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三百六十一章 大圣慈寺(六)

(22-)
  被造神运动捧起来的罗雨虹如今有一个天大的好机会。

  只要她当众宣布:本姑娘便是龙女转世!

  那么,无论是她还是朱平槿,都会立即被狂热的信众捧上神坛!

  “这机会我用不用?如果我宣布自己是龙女转世,将来朱平槿就算想赖婚,他也过不了舆情这一关!”

  在这一刻,什么地富反坏右、什么境内外的五股势力,顿时被罗雨虹抛到了一边。

  可罗雨虹毕竟是商场上的女强人,见惯了各种欺哄讹诈的伎俩,绝不会轻易地被平白飞来的订单冲昏头脑。

  她的直觉告诉她,有些不对。证明了固然对自己的婚姻有好处,那对朱平槿的前途是好是坏呢?如果证明不是,那自己的心思岂不鸡飞蛋打?

  她强迫自己静下来,突然想明白了:

  朱平槿就是朱平槿,我罗雨虹就是罗雨虹。

  朱平槿的地位,是他的血缘决定的,是大明朝的国家制度决定的,而不是什么散财童子决定的。

  如果和尚尼姑们认可,无非为朱平槿的身上平添一圈光环;如果和尚们不认,那么朱平槿毫无损失,依然还是蜀藩的世子。但自己就不一样了。如果朱平槿被认可为散财童子,而自己不是捧珠龙女,那自己就配不上朱平槿。而殿外那些热心的女人一定会借此机会,竭力向朱平槿推荐她们自己的人选!

  总之,求证结果无论对错,求证本身这件事一定是错的!

  因此,无论现在的局面是是好是坏。众目睽睽之下,不仅自己绝对不能承认,还要代表朱平槿否认!

  罗雨虹终于搞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也想清楚了整件事情的利害关系,那么应对之策顿时出现在她的脑中。

  那就是:不承认、不否认;不鼓励、不打压;放任民间流传,不准官方宣传,即“三不”对策。

  她轻轻挺了挺胸膛,半转身躯,将那个挂在两个小尼姑臂弯上的老尼扶了起来:

  “师太,你以为本姑娘与世子天生一对,自然就是龙女转世?”

  “施主,老尼不敢妄言。蜀人都说世子是善财菩萨,既然罗姑娘也有佛缘,又与世子前世夫妻,那定然是龙女菩萨转世。”

  老尼人老体衰,气息虚弱,只能勉强听清。罗雨虹立即指定吴素琪担任翻译,将老尼的话大声传过来。于是,所有因为距离远的人,都能听清罗姑娘和清莲师太之间的对话了。

  ……

  这场轰轰烈烈的进香活动很快就结束了。所有的人都达到了目的,皆大欢喜。

  和尚尼姑们得了很多第一手的材料,足以论证罗姑娘是否是捧珠龙女转世,也可以间接判断蜀世子朱平槿是否是散财童子转世。跑不掉的还有许多布施银子;

  巴巴跟来看热闹的贵妇官眷们,得到了无数的谈资,既可以打发多余的时间,还可以发挥自己女人圈的独特优势,助自己的男人一臂之力,同时也让自己在男人身边更有竞争力;

  寺庙外小广场上的普通百姓,得到了散福的铜钱,为明年的时来运转赢了一个好彩头;

  至于罗雨虹这位当事人,强化了她现在最希望也最担心的东西:婚姻与子嗣。

  至于世子媳妇是否便是捧珠龙女转世这个核心议题,因为罗姑娘当众亲口否认,说世子就是世子,而自己就是个医家的女儿,所以无论是王府还是官府,对外都一致采纳了罗姑娘的正式说法。

  只是民间流传着这样一个传闻,世子和罗姑娘当然便是散财童子和捧珠龙女转世。他们俩为什么否认,是因为害怕引起了京师的皇帝和奸臣们的注意。如果皇帝和奸臣们联手使坏,加了明年四川的税赋,那蜀地老百姓刚好起来的生活,不是又要回到崇祯十三年老样子?

  谣传越来越广。后来便有好事者,千辛万苦收集了罗姑娘与僧众之间交谈的内容,经过精心编辑和加工,便有了如下一段话:

  比丘尼清莲问罗姑娘,是否龙女菩萨转世。

  罗姑娘摇头告比丘尼清莲:“善女人,本姑娘肉眼凡胎,不异常人。前世何人,实不自知。”

  比丘尼即从座起,合掌向罗姑娘,而作是言:“姑娘,非是菩萨转世,岂有如此无量威神之力显于前世?”

  罗姑娘告比丘尼清莲:“善女人,前世无量威神之力,自生即入梦中,不知是何缘故。或许前世修下功德,今世佛祖赐下福报;亦或许常念观世音菩萨名号,菩萨观我音声,慈悲为怀,施法于身,自是有神通如是。菩萨梦中告世子与我,你二人前世即为夫妻。涅槃之际,曾在菩萨座前发下三大誓愿。

  一愿,愿来世再为夫妻,同生共死,永不相负;

  二愿,愿大明天下太平、百姓安康、国家中兴;

  三愿,愿正法行于万物,功德满于自身。”

  比丘破山入白罗姑娘:“天下无量百千万亿众生,如六十二亿恒河沙,受尽苦恼,欲得解脱;膝下无嗣,欲得男女;身有挂念,欲求姻缘;家无余粮,欲求温饱;大明三千大千国土,满多贼寇,如罗刹鬼国。欲祈太平安康,还请仁者为芸芸众生说法,如何修下无量功德,方可解脱苦厄,入得西方。”

  罗姑娘告诸比丘、比丘尼:“善男子、善女人,若有向佛之心,自当人人成佛;广结善缘,功德圆满,便是菩萨转世;谦和守法、慈悲万物、自见内性,即是真功德。”

 
本章分 3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