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0021

(22-)
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做什么?

罗信眼中的神色变得呆滞,彻底化作提线木偶,坐在刘瑾瑜身边充当背景画面。

脸上还保持着礼貌不失尴尬的笑意,身体上会对身边的女伴的要求做出回应,但就是魂儿不知道溜到哪去躲闲了。

刘瑾瑜隐晦的“啧”了一声,在摄像头照不到的地方,用手指又捅又掐的。

可惜她可以躺着仅靠呼吸就升级,罗信对【暗影行走】的掌握也与日俱深,掐的狠了,被她掐的部位就自动化作暗影形态。

她自己也狠不下心真的去掐他,只能籍着和视频里的交谈,猛翻白眼。

旁边徐雯嘉和孙丽嘉笑的前仰后合。

三个女人都知道他这是对亲戚里道这些事感到无聊了,而他感到无聊时通常都会像这样,身体留下本能反应,意识上却不知道干嘛去了。

好在有刘瑾瑜打掩护,她家那帮子亲属对罗信也不熟悉,根本看不出来。

而且在她的“指挥”下,罗信当场通过卫星网络升级了对面的三个手机,送过去一大堆生鲜食材和各种香料。

现在国内施行的是配给制,谷物供应充足,但果蔬、肉类供应下降,只有水产品没有海产品,像是刘家这样的大富大贵之家,大多数时候也只能和普通家庭一样吃c类供应。

c类餐营养足够,数量管饱,但是这个口味嘛,只能说马马虎虎,而且吃多了,就好像二战时灯塔国士兵评价斯帕姆罐头——屎,灵肉。

大吃货帝国的食物再差也不会有如此差评,但吃了近三年这种食物,一天三顿不换样,大部分真心吃的够够的。

现在别说胡椒、大蒜、葱姜这类常见香料,连盐都只能靠内陆盐矿供应,在保障供应和平衡口味之间,只能选择前者。

和动物一样,植物也都在大面积变异,像是辣椒变甜、甘蔗变辣、原本是香料的东西现在变成臭料,这都没什么,全是基本操作,起码吃了不会死。

但变异就是谁也不知道会变成什么,长成什么,有的植物就把自己变异的有毒,这句话有些问题,应该是变异的方向其中有一条是让自己变得有毒。

以稻米为例,变辣变甜变酸几乎都不影响食用,但你架不住它变得有毒,毒性还惨烈,一粒就能致死。而且这种变异没有任何规律性可言,哪怕经过了数代筛选,仍旧会在稳定遗传的后代中出现变异。

而一块土地上,只要出现一株带毒变异体,往往整批粮食就得报废,这就是目前粮食收不上来的主要原因。

前文提到的国家正在对农副产品进行开发、驯化,指的就是通过大面积种植筛选,剔除有毒有害植株个体在人类种植场中的基因传递,让对人体无害和有益的植株个体的稳定成长、遗传,最终获得以前传统意义上的农作物,恢复农业种植。

作物方面是这样,副产品的猪牛羊、鸡鸭鱼方面也差不多。

一只鸡如果变得和牛一样大,仅仅是体型的变化就会让它的认知发生变化,以往和自己一般大小的同伴,此时变得很小,仿佛一口就能吞下的样子,以鸡的智商和进食方式,就会伸一嘴试试口感。

鸡有爪子,也有利嘴,虽然退化了,但有很多例子证明,它仍旧可以像老鹰那样,对大型猎物进行撕扯,撕碎了吃进肚中。

吃腻了饲料或者同类,歪着脖子看着人类两脚兽,巨型鸡就会寻思着口感怎么样,被它啄一口,通常就是肠穿肚烂腿断胳膊折的下场。

灾难前原本的畜牧业中,大型牲口的饲养就具备一定危险性,不要说这种变异后的巨型鸡或者其他类型的巨型养殖物了。

灾难后各种养殖业的伤亡事故多如牛毛,绝大多数的中小型经营者都扛不住这种频率的伤亡赔付,纷纷倒闭破产,加上人口向城市集中的趋势,除了一些头铁的大型养殖场,和一些头铁的个人养殖者,这类人通常自己就是进化者或者职业者,养殖业现在基本也是国家接手经营。

养殖业目前和农业一样,在进行大范围的“驯化”工作。

另外值得一提的就是,一个经常在过去玄幻小说中出现的“天材地宝”,或者说“能够刺激进食者产生变异或者进化的食物”。

这个东西目前没有准确的检测手段,连能不能检测出来都得靠天意。

人和其他生物一样,没有特殊性。

人类中也有异变者,例如灾难之初的“生物版丧尸”。

现在的国土范围似乎位于“灵气”较为稀薄的地带,根据灾后统计主动变异的比率只有10%左右,但熬过了第一次灵气入侵的人类,如果吃到这类“天材地宝”,就会不同程度的刺激二次变异。

运气好的人会成为新的进化者,成功的变异当然就是进化了,还有新的职业者。

但运气不好的人嘛,生物版丧尸参考一下,还有长出特异器官的,像是蝙蝠翅膀、狗耳朵、猫尾巴什么的,而且有超过一半的几率和丧尸一样,烧坏了脑子,哇嘎嘎嘎嘎——满脑子都是人肉……

食物安全标准自然以安全为主,使用效果不确定,光这一条就足够被摒除在官方法定食品供应之外,这就是另外一个制约食物供应的因素了。

不然只要确定一个食物无害,对大吃货帝国的子民来说,唯一的问题只是“你就说吧,想成为几级保护动物?”而已。

本章分 3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