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七章 匪首宋向天

(31+)

  “另外,王叔继续组织人手去周边村庄接收流民。可以去远一点的村。我的要求只有一个,保证每天最低一百人。”
  “是,大人。”在朱鸿信的要求下,他们五人都不在叫朱鸿信少主,而是和其他人一样,改称大人。
  王良平顿了顿又说道:“大人,这样招收过来的流民都是老弱居多。现在我们这里是以农庄为名义建立的基地,为何不以组建农庄护卫队的名义,直接去用银子招募青壮呢?”
  朱鸿信一拍脑门,“对呀,现在应该用尽一切办法快速发展,度过前期这段虚弱期。”
  “王叔说得对,这样吧,去周边村庄招募青壮的事就由你来安排。月钱按二两银子来算。”
  “是,大人。”
  “陈庆年,把基地周围的土地规划一下,组织流民修建水渠。然后划分土地给这些流民。”
  想起这几天在基地周围鬼鬼祟祟打探消息的人,朱鸿信对秦瑞说道:“秦瑞,你等会出去,周围有几个鬼鬼祟祟的人,一看就不怀好意,你带人抓几个回来问问是哪家势力。”
  “是,大人。”秦瑞站起身躬身领命。
  “好了,大家各自去忙吧。”
  等他们都出去后,朱鸿信才摇头苦笑了下。他是从地球那种太平盛世的环境下成长起来的,所以做事总有些瞻前顾后、畏首畏尾。今天王良平的话让他悚然一惊,这不是以前地球那种法制健全、家家奔小康的和谐社会了。在这里只有掌握在手中的实力才是最重要的。所以他得改变思维,不能让以前的思维束缚住自己。
  ……
  蒙仓县县城,一座三进三出的院子里,最里面那间正房。
  此时房间里面有十多个人,其中一个浓眉大眼的中年汉子坐在上首,其他人依次坐在下面左右两边。正是不久才攻下县城的匪军头脑。
  上首这人名叫宋向天,早年也是因为饥荒落草成寇,随后逐渐做大,成为了贼寇的首领。
  这次他看到又是灾年,流民四起,就想趁机攻占县城。蒙仓山虽好,却是深山老林,呆久了是个人都不觉得舒服。所以他让手下四处蛊惑流民,纠集了两千多人,在县城里应外合之下霸占了县城。县令县丞一众官员都做了刀下亡魂。
  要说也是他们该死,诺大一个蒙仓县,总人口大约五十多万,县城里面应该仓存粮不少,每天稀粥足够灾民度过这段青黄不接的时候。可谁知道县令居然没有开仓放粮,弄的百姓怨声载道。也难怪攻城的时候县城两个千户所只是象征性的抵抗了一会儿就开城投降了。
  宋向天此时正在听一个探子禀报消息。
  “老大,青河县那边和我们这里情况差不多,那边比蒙仓县大很多,灾民更是不计其数。只是因为没有领头的,所以他们现在都还是一盘散沙。”
  宋向天有些不喜别人叫他老大,感觉像是要做一辈子土匪似的。
  “以后不要叫我老大,叫我大王,我们从蒙仓县起家,以后我就是蒙仓王!”
  下面众人急忙称是。
  “嗯,”宋向天点了点头,看着左下第一个文士摸样的中年人说道:“韩军师,此时进攻青河县可行吗?”
  被问话的是宋向天的心腹,名叫韩中泽,他看过不少兵书,腹中颇有文墨。他清了清嗓子说道:“大王当缓图之。”
  宋向天疑惑的说道:“这是为何?我们现在三千多条汉子,正是兵强马壮的时候。”
  韩中泽笑着说道:“大王,青河县不同于蒙仓县,青河县面积是蒙仓县三倍多,总人口更是超过两百万。其县城外驻扎有五千军队。不是蒙仓县可比的。而且青河县靠近丹靖府府城,如果我们攻打青河县,府城那边肯定会派大军前来围剿。”
  宋向天摸了摸下巴短粗的胡须,“有道理,那你说我们接下来应当如何?”
  韩中泽也不卖关子,直接说道:“接下来我们可以做两件事。一是往青河县那边派人蛊惑流民。二是整训军队,往东攻打新塘县。新塘县面积和蒙仓县差不多。人口大致六十多万,驻军三千上下。重要的是新塘县灾情比我们蒙仓县要厉害的多,虽说县令开仓放粮,可面对这么多灾民也是无济于事。”
  宋向天闻言大喜:“军师就是军师,分析起来头头是道。好,即日起便整军备战,三日后起兵两千,攻打新塘县。”
  宋向天又对右边坐着的第一个人说道:“文杰,这几日让你查抄城里那些豪奢富商,现在怎么样了?”
  唤作文杰的这个人是宋向天的儿子,年方二十。他笑哈哈的答道:“爹,这几日一共查抄了二十一家,共计白银十三万两,另抄得粮食两万余石。”
  “哼,这些狗屁富商和那些狗官都是一丘之貉。宁愿粮食烂在仓库也不愿意拿出来赈灾。”宋向天对这种人丝毫不留情。“那些跟着我们的流民每天发放一些稀粥,让他们熬过过段时间。编入军队的军士都发放三个月饷银。”
  “是,爹。”
  这时外面跑进来一个斥候,单膝跪下大声禀报到:
  “报~报告大王,青河县那边有消息传回来,说是在青鹿村顺着青河往下不远处有一处大农庄,里面有大量农户。而且每天都有大量的粮食运过去。”
  宋向天眉毛一挑,看向韩中泽,嘴上说道:“嗯,知道了,你下去吧。”
  “是,小的告退。”
  “到嘴的肉岂有不吃的道理?袁谆,明天你领三百兵马,去把这里给我收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