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番外篇,宣无邪传(上)


我爱上了师娘,爱得刻骨铭心!

“无邪,你刚才那一式神通虽然糅杂了魔道的精髓,尽显霸道的威力,但是在法力的变化上却不如我太玄圣宗原本的神通更有变化,神通的意境被你篡改得乱七八糟。我来给你演示,你仔细体悟一番这一式神通中的法力变化。”

一个柔和动听的声音响起,宣无邪站在太玄圣宗最高圣殿前的广场上,看着广场中的少妇以曼妙近乎舞的身姿,演示太玄圣宗的神通 ” 。

落花有意无情水。

这是这一式神通的名字。

这一式神通意境,落花有意缤纷落下,但流水无情将飘零落花带走,广场中的那个少妇将这一式神通的那种秋衣萧瑟缤纷唯美的意境表现得淋漓尽致,只见广场中她的法力化作落木萧萧,水声潺潺,法力化作河流,真实的展现在他的面前,卷动落花落叶。

法力糅合了道则,将落花落叶和河流构建的极为真实,因此在平凡和唯美中暗藏无尽的威能和杀机,那少妇的实力深不可测。

宣无邪一身白衣,他的视线没有离开广场中的少妇。

他是太玄圣宗的大师兄,被称作最接近神的太皇老祖的最为出色最受宠爱的弟子,而广场中的那个少妇,则是他的师娘。

他喜欢他的师娘。

太皇老祖身为太玄圣宗的宗主,乃是公认的天下最为强大的三位存在之一,年轻有为。而且生的俊朗。在很早之前便已经修炼到天宫八境。与玄天圣宗的掌教玄幽道人和星月魔宗的魔王摩罗什齐名。

而宣无邪的师娘则是名动玄明元界的美人,是公认的第一美女,两人结合,是玄明元界的一段佳话。

他们还有一个女儿,慕晚晴,她继承了她娘亲的美貌与太皇的智慧,很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趋势。

不过,宣无邪就是喜欢师娘。

慕晚晴虽美。但宣无邪是看着她长大,心中把她当成自己的妹妹,就算慕晚晴多么漂亮他也无法动心,他对照顾自己成长传授自己绝学的师娘动了心。

师娘待他如子,有时候又像是温柔的大姐姐,太皇老祖醉心修炼,往往传授给他绝学或者神通之后,便让他自己研究。而师娘却很温和,很是细心很是耐心的为他讲解绝学或者神通中的精妙变化。

尽管他的修为境界不如师娘精深,但是在神通上的造诣他已经超越了师娘。不过他还是很乐意时不时犯错,用一些明显的错误去请教师娘。换来与她接近的机会。

他爱上了自己的师娘。

可是那是自己的师娘,而且是有夫之妇,他只能将这份爱意藏在心底,有时候他甚至觉得自己的爱意扭曲了道心,甚至萌发出干掉师尊太皇老祖霸占师娘的冲动。

这是心魔!

宣无邪不止一次警告自己,他是天资绝代的人物,对道心中蕴藏的种种阴暗和魔念都了如指掌,很快便能炼化一切心魔。可是炼化之后,这种心魔还是时不时的重生,再次在他道心中盘踞下来。

“无邪,你又开小差了!”

师娘嗔怒的声音传来,宣无邪回过神来,有些腼腆的笑了笑,师娘装作生气的样子很好看,让他有些入迷。

“你这样如何能战胜席应情?”

师娘飘然来到他的身边,少妇的体香扑鼻,宣无邪心猿意马,只听师娘用温柔的声音教训道:“你师傅曾经说过,你和玄幽老道的弟子席应情都是当今世上最有希望成为神的人,席应情的悟性万古无一,你的资质万古无一,你若是还这么惫懒,一定会被席应情抛下。他可比你努力多了。”

宣无邪慵懒的舒展身躯,笑道:“师娘,席应情比我懒多了。我与他不止一次交手,对他的了解比师娘要深,他是一个懒人,懒得去磨练神通,他的身体懒,但脑子却不懒,他是用大脑去修炼神通而不是用身体。”

一个二八芳龄的少女如同香风般飘过来,出现在两人面前,好奇道:“无邪师兄,席应情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人?你与他交过手?胜负如何?”

这是太皇老祖的女儿,慕晚晴,宣无邪的师妹,小时候整天黏在他身后,如今出落得越发楚楚动人,被誉为太玄圣宗的圣女,她的美丽如同年轻时候的师娘一般。

“我与他交过手。”

宣无邪笑道:“东应情,西无邪,有人说我们是最有希望成为神的男人,我自然要与他较量较量,看看他的本事是否真的能够与我并列。”

“然后呢?”

慕晚晴眼睛亮晶晶,有些兴奋道:“无邪师兄有没有将他打得屁滚尿流?”

“女孩家家的,怎么说话呢?”

师娘爱怜的瞪她一眼,不过对宣无邪与席应情的交手也很是关心,道:“无邪,你们孰胜孰败?”

宣无邪笑道:“互有胜负。他悟性太高,我胜他时用的神通下一次交手必然会被他破去,若非他身体太懒,我只怕难能胜过他,不过好在他太懒了。我与他约定十日之后再斗一场,这一次能否胜过他还是未知之数。”

本章分 3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