰块破裂的声音,一支长箭也随着弓弦的拉开而渐渐汇聚。
  
  崩!
  
  弓弦震鸣,箭矢飞射,卷起半天的雪尘,如同一条雪龙一般,咆哮着冲向那两头雪巨魔。
  
  嗤嗤!
  
  雪尘卷过,折射出破碎而绚丽的光芒,如同那美丽的泡沫,在消失之前,折射出最美丽的色彩。
  
  雪尘消融,视野也渐渐恢复,远处的山坡上,两具雪巨魔的尸体正静静地趴在地上,两具尸体的左肋和右肋各有一个血洞,却是在并排逃跑的时候,被从侧面一箭穿心!
  
  “这次,是弓箭?”
  
  行者挑了挑眉头,脸上再次恢复了活人的神色,表情似乎也更丰富了许多。
  
  同样的,他也察觉到了一个更加严重的问题……
  
  “这巨魔的肉真难吃!以后打死我也不吃这玩意了!”
  
  行者骂了一句,不过还是吃完好大一块烤肉之后,才熄灭了篝火,重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