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0034

(28+)
灼目的光芒逐渐散去,之前女法师打在半空的照明法术仍在生效。

几百米范围内的雪地如同白昼。

四面旋转的紫色光盾向外张开一段距离,旋转速度也慢下来,露出里边的金光护罩。

支撑金光护罩的是铠甲武士,在他收起技能后,是老法师的淡淡白色奥能护罩。

三人显然演练娴熟配合默契,加之个人实力强大,在方才的圣光冲击中毫发无损。

“咳咳咳咳”

一阵咳嗽声传来,他们错愕的向前看去。

在之前的圣光爆发中心,也就是他们认为的“邪法师”所在之处,水汽升腾中一名衣衫褴褛的人类正矗立在那里。

从对方残破的衣物来看,他正是那名“邪法师”。

“邪法师”那怪异的面具,因为攻击变形碎裂,露出下方对他们来说稍显怪异的异域风格面容,正捂着胸口吐血。

这并不是最让他们吃惊的,最让他们吃惊的是,数条由圣光构成的光斑浮现在“邪法师”身体上,像血管里的血液一样在他身体表面流淌。

“汪汪汪汪(这不可能)!”铠甲武士高叫出声。

他方才打出去的可是彻头彻尾的攻击技能【圣光灌注】,涤荡世间一切邪秽之力,被攻击者会受到能量性质和阵营倾向双重判定,邪恶属性能量和邪恶阵营倾向,就会根据能量多少和邪恶程度受到相应的圣光灼烧。

刚才那种程度的圣光爆发就完全符合一个罪大恶极的“邪法师”被圣光审判时应有的场面。

甚至正义阵营的法师、自然使哪怕同样操控神圣之力的牧师和圣武士,承受这种强度的【圣光灌注】也会因为力量性质无法调、超出容纳上限、失控等诸多因素,遭受重创。

就跟一个人喝掉两吨水,如果没有因为H2O中毒死掉的话,也会因为短时间喝太多水而胀死。

而对方的表现,更像是一个普通人在第一次接受圣职者转职时接受的“圣力灌注”或者“圣光灌注”,圣光和圣力缠绕在身上,给予赐福和强化时的景象。

老法师和女法师同样清楚这点,三人同时浮现出一个念头:卧槽,好像怼错人了。

……

古文中有个词汇叫“痛彻心肺”来形容疼痛程度,罗信此时恨不得把自己心肺都给吐出来。

不过随着一口一口饱含各种可疑碎屑、碎块的血不要钱般被吐出来,胸口的疼痛逐渐减弱,呼吸变得顺畅,身体的感觉也变得前所未有的的好。

特别是浑身环绕着的浓烈光纹,特效太华丽了,让他有自己是“光铸天朝人”的错觉。

而随着身体状况的好转,一层由金色光线构成的铠甲浮现在他的体表,胸甲、腿甲、护肩、护胫……各个部位凝实出来,“撕拉”几声将衣服撑裂,不过在来自地球的世界之力的规范下,非常人性化的给他留了条裤衩。

最后在他头上凝现出一个西式王冠样的头盔,连身后的披风都给做了全套。

对面那个跟变形金刚似的的铠甲武士看不到表情,另外两人都跟见了鬼似的。

【圣光/圣力祝福】,这是只有具备了巨大善行的圣者或者几十年苦修的苦行者接受【圣光灌注】时才会有的场面。

……

某基地突然发现,所有能观测到的所属的卫星在太空中发出诡异的光。

……

哔哔哔哔

巨大而刺耳的警报声响起,平静的魔法库房居民区里一片惊愕之色。

“战斗警报?”

安保人员全是职业军人,自然可以区分这种有别于民用警铃的报警声。

他们迅速动员起来,紧急武装了最近招收训练的辅助警备人员,进驻几个重要设施布防,以及安抚居民。

很快找到发出战斗警报的源头,一直停放在中央水池里的那艘外型非常科幻的大船。

正当负责人拨打电话向罗信以及刘瑾瑜和徐雯嘉询问时,那艘大船上警报声停止,但各处的警报标识像是警灯什么的还在运作,船体前前后后的外壳开始外翻,八座小型炮台升了起来。

几个站在两侧用望远镜观察的安保人员当时就“握草”了,翻盖下边全是密密麻麻整齐排列的导弹巢发射口。

“啥玩意儿!?这是艘军舰?”

然而更让他们“握草”的事情发生了,8座炮塔上的电机启动了,稍微调整了下角度,胡乱对着两边的楼体就开火了。

……

如果罗信此时还有理性的话,也都被差一点死掉的巨大危机感给掩盖掉了。

他此时脑中只有一个想法:『我狂草你们仨大爷!』

他没有理会脑中那个碎碎念的声音,也没有“你被强化了快去送”的错觉,而是发动了【暗影行走】。

明亮的星尘般的光芒笼罩他全身,他的身体化作了一团萦绕着圣光的骨灰?星尘?光尘?反正就是类似差不多的玩意儿。

视线中原本显示剩余时间的几个计时条全部重置,状态好的不能再好。

但是他不管这些,一心只想和对面三个异界人的大爷发生关系。

8个空间裂隙在同一时间打开,密集的火光瞬间从虚空中透射而出。

赤红的弹丸在空中连成六条直线,带着撕裂一切的毁灭尖啸炸裂雪面,以每分钟两万六千发的密度向着三个异界人爆射而去。

“嗵”、“嗵”。

两门13
本章分 4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