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五十八章 演技

(31+)

  青河城到新塘城之间的直线距离有接近六百公里。朱鸿信开完会议后便派出了几个斥候带着写给宋向天的秘信出发了,所选路径稍微绕道于北方的金鼓县,避开蒙仓县内敌人的查探。虽然绕路,但以马匹的速度。最多三天就可以到达新塘城。
  其后三天的时间青河城内的士兵都在安静的养精蓄锐。他们知道的事情没有高层知道的多,出于对手中火枪的信任,虽然城外不远有十万大军虎视眈眈,但是这些士兵一点也不担心。所以城中士兵的精神面貌很是不错,并没有一般大战来临前的压抑和紧张。
  从第三天开始,朱鸿信便每天往白泉县和金鼓县派出一波信使,携带者紧急求援的信笺。朱鸿信交待这些信使,让他们直接走人多的大路,不需要刻意的隐蔽自己。若是被敌方哨探抓住,以保全自身为上。当然,这只是表面上的。
  实际上,在薛振南抓到几名朱鸿信派出去的信使后,不仅搜出了求援信,而且还直接从信使最终证实了求援的事情。而且每天都能抓到几个带着求援信的信使,这让薛振南很开心。因为他觉得朱鸿信已经得到蒙仓县被围的消息,现在已经沉不住气了。可能没多久就会主动出城寻求突破他的封锁。这样一来有着地利之便的自己便可以狠狠地教训一下那个带给他耻辱的小子。上次赵越一万骑兵的全军覆没,不仅仅是失去了一万精锐的骑兵,同时,也像是一个大耳刮子狠狠地抽在他的脸上。这次准备的如此充分,他必定要让朱鸿信也尝尝失败的滋味。
  事情果然如同他预想的一般,这天中午,朱鸿信带着一万多人出城了。
  虽然对自己的火枪兵有着足够的信心,但朱鸿信依然还是没有轻视任何人。现在他最大的短板就是自己的斥候放不出去,查探消息太过于缓慢,以至于特别的被动。所以他这次出城他还是带上了行动缓慢的炮营,为的就是防备突然杀出来的骑兵。好在这些火炮都是由炮架轮子的,可以用马匹拖拽,所以基本上还是可以跟上步兵的行军速度的。
  两卫一前一后,把两个炮营拱卫在最中间。一万多人也是浩浩荡荡,当然不可能瞒得过敌军。很快薛振南就得到了消息,他的八万步军早已经依托着这一带的地形布防,而一万骑兵被他放在步军后方,暂时隐蔽了起来。
  三月一日上午,朱鸿信率大军抵达薛振南阵前。派出斥候查探一圈后,得到汇报的朱鸿信一脸的黑线。地方如此多兵力,居然龟缩在此地,还组成一个如同乌龟阵一般的防御阵线。瞬间便让朱鸿信觉得有些无从下手。
  不过敌军虽然排列的非常混乱,但经过半日的打探,朱鸿信还是大致知道了敌军的部署。抓了几名舌头后同时也知道了这边的领军将领是薛振南。而在这一片浅丘地形上,薛振南依然分出了三个重点防御的地方,从南到北依次排列开来。朱鸿信没有着急上前进攻,而是命人择地扎营。他这次来并不是真的为了突破敌军,而是为了迷惑和麻痹敌军,所以没必要一上来就不要命的进攻。当然,适当的压力还是需要给敌军的。所以他决定第二天一早,便全军进攻一次敌阵,同时摸摸敌军的实力。
  第二天一早,吃完早饭,朱鸿信就命令卢青和李汉炳两人集结好各自部队。朱鸿信安排卢青作为主攻,李汉炳在后面策应。
  卢青带着六千人排着有些松散的阵型往敌军阵线冲过去,最前方的士兵突进到距离敌军只有三百米的时候便开始半蹲着瞄准射击,不过三百米的距离上,很多子弹都打空了,但依然有几十个倒霉鬼被击中。见识了火枪的威力后,正面阵线上的敌人纷纷寻找可以隐蔽的地方,一时间火枪的命中率再次下降。只是随着双方之间距离不断的拉近,命中率又逐渐的提高起来。
  此时的薛振南感觉特别的难受,因为弓箭的最大射程也只有两百米左右,而有效射程更是只有一百二十米,更何况,弓箭手在前线很大程度上也是被敌方的火力给压制的抬不起头来。
  考虑了会,他觉得不能这样完全被动挨打,于是招来传令兵,让侧翼出动五千步兵,威胁敌军侧翼。然而这五千人刚刚出发,对面后方也出来了一队大约两千人的士兵,很快双方的前锋便靠近了,在火枪的射程优势下,这五千原本是准备威胁卢青侧翼的士兵,顿时便直面的弹雨的洗礼之下,损失几百人后不得不重新退了回来。
  后面薛振南看的睚眦欲裂,虽然他们设计了这样一个引蛇出洞的计划,还在这里依托地形建立防御。但他们没有预料到的是朱鸿信的火枪兵攻击能力这么强悍。短短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他这边的死伤已经接近一千人了。
  薛振南见到自己阵线前方很多人都是因为没有寻找到可以隐蔽的东西,而被一些流弹所击中。忽然变灵光一闪,他招来自己的手下,然后让其安排人去砍伐树木,建造厚重的盾牌。不得不说,薛振南这个办法的确不错,若是他的对手只是一群普通的火枪兵,说不定还真的可以克制。不过,朱鸿信手下现在可不是普通的火枪兵了。当然,这只是后话。
  卢青在带着人突进到一百米的时候。便开始受到敌方弓箭手的零星袭击,而继续靠近的话很有可能被敌人发动冲锋,从而冲散自己的阵型,所以卢青便停下来没有继续前进,只是靠火枪弹雨远程的杀伤敌军。虽然效率不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