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0006

(26+)
她身边不是那么白的一闪,罗信喘着粗气凝聚出身体,伸手把她拉起。

“尽量……哈……尽量把脑子放空……什么也不要想”

“哦”

罗信把扣带放开,刘瑾瑜面红耳赤重新钻进去,跟他贴合在一起。罗信两手很自然的托着她的屁股,让她再次以非常羞耻的姿势挂在自己身上,把扣带扣紧。

准备完毕,他发动技能。

这次较为顺利,没有像上次那样拉锯,黑烟虽然慢,但一次性的将刘瑾瑜拉入暗影之中。

然而还是行动困难,不像罗信自己时轻松飘逸,烟雾绕着桌子慢慢浮动,内部好像有人在挣扎似的,烟雾形态在剧烈的变化着。

等漂浮到休息室里的沙发上时,终于支持不住,刘瑾瑜带着一身青烟“哎呀”一声再次掉出来,剩余的黑烟急速凝聚,罗信也一头扎出来,将她压在身下。

罗信是真没想到,对方无法跟自己配合的话,居然真的这么耗费体力,维持不到一分钟时间,就好像跑了5千米似的,他肺都想喘出来,浑身汗如雨下。

他以前只是随便说说。

感受到如同火炉般发热的男性躯体,刘瑾瑜也细细喘息着,眼帘低垂,一手若有若无的搭在他的腰间,一动也不敢动任由他压在自己身上。

休息好后,两人又接连尝试了几次,刘瑾瑜始终控制不好自身的感官,哪怕被扣带捆着,她也直接从烟雾状态脱离,好在都是在沙发上,没有直接摔在地上。

……

最终,罗信还是找到方法将刘瑾瑜带了回去。

很简单,将她累晕以后,扛走。

※我※是※邪※恶※的※分※割※线※

孙丽嘉在发现房中有电后,从自己的储物空间中拿出手机和充电器。

手机是灾难时就带在身上的,每天开机一小时,用了二十多天,没电后,她也觉醒了【杂货商人】这个职业,一直存放在储物空间里。

充电器是前几天清理楼层时,在遗物中找到的,当时没想太多,顺手就收了起来。

连接好手机,孙丽嘉吁了口气,将插头插到电源上。

片刻后,手机屏幕正常亮起,显示正在充电。

开机,输入密码,进入手机桌面。

然后她对着手机屏幕一阵发呆。

没有信号。

就算有信号,灾难事发当日,她的父母就已罹难,昨天在高速公路上转了一圈,没有看到任何有幸存者成功逃生的迹象。

她不知道拨打给谁。

右上角有一个wifi图标,并且显示已经连接。

她试着打开浏览器和几种app,俱都显示没有可供连接的网络。

那只是一个局域网wifi。

她将手机放在床头柜上,手臂盖住眼睛,身躯向后躺在床上。

早就认清了现实,心里倒也不是十分失望。

但低沉还是有一些的。

※我※是※邪※恶※的※分※割※线※

几天以后。

窗外传来亮光,窗内帷幕低垂,光线昏暗。

室内温度和湿度都保持在一个舒适的水平,让人懒洋洋的不想动弹。

徐雯嘉和刘瑾瑜两人以非常有爱的姿势搂抱在一起,互相顶着对方的丰硕,只在腹部盖着一条毯子,四条美腿纠缠在一起。

两人都醒着,呼吸平稳,像这种坦诚相待又比较暧昧的状态,几天下来就已经适应。

“不知道丽嘉怎么样,从来这里我一直没见到过她”

“她在楼下,应该挺好的,我能感觉到她”

“罗信为什么没把她和我们放在一起?”

“估计养身体呢吧,他……有多厉害你又不是不知道,丽嘉一个黄花闺女哪吃得消”

刘瑾瑜翻了个身,丝毫也不在意外泄的春光,意态闲适慵懒,从这种表现看,她对目前的生活环境和状况无比满意。

她并不知道身边的同伴在几天以前虽然嫁为人妇,却也仍是完璧之身。

“早上我没听清,罗信出去干什么了?”

“出去巡逻了,就跟找到我们一样,算算时间,他应该每周外出巡逻一次”

“搜寻幸存者和补给……补给就算了,我觉得他不缺乏补给,我们这些天吃的可都是新鲜蔬菜和活鱼”,徐雯嘉也仰面朝上,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眼睛眨了眨又合上。“幸存者估计也不会再有了,像我们三个刚好觉醒得到食物又能净化死气的职业,几率太低了”

“为什么这么说,外边真没其他活人了?”

“你没见到外边的景象?他带你回来的时候没带你去看一圈?”徐雯嘉奇怪的问。

“呃”刘瑾瑜心里暗啐一声,实在没好意思说自己是怎么被带回来的。“没,他直接带我回来的”

“哦,那你真幸运,你出去看一圈就不会有这种疑问了”

“外边……状况真的很糟糕?”刘瑾瑜来了兴致,在枕头上用手撑起头。

“嗯,城市,死气范围内都是僵尸骷髅这样的怪物,出了城10公里,到处都是变异生物,罗信告诉我们的一点也没夸张,反正我是没自信能在那种环境下生存下来”徐雯嘉张开眼看向她说道。

“哎,那照你这么说,他这里是怎么搞的,既没有死气,又没有
本章分 3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