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五十四章 心中的净土

(31+)

  朱鸿信不由得一脸黑线的对苏学民说道:“苏院长,你这作息学生一天就学习六个小时不到的时间,这也太轻松了吧。早上太晚。晚上太早。”
  苏学民见朱鸿信一脸不满的样子,顿时就有些慌了,他连忙说道:“是是是,那依大人之见,应当如何安排?”
  朱鸿信想起地球上高中的作息时间,不由得对苏学民鄙视了一下,想了想然后说道:“早上六点起床,六点半做早操,起点吃早餐。八点开始上课,上午四堂课,每堂课四十分钟,中间休息二十分钟,中午12点下课吃午饭。下午2点上课,下午同样是四堂课。6点下课吃晚饭。同时每周只有上六天课,只有一天时间可以休息。如此,你听明白了吗?”
  “回大人,在下听明白了,只是这样的话学生会不会有怨言?”苏学民小心的问道。
  朱鸿信皱着眉头说道:“这些你不用管,反正有制定好的规章制度放在那里,完不成学业的需要重修。再说了,我花这么多钱培养这些学生,对他们可是寄予厚望的,若是这点苦都吃不了,那也没必要留在这里占着别人的位置。”
  “是,大人所言甚是,在下马上让人去更改。”苏学民点头说道。
  ……
  五万漳州的骑兵到达丹靖府的时候,唐敬言上奏的奏折,也摆在了太子楼泓玳的桌上。
  唐敬言的奏折先是把丹靖府一万骑兵全军覆没的事情详细的交代了一下,然后便是写的自己已经派出去五万骑兵,支援丹靖府的平叛工作,最后,唐敬言还附上了自己的看法。
  “以两千火枪之威力,我一万骑兵竟不能近其身,足见装备精良火枪的军队的确是未来发展之主流,如今我大夏国虽无外患,但各地起义频频,以下官之见,应当重启火器研究计划。”
  放下手中的奏折,楼泓玳久久没有其他的动作。他沉默的坐在椅子上,似乎在考虑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重启火器的研究计划,势必会逐渐壮大新学党的势力。而这是守旧党不可能容忍的,守旧党别看好像一直不显山不露水,但实际上,他们的势力即便是他父皇也得忌惮三分。
  守旧党中的中流砥柱便是遍布整个大夏国的地主阶层。这些地主拥有大量的粮食和金钱,同时他们还蓄养着数量可观的家丁。一旦触动到他们的利益,很可能产生一些不可预见的后果,可能,连他这个太子都承担不起。
  只是如今他父皇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他在这个太子位置上恐怕最低还得坐上十年。所以大夏国西部的安宁对他来说非常重要。
  不过,且不说他自己本来就是站在守旧党这一边的,即便不是,不到万不得已的地步,他也是不会重用新学党去重启火器研究计划的。
  况且,此时的情况并没有走到那一步,现在的这些起义还威胁不到他。便是如今烽火最盛的丹靖府,在他看来,有了这五万骑兵的支援,也不过是弹指间即可平定。想到这里,他拿起毛笔在奏折上写了四个字:留中待发。
  把这本奏折放到一边后,楼泓玳又想起现在应该已经到达丹靖府的九妹。
  当初他父皇还没继承皇位,而他也还不是太子的时候。他对这个小他十岁的妹妹,的确是非常喜欢。只是后来,皇爷爷驾崩后,他父皇便带着一家人前往帝都接任皇位。
  帝都到陪都距离遥远,单单是直线距离就超过七千公里,当然,如果是走陆路的话,距离甚至超过了九千公里。
  不过幸好的是,陪都和帝都都位于大夏国南方,而且都靠海很近。陪都风阳城沿着漳水往下只有一百多公里便是大海。而帝都沿着铁江往下大概八百公里也是大海。
  所以帝都和陪都之间的联系,基本都是通过海船达成的,一般顺风的时候二十多天便可以从陪都到达帝都。所以两都之间看似遥远,实际上联系还是非常紧密的。而且来往东西两都的商船也非常的多,这条连通大夏国两个最重要城池的航线,被称为大夏国的“黄金水道”。
  这样的速度只是普通的靠风力航行的船只速度。然而,楼泓玳知道,新学党在十多年前就已经研究出来的蒸汽楼船,速度之快,甚至能在十五天之内便从陪都到达帝都。那时候,才十多岁的他得知这个消息也是被新学党无穷的创造力所折服。
  楼泓玳坐在装饰华丽的椅子上甩了甩脑袋,制止了大脑里面这些空洞的回想。
  他重新考虑起楼兰的事情来。虽说当年他很疼爱这个九妹,只是时移世易,如今的他,却是暗自提防起这个自己当初最疼爱的九妹了。
  一切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个九妹的亲哥哥,便是他的十三弟,十三皇子。
  他的这个十三弟,从小便聪敏过人,对于新奇的事物接受的很快,加上大夏国新学党的大部分势力都聚集在帝都。所以在这些年长期的潜移默化中,他的十三弟楼泓毅成了新学党的坚定支持者。而且父皇也对楼泓毅青睐有加,加上新学党的鼎力支持,楼泓玳已经逐渐感觉到了一些威胁。
  大夏国一直是实行的嫡长子承位制,皇位一般是由正妻长子所继承,但其中也有例外,比如上一任皇帝,他的黄爷爷,便是以武力从自己的侄儿手中夺得了天下。除了武力夺位,废长立幼的事情也时有发生。所以楼泓玳现在的太子之位已经出现松动的痕迹了。
  而这次楼兰的到来,更是给他敲响了警钟。他一开始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