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095章失算

(22-)
  大白天的,翟二虎和佟海滨的眼线,密布在莫家大院的周围,莫家但凡有什么风吹草动,都逃不脱伏匿在屋外的第三只眼的视线。

  莫家大院被牢牢的盯死了……

  不过这种下三滥的听壁偷窥伎俩,早就被我识破。

  此时的莫家大院依然和往常一样,大家各行其事,该干嘛干嘛去!没有任何异样,根本看不出丝毫破绽。

  也许对手和我们一样,一心只待黑漆漆的夜幕降临……

  很快天色渐晚,黄昏的余晖慢慢散去,黑暗悄然来袭。

  “四哥!可以行动了!……”我对莫老更点点头。

  “好的!俺这就给小六子那边发短信,让他们赶紧过来!……”莫老更心领神会,小声的答道。

  莫家老屋的“尖兵”们早已提前转移到,离莫家大院不远的一户外姓人家,等候调动。

  按事先的约定,天黑定后,莫家精募的悍勇青壮,才能摸黑来莫家大院集结待命。

  同时,莫老更和王二妮按原计划携贵重物品撤离到二楼躲避。

  不一会,小六子就带领一队人马悄悄从莫家大院的后门鱼贯而入。

  他们人手一根棍子,这玩意叫荆条,韧性好,打人很痛又不要命,耐用!是我们反击的轻武器。

  一切安顿下来,我和胖头鬼老吴还有爬爬虫马宇,各带一名“随从”悄无声息埋伏在屋后的草丛中。

  严寒中,我们匍匐在准备好的防水塑料薄膜上,紧张的注视着外面的一切动静,如临大敌。

  不出意外的话,一场伏击战就要打响了!

  “冬瓜,你小子这回可是瞅准了吗?别他妈让老子又白瞎一回!”猪头摆弄着手中的截管猎枪,对佟海滨翻了一个白眼,怨气冲天的喷道。

  “胖哥!上次不是南楼那盏该死的破灯给搅黄的吗?怨谁呀?”佟海滨分辨道,心里觉得憋屈死了。

  “不过也是,迟不毛病早不毛病,偏偏在老子刚要下手的节骨眼里,他娘的就无缘无故的故障了!”

  “真他妈是——哑巴瞎比划,聋子尽打岔呀!”猪头没好气的说道。

  “早知道是这样,当时不如来个霸王硬上弓呢!省得今的又折腾他妈一宿。”瘦猴也来劲了,放了一个“马后炮”。

  “嘟嘟嘟”!简鹞子办公室的电话铃响了,简凡知道准是是都常伦这个老狐狸不放心,让他去殿后接应翟二虎他们。

  简凡知道都常伦前世是娘们投胎,天生一个话痨,他最怕和他说事了,那一整个铺天盖地没完没了,让人喘不过气来。

  当然,简副大队长最害怕的,还是接都大老爷的电话。

  “不管怎么样,事后你一定要到现场。……”

  “一来防止猪头他们有什么闪失,而来可以确认一下莫老更到底烧死没有嘛!”

  “……”……

  “也就是做做样子,就说是例行出警嘛!”都常伦电话那头啰里啰嗦的一口气说了一大通在简鹞子看来,全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的废话。

  这点破事,我简鹞子不是手到擒来吗?用得着这么大呼小叫,大惊小怪的吗?

  “嗯……嗯!好的好的!”谢天谢地,都爷总算吩咐完毕了。

  “这该死的老东西!成天疑神疑鬼的!”打发了都常伦,简凡立即给阿市公安局接警中心值班主任打去电话,“今晚只要是苏二屯的报警电话直接告诉我,今晚刑警队出现场,别忘了呀!”值班主任是简鹞子手里的人。

  “好的,遵命!简队!”简鹞子的走卒接到主子的指令,丝毫不敢含糊

  。

  “滴答滴答”!时针终于指到凌晨三点。

  “动手!快,上车!”猪头一身令下,两个跑腿的喽啰赶紧把一壶汽油几个用干抹布扎成的火把搬上车,几个人钻进面包车,从佟海滨家出来,拐出屯口,一溜烟径直像莫家大院急驶而去。

  隆冬的深夜,死一般沉寂,就连狗吠的声音都没有。

  面包车像一头饥饿的野狼,瞪着两眼幽幽的蓝光,一路咆哮着飞窜在黑咕隆咚的旷野上。

  还是和上次一样,面包车驶入离莫家大院约莫五百米的白桦林里,停了下来。

  佟海滨猫着腰在前面带路,猪头手握截管猎枪和瘦猴指挥着两个小喽啰,抬着一壶汽油,拎着火把不紧不慢地往莫家大院偷偷摸摸地扑去……

  白天,佟海滨仔细观察了地形,莫老更的北屋在院内,必须破门才能进入。

  北屋的正门是防盗门,根本点不着,唯一可以下手的,只有莫老更客厅的两扇窗户。

  但是靠正北后墙的那扇,窗户下面什么也没有,而且离前后左右的沙发电视相差甚远。

  别说是隔着防盗栅栏,就是空出这么一个大窟窿,一个人爬在一两米高的窗沿上,一只手也很难扔出去多远。

  只有北屋院内窗脸向南的那扇,仅有一米多高,窗户下面正好就是莫老更常常在此睡觉休息的沙发床,只需从防盗栅栏里轻轻滑动窗户玻璃,便可以将火把随心所欲的扔到客厅任何一个位置,这无疑就是最佳的着火点。

  凌乱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从我们身边咫尺以外的马路上践踏而过,大家一动不动的趴在草丛里,所有人的心都紧张得快要提到嗓子眼了……

  来到了院落的铁门前,瘦猴麻利的拨开了门锁,猪头用力托举着门把边缘慢慢推开一扇门,这样就可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