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二十五章 韩中泽的失落

(31+)

  朱鸿信一直站在医馆门口,秋夜的空气中透着寒冷,以及压抑。
  大约一个多小时后,医馆里面出来一个小厮,告诉他伤口已经处理好了。
  朱鸿信快步走进去,在里面一间屋子的床上看到卧在床上的乔璇,一边的那个白胡子大夫正在水盆里洗手。
  朱鸿信仔细看了看乔璇,见她呼吸沉稳均匀,心中稍稍的松了口气。转头对那个大夫说道:“多谢先生,还没请教先生尊姓大名。”
  那大夫摸着胡子微笑着说道:“大人不用客气,小老儿姓高。”
  朱鸿信立即说道:“原来是高大夫,请问她伤势如何?多久能复原?可有后遗症?”
  高大夫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虽然伤势并不重,不过终究刺破了肺叶,下地行走大约十天便可,但痊愈得最低得两个月,后遗症嘛倒是没有,只是不能再做一些剧烈的活动了。”
  朱鸿信闻言舒了一口气,对着高大夫抱拳行了一礼,“多谢高大夫了,我知晓了。”
  待高大夫回去睡觉后,朱鸿信来到外面,让廉峰留下一个排警戒,其他人回去睡觉。然后又来到乔璇的床边,他搬了个凳子坐在床边。
  看着乔璇苍白的脸颊,眉头不时的还微微皱起,朱鸿信心疼不已。抓起乔璇放在床沿的左手,双手捧在手心,朱鸿信喃喃自语的说道:“璇妹,不管是谁,既然敢伤害你,我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
  朱鸿信回想起来到这个世界做的事情,无论是对地主,还是对敌人,自己都太仁慈了。以至于现在竟然有人敢在自己的地盘公然出手刺杀于他。这个世界的敌人,不配拥有他的仁慈。
  想着想着忙碌一天的朱鸿信终于迷迷糊糊的倒在床边睡了过去。
  天上的月亮不时的穿过一片片乌云,月光洒落在大地,银辉万里。
  这个夜晚注定不会平静。城内军营临时设置的牢房里,一声声的惨叫声让人浑身发冷。
  第二天早上。
  朱鸿信感觉脸上有什么东西在爬,睁开眼,见是乔璇用手在抚摸着自己的脸,不由得高兴起来,他抓住乔璇的那只手有些担心的问道:“璇妹,你醒了,感觉怎么样?疼吗?”
  乔璇吃力的微微摇了摇头,想张口说话却牵动了伤口,顿时疼的哼了一声。
  朱鸿信赶紧说道:“璇妹,你先不要说话,好好休息。”
  这时候高大夫也进来了,看到乔璇醒过来也是微微点了点头,拿出一张纸对着朱鸿信说道:“这是我早上写的药方,每天早晚各服一次,连续十天就好了。”
  朱鸿信连忙伸手接过药方,“多谢高大夫。”说着又看向乔璇,“璇妹,你安心养伤,我去给你抓药。”
  见乔璇微微点头,朱鸿信快步走出了医馆。
  此时廉峰已经在门外等候很久了。见朱鸿信出来便立即迎了上去。
  “查出是谁了吗?”
  “大人,据他们交代,背后是清河县县城里一个大地主,名叫张兆英。而他们本来是牢里的囚犯,被张兆英从牢房带出来,还给他们训练了几天。这些囚犯的家人全部被监视起来,然后让他们来刺杀大人。”
  朱鸿信“咦”了一声,“这张兆英有这么大能耐,可以把人直接从牢房带出来?”
  “大人,那清河县县令名叫张兆景。”
  “哦?那如此看来,这县令也脱不了干系。”
  朱鸿信心里大致有了一些猜测。肯定是自己这边清理的地主里面有和张兆英关系不错的,那人的死忠前去请张兆英帮忙。同时张兆英也怕朱鸿信有朝一日打进清河县,然后把他也抄家了。所以他就联合县令张兆景,在牢房里面挑了十几个人来刺杀自己。只是自己没事,却是让乔璇受伤了。
  想到这里,朱鸿信眉宇间射出一抹凶光,“廉峰,你让人去军营,让他们加强训练,十日后我要在城外集合阅兵。”
  “是,大人。”
  “对了,让人按这药方把药抓来。”
  “是,大人。”
  这是不远处陈庆年正匆匆的往这边走过来,朱鸿信有些好奇这时候他找自己有什么事。
  待走到跟前后,陈庆年见朱鸿信脸色还可以,便开口问到:“大人,乔姑娘可还好?”
  “已经无碍了,修养一段时间便可。”
  陈庆年舒了口气,“如此就好。”他顿了顿又说到:“大人,昨天宋向天派人过来了。”
  朱鸿信眉头一挑,有些不悦的说到:“这时候他派人来干什么?”
  “大人,那人说是‘议和’。”
  朱鸿信心中怒火难平,“我没空去见他们,告诉他,要么投降于我们,要么等我们大军来攻城。”
  陈庆年见朱鸿信说的斩钉截铁,便不再反驳,只是答应了一声便回去了。
  朱鸿信在外面呆了一会,等去抓药的警卫回来后,便带着药包回到了医馆里面。把药递给一名煎药的小厮后,朱鸿信重新坐在乔璇的床边。看着乔璇苍白的脸上浮现的细密的汗珠。朱鸿信不禁心如刀绞。
  不谈这具身体的前主人对乔璇是怎么样的感觉。就说朱鸿信从地球来到这里后第一个让他觉得感动的,就是乔璇。平日里乔璇对他总是信任无比,多日来的相处,朱鸿信早已经被她简单的温柔所感动。他喜欢这样无忧无虑、心思单纯的女孩儿,可是她如今却承受着本应该在自己身上的痛。朱鸿信觉得对她越发的愧疚起来。
  朱鸿信把温度刚好的药汁给乔璇喂了下去,然后又扶着她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