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0018

(26+)
秦一宁被人叫醒。

只睡了两个小时,他感到浑身难受,脑中一片滞胀之感,像是一团玻璃碴子在滚来滚去,动一下就隐隐作痛,浑身都在传递着让他躺回去的强烈信号。

但他克服了所有不适感,坐起后垂着头捏了捏自己的眉心。

视线里他看到两只脚。

“你先回去工作,我5分钟后就……”

说着话,抬起头,看清对方是谁。

“看来出大事了……”。

下意识接过对方递来的浓咖啡和药片。

药片是最近配发的工作型兴奋剂,基本没有副作用,效果是让人可以在短时间内克服大部分不适感,快速进入最佳工作状况。

尽管如此,与其同时下达的文件中也不建议经常服用,而此时对方不但亲自来叫他,还主动让他服用这种药片……秦一宁大脑快速转动起来。

“嗯,你先恢复一下状态,详细情况稍后再说。”

来人穿着跟他一样的大校制服,职务比他低半级,是基地里两名副主任之一的吴云政。

秦一宁含入药片,一口气喝光咖啡,起身快步走进卫生间,2分钟出来后,除了胡茬稍显颓废,他两眼锐利,神色坚毅,恢复到平时精干的样子。

“先说说吧,什么情况,让我心里好有底。”

“一名幸存者,入侵了我们的网络,根据目前掌握的信息,他来自最早消失的东北三省地区,具体地址是奉天省海港城高尔基大街111号05-6-4。”

秦一宁正在整理领带的动作停下来,转过身一脸惊讶的神色。

信息量有点大,他一时没想到说点什么好。

吴云政点点头,他知道对方的感受,一小时前自己了解到这些时也跟他一样愣了最少有5分钟。

他递过自己带来的文件夹。

秦一宁接在手里迅速翻看。

“他就算使用旧时奉天省海港城的ip地址,也不一定就代表他真的是……”

他的声音中断,因为看到了后边的内容。

吴云政吁了口气,摸出烟盒,叼了一只给自己点上。

“这个人不知道用什么方式控制了卫星,并且增强了信号传递距离,他是在100万公里以外,靠一个一个连接那些所有国家散落在宇宙中的卫星,一点一点找回来的。”

吴云政是一个分得清场合的人,不但他,在这个基地里工作的人基本都是,从来也不会看到有哪个人会在工作场合吸烟,有的人甚至根本就不吸烟。

但他此时就是想要吸一根。

“我们跟外网根本没有物理连接,他是怎么侵入的?”秦一宁问。

“第二十九页,471所那边,硬是凭空出现了一个连接器,将内网外网连接在一起,老甯带人过去了”,吴云政吐出一口烟圈,用脚勾过来一个椅子坐下。“这个人很皮,471所那边的连接器是正对着监控镜头长出来的,他的入侵方式根据技术部的人说,我们根本理解不了也反抗不了,他只是在我们数据库里找了些我国现在的地质、环境和天文数据,就一头扎进外网里去了,都一个多礼拜了,结果只是在贴吧和论坛里灌水。”

秦一宁:“……”。

“等会儿,你是说他早就进来了?我们一直没发现?”

“嗯,还是他主动故意暴露给我们的,不然至少也要等471所那边年检时才会发现那个信号器。”

秦一宁也拉过一张椅子坐下,他此时看的很慢,几乎一个字一个字的阅读文件上的文字,一副图片他反复观看。

“保密处的人呢,动了没有?”

“动了,从发现异常到现在的所有信息都列为保密对象,在全基地进行了戒严。”

“我们的正常运作呢?有没有受到影响?”

“没有,他除了借我们的网络访问外网,其他什么事儿也没做,而且我们破解不了的技术,外边的人也一样,除非有与他一样的这种网络科技的变异者或者职业者。”

“……,也对,如果存在这种科学的技术,我们不会不知道。”

秦一宁突然将文件夹反过来对着吴云政,指着上边的资料,“他既然技术无法突破,那这些资料我们怎么来的?”

吴云政瞥了一眼,“所以说这个人很皮啊,他主动开放了一部分权限给我们,我们只能看到他想让我们看的东西,多一点都没门,破解人员用了各种方法,得到的回应只有4个字母,鸡油摁诶。”

“英文缩写?”

“不,汉语拼音,滚啊,听说把沈宜鸿气的摔了6个键盘了。”吴云政突然说了个八卦并笑起来。

秦一宁也笑起来,基地当初是由各个军区抽调而来的精英组建而成,还有一部分保密局招募的社会人士,政审方面虽然严格,但并不代表人就没其他方面的问题,而且通常来说越是有本事的人就越骄傲,这个沈宜鸿就是如此。但她只是性格上高傲冷淡,对谁都绷着一张冰山脸,毒舌无比,非常难以相处,公事上倒是从没给基地里添过乱。

很难想象她高冷的人设崩塌,会气到砸键盘的地步。

资料夹上有入侵者一周以来的网上活动记录,包括他在哪个网站上说过什么话,一些重点内容下边,还有分析人员做的报告。
本章分 3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