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五百三十章 沧海桑田(大结局~)

(19-)
ps:前文出现个bug,宇文化及已经死了,所以不可能带领军队威迫竟陵,只是俺没法修改前文章节,特此注明将前文“第五百二十四章”中的宇文化及改成“宇文阀”。感谢书友“天命一念”的提醒。

……

沈落雁手持笏板,在内宦的引领下,沿着凝碧池,往太后商秀琪的寝宫仪鸾殿行去。

如今的她,已不再是往日那个见不得人的蛇蝎军师,而是大宋实际上的宰相,位高权重,总揽朝廷政务,一言便可定人生死,甚至可决定那些世家大阀的延续与荣辱。

她是古往今来第一位女宰相,也正是因为她女子的身份,才能打破外廷与内廷间的天然鸿沟,毫无滞碍的进到外臣的禁地,太后的寝宫……有皇权支持的宰相,实际的权利甚至还在皇帝本人之上。

一袭窄袖轻衫,儒配长裙,将本就俏丽动人的沈落雁衬托得无上雍容,典雅与华贵完美的在她身上结合。高腰束胸,宽摆拖地,色彩鲜艳的百鸟裙在春日的风中眼花缭乱的缤纷飘动着,竟比周遭御苑中的百花争艳更加美丽夺目。

她的心情也同样缤纷多彩。

以往那些高高在上,觊觎她的美貌、她的身体,却不在意她才智的各色男人……

那些从不拿正眼瞧她,反斥牝鸡司晨,极尽侮辱的古板男人……

那些惯用眼神将她扒得精光,甚至想要对她用强的恶心男人……

要么被诛杀干净,家中女眷卖入教坊司,任人蹂躏,永世不得翻身。要么只能伏在她的身前,战战兢兢的哀求她施舍怜悯。

每当这种时候,她高傲的自尊心就得到了最大的满足,沉浸在近乎高/潮的极度兴奋中。

男人,男人!她见惯了那些看似刚强不屈,却在五木之下哭得比娘们还软的男人。也见惯平常正气凛然,私下里却卑躬屈膝,毫无礼义廉耻的男人。

更有那些在外飞扬跋扈,欺男霸女,不可一世的男人。但只要抽去他们依仗的背景,种种不堪入目表现,甚至还远比不上从前被他们肆意欺辱的人。

近些年身居高位,拥有生杀予夺的权利,使沈落雁的气质有了天翻地覆的改变,就算走在最威严庄重的皇宫之中,她依然昂头翩行,像只落入人间的骄傲凤凰,美目更从不斜视。盖因当世有资格让她多瞟哪怕一眼的人,都已没剩几个。

仪鸾殿外,暖阳斜照入殿门,沈落雁终于停下她骄傲的步伐,稍整仪容,迈步进殿。

太后的寝殿内,并非常人想象般富丽堂皇,陈设简单却极其雅致,无处不透出此间女主人的出尘脱俗。

不过这气氛着实雅而不俗的寝宫中,如今却仿佛弥漫着一种荡漾的春意。

近年已没有敌人的沈落雁,有些丢失了以往的警惕之心,但毕竟蛇蝎美人儿的天性犹在,突然警觉的停步。

她回头张望,发现为她引路的内宦早已退不见踪影。

而诺大的寝宫之内,居然空无一人!应该寸步不离服侍太后的太监和宫女,竟一个不剩,连寝殿外都好似无人值守。

沈落雁额上浸出冷汗,华丽的头饰微微颤动,发出清脆的呛啷声,传遍全殿,更显空旷和寂静。

她心中生出一种莫可名状的肃杀之感。仿佛殿内外的不可察觉处,已经埋伏好了无数刀斧手,只待人一声令下,就会毫不犹豫的冲将出来,将她剁成细细的肉泥!

太后商秀琪好听的声线慵懒的响起,轻轻柔柔的透出分隔的精致座屏:“沈相来得好快,只是缘何驻足不前?”

沈落雁心思飞快转动,皆不得所解,终咬紧银牙,冲殿内座屏方向拱手道:“臣沈落雁给太后请安,太后金安。”居然未一拜再拜,更未行稽首礼。

虽然商秀琪贵为太后,更实际上执掌皇权,但沈落雁自恃是邪帝心腹,根本不惧。

平日里对商秀琪的尊敬,也只是做给外人看的,私下里她从来都和商秀琪平起平坐。甚至因为她一直替风萧萧掌总一切的关系,地位还要隐隐盖过商秀琪一头。

毕竟商秀琪能鸠占鹊巢,成为太后,完全由她亲手执行的,既然知根知底,又如何能尊敬得起来?

对沈落雁扑面而来的戒备感,商秀琪却好似浑然未觉,柔声道:“这里没有外人,落雁不必多礼,进来说话吧!”

沈落雁侧耳凝听着屏风内的动静,回道:“臣……不敢。”

她原本不信商秀琪敢对她不利,不过寝殿内的情形太过反常,不得不提上几分小心。

商秀琪轻笑道:“如果婠儿非要栽赃沈相刺驾,你在外间里间又有何分别?如今私下唤你来,自然是要找你说些不可告人的私密事。”

听她自称本名,沈落雁稍松口气。所谓不可告人的私事,八成是事关太后身份的秘事,的确不宜有内宦服侍在旁。而且商秀琪真要不顾后果,非找个借口杀她,在这魔门高手无数的禁宫之中,她也的确死定了,怎么反抗都没用。

但沈落雁的戒备之心并未尽去,缓步行到座屏侧边,往里悄悄窥视,立刻呆在当场。

薄帐轻纱遮掩下,竟是张雕琢精致的宽大龙榻,里面虽人影模糊,却可隐隐瞧出商秀琪正慵懒的侧躺榻
本章分 5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