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三百二十三章 鬼迷拳

(30+)
  “好了好了,这已经是第八杯了!不要再喝了。”冉柒琪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便将柴毅手中的酒杯给夺了过来。

  柴毅将酒杯一把夺了过来,道:“放手!我自有分寸!不用你管!满上!陆彩也满上!”

  陆彩苦笑道:“易捕头,我不会喝酒啊!”这践行倒是像是给柴毅践行似的,整的陆彩这会子他一句话也没有插上,都是柴毅在这儿不停的喝了。

  “一杯,就一杯,也不枉咱俩相识一场……干啦!”说罢,柴毅便一饮而尽,“这人呐,还真是各有各命,有那命好的,一生下来,家里就把他的一切都准备好了,就等他来学!”

  “那也未必能学得好,给家里丢脸的大有人在!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路,路就应该由自己去选,所以你也别伤心了,陆彩既然选择了这条路,那就让他走下去吧!”冉柒琪面带微笑说道。

  “咳……你们聊,我去先把衣裳晾了去。”欣欣然看了冉柒琪一眼便下去了。

  柴毅点了点头道:“你说的对啊!路是自己选的,也是自己走的。只有自己决定走的路才是该走的路。”

  “可有时未必会选对路。还是要反复斟酌的。”冉柒琪笑了笑道。

  “咳……我把回锅肉回个锅去!”注意到冉柒琪的目光,鬼叔也下去了。

  “可既然选择了,那就没有回头的余地了。”柴毅看了陆彩一眼,又说道。

  “可选的路不一定是对的,如果能够回头还是能够再去走正确的路的。”冉柒琪摊了摊手说道,“那样的不是一抓一大把吗?”

  “是啊!”柴毅不断点头,“就是这么回事。陆彩你可明白?”

  “明白!”陆彩不停点头,没人知道他究竟有没有听明白。

  “咳……我把下午的帐清了去。”说罢,冉泰也去了。

  柴毅将酒又是一饮而尽,道:“陆彩啊,你真的想好了吗?路一旦选了可就没办法回头了,唉!你心意已决了,我也不知道该再说些什么,这都是命,你也别怪我数落你,我只是想让你变优秀!优秀懂不懂?”

  “懂!”陆彩点了点头,将酒也一饮而尽。

  “啥都不说了,干啦!”两人再次干杯,柴毅忽然又道:“来!把你那琐呐拿出来,给我吹一曲。我怕以后没机会听了。”

  陆彩将眼泪擦干,拿出腰间的琐呐,吹起来,曲调非常忧伤。看似触不可及,实则却遥远相望,看似近在咫尺,却远在天涯,唢呐,一个远古而悠久的乐器,流传至今。在早些年,用做于婚丧嫁娶。慢慢的在有的地区,演变为,丧礼乐器。看着陆彩随着曲子而变化,一会神彩飞扬,一会低头哀思。

  唢呐哀嚎的声响,响彻柴毅的脑海,柴毅压抑不住情怀,大声嚷道:“别吹了,听着跟送葬似的,换个欢快点的!”

  陆彩寻思了一会儿,正准备再吹。这时只听外面传来黑头的声音,“快来人呐,救命啊,有人抢劫啦……”

  “这年头居然连乞丐都抢!真是太不像话了!”柴毅大喝一声,“陆彩!走!咱俩一起去看看!”

  “可是我......”陆彩犹豫。

  柴毅声色严峻道:“你现在还是一名捕快!快点儿!别啰嗦了,不然抢劫的就走远了!”

  “好!”

  柴毅和陆彩奔出门去,众人跟出去,扒着门往外看。柴毅和陆彩出门,脚步虚浮,头重脚轻。正见一个蒙面黑衣人,欲抢黑头手中的饭碗。

  “刀下……留人!”柴毅大喝一声,

  “嗯?”陆彩一愣,苦笑不已,“易捕头,人家没拿刀!你看错了。”

  “是吗?”柴毅微微一愣,往前走了两步,眯着眼瞧,“那他手里拿的是啥啊?”

  黑头嚷道:“是我的饭碗,什么眼神啊你?‘’

  “我不许你说易捕头!易捕头是一名真正的捕头!‘’陆彩可是将柴毅当做心中的偶像的,他怎么会允许别人玷污他的偶像?那是不存在的。

  “我来!‘’陆彩一把将柴毅推开,大喝道:“那小子,你为什么要抢他的饭碗?”

  黑衣人冷笑道:“他除了这个破碗,还有什么呀?不抢饭碗你告诉我抢什么?”黑衣人声音有些沙哑。

  “那倒也是……那你为什么光抢他呀?他一个乞丐就剩下一个破饭碗了,你抢他的干什么?”陆彩愣了愣问道。

  黑衣人继续冷笑道:“这个点,街上还有别人吗?不抢他的抢谁的啊?”

  “那倒也是!”陆彩点了点头,

  “是个屁!我们不是人啊?”柴毅拍了陆彩脑袋一下,“什么脑子?”

  陆彩反应过来,喝道:“嘿!对啊!我们不是人啊?”

  黑衣人淡然道:“如果没别的事,请别耽误我的工作,谢谢!”

  “哈哈哈!”陆彩顿时大笑起来,道:“你知道我们是谁吗?真是胆子不小啊!”

  黑衣人昂着头,不屑的道:“我管你们是谁?有事儿说事儿,没事一边呆着去!别耽误小爷办正经事!”

  “哇呀呀!”陆彩大怒,借着酒劲拔出腰间佩刀,对着黑衣人就冲了过去,一阵乱劈乱砍,乱挥一气。吓得黑衣人不停的躲闪,“好家伙!”

  “我们是保护一方!惩恶扬善、惩强扶弱......还有什么?”

  “匡扶正义!”柴毅接话道。

  “对!匡扶正义的捕快陆彩!”陆彩看向柴毅。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