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二十五章 我京极家,上面有人!

(19-)
朽木谷。

位于高岛郡西部,四面环山,是一处极为易守难攻之地。但凡有敌来犯,只需要将进出山谷的山道封死,就算是来了几万大军也只能望洋兴叹。

统治朽木谷的便是高岛七头之一的朽木家。

望着身边熟悉的景物,走在这条不知道走了多少次的山道上,朽木高纲的心情十分复杂。

有朽木高纲带路,京极高政等人很轻易的便来到了朽木谷的谷口。

“站住!”

“你们是什么人?”

谷口有一座哨卡,主要是负责谷内的警戒以及征收过往游商的过路费。

“瞎了眼吗,竟敢拦住吾等的去路?”京极高政还未话,跟在京极高政身侧的畑山朝信便怒了。玛德几个足轻居然敢拦路,身为武士简直不能忍!

“哪里来的破落武士,竟敢在此放肆?”

谁料畑山朝信面前的几名足轻不但没有被吓住,反而还挺起长枪毫无畏惧之色。

畑山朝信气得直打哆嗦,太尼玛嚣张了。当即便要拔刀,好在一旁的朽木高纲眼疾手快,连忙将畑山朝信拉了过来,“内藏助,这些不是朽木家的足轻,是将军大人的卫队!”

“嗯?”

畑山朝信狐疑的打量了一下眼前的足轻,果然现了不同寻常的地方。

先这些足轻装备精良,个个身穿胴丸头戴阵笠,为的那名武士打扮的男子身上穿着的具足居然比京极高政战时穿的都还豪华。

更重要的是,足轻背后靠旗上的家纹也不是朽木氏的隅立四目结,而是二引两!

结合朽木高纲的话不难看出,这确实是足利家的兵势。如今征夷大将军足利义晴避难(被放逐)朽木谷的事情可谓是天下皆知。

即是足利家的兵势,畑山朝信也哑了火。

“在下足利家臣蜷川新右卫门尉,尔等乃是何人?”一名武士从足轻后面走了出来,来到京极高政等人身前站定之后大声问道。

看着武士身上豪华的具足,京极高政只能暗叹一声奢侈,然后刚准备开口,只见身前的蜷川新右卫门尉便直接摆了摆手“不必说了,你们想必乃是这近江的武士吧?”

“你们之前已经来了很多人了,不是求取官途便是向拜领将军大人的偏讳!”

“呐,这是价位图,你们自己选,选好了告诉我,我自去禀告将军大人。至于将军大人愿不愿意见你们,那就不知道了!”蜷川新右卫门尉挖了挖鼻孔,一脸不屑的说道。

京极高政突然被说蒙了,接过蜷川新右卫门尉递过来的纸条看了看,瞬间傻了眼。

只见上面将各种官位明码标价,上到从五位下到不入流,有钱就卖。京极高政仔细看了看,原来自己从六位的左京进之职找足利义晴买的话,特么居然要5oo贯!

见京极高政拿着纸条一言不,蜷川新右卫门尉以为京极高政嫌贵,于是连忙凑上前小声的说道“这可是行情价,已经很便宜了。”

“你看这个正七位下的左兵卫大尉如何?要价三百贯,你若给我十贯钱作为见礼,在下保你2oo贯便能得偿所愿如何?”

见京极高政还是无动于衷,蜷川新右卫门尉又继续忽悠道“今天你运气好,是我蜷川新右卫门尉当值。平时都是吉良上总介当值,那厮才叫黑。不但要价高,而且纸条上的价格分文不少!”

“阁下恐怕误会了,在下此来乃是求见朽木氏当主朽木民部少辅的!”京极高政以一副看智障的眼神看着蜷川新右卫门尉,心里暗骂黑心。

玛德,这些人不知道坑了多少乡巴佬,当老子不知道行家?

我京极家,上面有人!

事实上,这些足利义晴的家臣们跟着足利义晴逃难,生活非常清苦。仅有的念想便是忽悠一下这些来自近江周边的乡巴佬们买官,不但要价黑而且还收好处费,反正这些乡巴佬人傻钱多,能坑一个是一个。

卖官并非只是公卿的专利,有时候幕府也会客串一下。虽然幕府不能任命官职,但是征夷大将军代为奏请,效果跟那些公卿奏请是差不多的。

而且足利义晴还有一个连朝廷和公卿都没有的“垄断产品”,那就是足利义晴的偏讳

“原来是找朽木民部的,报上你们的名讳,在下可以代为通报!”见京极高政不是来买官的,蜷川新右卫门尉一下子没了之前的热情。

“在下近江京极氏京极武藏守之子,京极左京进高政,特来拜会朽木民部少辅!”

“京极左京进?”

“是那个是那个被称之为夜叉三郎的京极左京进吗?”蜷川新右卫门尉突然惊讶的说道。

京极高政点了点头,“正是在下!”

“哎呀呀,原来是京极左京进殿!刚才多有失礼,在下蜷川家新右卫门尉亲俊,仰慕左京进殿多时也!”

蜷川亲俊?

蜷川家现任当主?

后来足利义辉时期幕府的政所代?

居然在这里看大门?

京极高政简直惊呆了,虽然知道幕府这俩年混得惨,但没想到惨到这种地步。

随便说一下,蜷川亲俊的妹妹是斋藤利三的母亲,而斋藤利三有个女儿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