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十三章 波及(完)

(19-)
同乡,再兼着姻亲的身份,平日里更是相交莫逆,若说这长沙幕府里有谁人最为了解洪承畴的话,那么黄志遴若说第二,便再没有人敢说是第一了。

相交多年,不谈当年剿灭流寇,只说是清军入关以来,洪承畴这已经是第二次出任地方了。但是,比之当年的“不招抚必不能平贼”、“不真剿必不能成真抚”,这一次再度履任,大权在握,不受掣肘,更可以随意安插亲信于地方、军中,可是洪承畴在朝中遍阅奏折、到了湖广后会见官员、体察情状,拿出来的却仅仅是“以守为战”而已。

如此保守,说到底还是今时不同往日。想当年,八旗军刚刚入关,兵锋极盛,各部绿营也都是刚刚转投清廷,自效之心迫切。而明军那边,弘光朝覆灭、潞王监国不战而降、就连鲁监国朝和隆武朝也没办法对江南造成什么威胁。

他虽然只有江南一地的权柄,而且还要受制于亲贵,更要承受着剃发令的负面影响,但是单凭着一己之力,在赴任短短两月间便先后招抚了江南宁国、徽州,江西南昌、南康、九江、瑞州、抚州、饶州、临江、吉安、广信、建昌、袁州诸府。包括大顺军的泽侯田见秀、义侯张鼐,弘光朝的河北、陕西、河南总督张缙彦,以及崇明总兵高进忠的将帅。

除此之外,于他在任期间,隆武朝兵部右侍郎兼都察院右都御史,徽、宁、池、太巡抚金声募乡兵十余万,以徽宁四塞天险,各山置十三营,守以十三副将,又以绩溪一面当冲自任守之,再派重兵扼丛山关,多次邀击清军。洪承畴命固山额真叶臣、提督张天禄、总兵卜从善、李仲兴、刘泽泳等攻之,连破十余寨,攻克绩溪,夺取徽州,俘杀金声其人。

隆武朝内阁首辅大臣黄道周北伐,为其歼灭;瑞昌王朱谊泐、总兵朱君召等合谋突袭南京,为其所破;就连郑芝龙降清,里面也不乏有洪承畴的运筹。

招抚江南短短两年,江南已经不复再有能够直接威胁到清廷统治的抵抗势力。可是这一次,他们要面对的却是盘踞云贵、拥兵十数万的秦王孙可望,两蹶名王、横行两广的西宁王李定国,现在还多了个背靠郑氏集团,惊才绝艳的巡抚陈凯,以及诸如夔东明军、粤西明军之流的各派系明军,纸面实力上比他之强不弱,早已不复为当年的那般情状了。

“亨九,你担心的是李定国和那海寇合流?”

洪承畴只一开口,黄志遴已然想明白了这其中的关窍。这,并非是他真的有什么看透人心的能力,只是这段时间下来,洪承畴的主要运筹,都是针对孙可望以及清廷控制区内部的。于李定国,是要依仗定南藩的线国安把守桂林,而广东的明军则要凭尚可喜和耿继茂的存在。现在尚耿二藩尽没,李定国和陈凯实现了合作,这在南明素来不同派系之间尽是内斗的过往之中,实在是开了一个对清廷非常不利的头,洪承畴的担忧自然也会是在这个新的突破口上。

“湖广周边的贼寇当中,孙可望的实力最强,周家铺一战后虽说是消停了些时日,但是近来似乎也有蠢蠢欲动的趋势;李定国那边,前年肇庆兵败,在桂林也无功而返,老夫倒是派人去劝说过一次,只当是聊胜于无了,结果转过年就又去了广东。”

“此二人,此前都是对朝廷威胁极大的,但也都有着不小的短板,那就是前者不擅长临阵指挥;后者没有稳固的后勤供给。孙李和,老夫不过是来待死罢了,这是硬实力上的差距,以及大势。人力再强,也抗不过大势所趋,老夫有千般手段也只会事倍功半。如今,倒是天佑大清,这二贼不和,势同水火。可偏偏出了一个陈凯……”

没有直言对错,但洪承畴的说法已经肯定了黄志遴的想法。这么多年下来,他自行亲见的,尤其是听洪承畴谈及的,明廷最大的问题就是内斗,这使得原本可以攥成拳头的五指只能各行其是,即便是对清廷真的造成了打击,也很难形成致命的杀伤。

永历六年,西南明军大反攻的时候,清军在各条战线上都是溃败的状态。如此,清廷才有了让吴三桂放弃四川、严禁尚可喜耿继茂贸贸然与李定国决战,以及派遣尼堪率领八旗军主力南下的举动。

接下来,清廷靠着明军自己出错,抗住了这一轮的猛攻。刘文秀投闲置散,孙李不和,后者远走广西,攥成的拳头就又一次恢复到了五指展开的状态。但是那一轮的打击也给予了清廷以极大的杀伤,直接导致了清廷选择极力招抚郑成功,为的就是防止在西南压力巨大的同时于东南陷入苦战,以及郑成功与进入广东的李定国的合作。

起初,执行的还算不错,可结果哪知道,那场议和从头到尾就是郑成功和陈凯在算计清廷。而更加让他们难以忍受的还是,福建一省丢了,陈凯竟然还不闲着,又跑到了广东和李定国合作,合着清廷在东南做出的应对尽数被陈凯玩弄于股掌之中。

洪承畴不是个喜欢浪费时间在唉声叹气的人物,从来不是。他相信的是出了问题,就要想办法解决,今日与黄志遴,也无非是与这个最亲信的助手的预热罢了。

“朝廷,很快就要给老夫加担子了。”

预估,却连个“可能”、“大概”、“也许”之类的词汇也没有去用
本章分 3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