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一章 幸还是不幸

(31+)

  朱鸿信独自坐在一块大石头上发呆,手还在不断的揉捏着脚踝。
  他记得自己才刚刚安排好手头的工作,因为连续加班了一个多星期,累得头晕脑胀,就趴在桌子上准备悄悄休息一会儿。
  只是,为什么一觉醒来自己就来到了这么个破地方?朱鸿信一眼望去,只见四周都是茂密的树林,而且很多他都不知道是什么树。摇了摇发晕的脑袋,转过头的时候忽然看到地上有一个破旧的背篓,四周还散落着一些药材。
  看到那一地的草药,朱鸿信忽然脑袋一痛,一股不属于他的庞大记忆涌入他的脑海,让朱鸿信疼的直冒冷汗。
  好一会儿后,这些记忆似乎和朱鸿信融为了一体。他紧皱着眉头,有些不可思议的喃喃自语道:“真是太神奇了,没想到这世上真的有穿越这种事情,更神奇的是这件事居然被我碰上了。”
  朱鸿信伸出双手左看右看,发现的确已经不是以前自己的手了,不免有些唏嘘。不过他从小就是孤儿,一辈子活到现在也没有一个有血缘关系的亲人,穿越了也不会觉得留恋。
  只是从刚刚获取的记忆中,朱鸿信知道这个身体的主人名字也叫朱鸿信,而他的母亲燕氏此时已经病入膏肓。朱鸿信此行便是来深山采集草药,给他娘治病的。
  “倒是一个有孝心的人,虽然我不是你,但是既然借用了你的身体,那她便也是我的母亲。”朱鸿信叹了口气。
  摸着有些肿胀的脚踝,朱鸿信有些无语,记忆中这人已经在深山四处采集药材整整三天了,而路过这里的时候,不慎踩在一块石头上扭伤了脚,惊惧之下才让朱鸿信穿越而来的灵魂趁虚而入。
  想起那个燕娘的病情,朱鸿信也不敢在继续耽误,他收拾好一地的草药,背着竹篓便一瘸一拐的往记忆中回村的路线走去。
  一路上他不断地整理着两世的记忆。他发现这里并不是地球,因为他不知道地球上有那个王朝能够如同这里的大夏国一样,前后延绵一千三百多年。
  同时他也知道他居住的地方,名叫青鹿村,是大夏国漳州丹靖府清河县下面的一个普普通通的小村落。而据他所知,这样的村落清河县内有好几百个。
  朱鸿信皱着眉头仔细查看着这一世的记忆,因为他回村后就要面对一些熟悉他的人,他可不想露馅。
  这个世界的朱鸿信同样悲惨,从小他就只有娘没有爹,甚至从来都没有听他娘说起过这个人。不过庆幸的是他娘对他非常好,不仅让他吃饱穿暖,还从小教他识文断字。
  同村的还有几个三十多岁的青年壮汉也对他们母子很好,经常去山里打些野味带给他们,平时还总是来帮着做些农活。
  而他的邻居乔家也对他们有过颇多的照顾。想到这里,朱鸿信不由得有些奇怪起来。按理说他和他娘孤儿寡母,不被人欺负就算不错了,可偏偏还有这么多好心人帮助他们。还不是一次两次,而是他整个记忆中都在经常帮助他。朱鸿信不禁皱眉,暗道里面肯定有问题。
  想到这里,朱鸿信不禁略微加快了步伐。还好他的脚扭伤的并不严重,只是当时有些疼痛而已。
  此时的天气似乎是夏季额时候,头顶烈日炎炎。朱鸿信顶着毒日走了大半天,终于在天快黑的时候走出了这片山林。
  刚走出山林,视线便看到不远处山脚下一座颇大的村落。
  他家就在村落边缘,从这里正好可以看的见。只是,此时他家灯火通明,院子里站满了人。
  他心里咯噔一下,暗叫不好,可能回来晚了。于是立马快步往家里走去。
  来到门口,见到平日对他很是照顾的王叔。而他也看到了朱鸿信,便急忙走到朱鸿信跟前,他眼圈泛红,哑着嗓子对朱鸿信说道:“小信,你娘,她走了。”
  朱鸿信闻言心中一颤,虽然他的灵魂来自地球,可他同时也继承了这个身体原主人的记忆。两世的记忆交流融合,听到这个消息,朱鸿信也不禁悲从中来。
  他挤开人群来到屋子里面,一方漆黑的棺木横放在中间。他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心里不住的埋怨自己,没有见到娘最后一面。伸手抚摸着棺木,朱鸿信想起记忆中燕娘教他写字,给他缝补衣裳,为他被欺负而独自去找同村的人理论。
  曾经的一幕幕涌上心头,朱鸿信仿佛真正的变成这个世界的朱鸿信,心中的悲伤无以复加。
  王良平走进来,看着朱鸿信跪坐在灵堂前痛哭不已,不由地上前安慰道:“鸿信,人的生死各有天命。节哀吧,我们先把燕娘的后事操办好。”
  朱鸿信双腿微微颤动的站起身来,双眼注视着棺木,视线仿佛穿越了时空。隔了好一会儿,他才转身说道:“好。”
  在王叔和其他几个人的帮助下,朱鸿信持办好了燕娘的一切身后事。七天后,朱鸿信在村外不远处一个山坡上,将燕娘入土为安。这里视线广阔,可以直接看到他位于村边的家。
  墓碑前,王良平拿出一封信递给朱鸿信,“这是燕娘让我转交给你的,说是等她死后,再拿给你看。现在燕娘已经入土为安,这封信便交给你了。”
  朱鸿信跪在墓碑前,疑惑的接过信打开看起来:
  “信儿,想必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魂归故里了。离开故土十五年,终于可以回到家乡了。”
  “不用觉得奇怪,让我慢慢告诉你。十五年前,你的父亲朱广德,在陪都凤阳担任小朝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