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二十三章 马什么梅?

(19-)
近江,高岛郡。

京极高政从新庄城上岸之后并没有直接回长法寺馆,而是一路向东来到了高岛郡东北部的山崎山。

此前京极高政下令在此处修建一座城砦,用以扼守高岛郡通往浅井郡的山道,防备浅井家的攻击。不过随后便发生了六角家攻打浅井家的事情,所以浅井家短时间内自然是无法出兵高岛郡了。

从山崎山南部走上山道,饶了一圈之后京极高政一行来到了山崎山的北面,这里便是筑城之地。

一抬头,京极高政便看到了山崎山北麓已经有一座城砦的主体框架了。远远看去像是一个土包,走近了看却是新城的土壘(lei)。

事实上,战国时代前期的城池,基本上是不存在“石垣”这种说法的。一般的城池墙体都是用土夯实,称之为“壘”(壘通垒字)。

这便是城墙的主体,而为了给城墙加高和增加防御力,筑城者会在壘上竖立一排木桩,并将木桩连接起来,称之为“栅”。

栅的构造一般是每根木桩之间有四根横木和五根立木。

光有栅还不够,因为栅虽然能够拦截企图爬墙的足轻,但是缺不利于防御,因为容易受到城外敌军弓箭手的攻击。

于是除了栅之外,还有一种称之为“塀”的防御措施。

塀是用土木混合修建的一排墙体,即是所谓的“狭间”。与塀上设置几个洞,能够使得守军通过这个洞来射击和投掷石块,达到阻扰敌军攀爬土垒的作用。

这才是这个时代城砦的城墙的正确体现方式。

使用石垣这种构造的城池是从十六世纪开始的,大规模出现则是在安土城修建之后。而战国时代前中期的城池绝大部分都是公元十三、十四、十五世纪的产物,所以根本不存在石垣这种说法。

来到新城之外,周围尚有数百名民夫正在忙碌。京极高政扫了一眼并没有发现笠原清纲的身影,于是便随手拉过一名低着头打着木桩的民夫,“普请奉行何在?”

“什么奉行?”被京极高政拽着的民夫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

“普请奉行!”

“普请什么?”

nmlgb!

啪!

京极高政上去就是一耳光,你以为老子再问马冬梅啊。

“吾再给你一次组织语言的机会,负责修筑城池的普请奉行在哪里!”

民夫这下子似乎听懂了,连忙拉开自己额前散乱的头发,拍了拍脸上的黑灰,露出一口大白牙笑着说道“原来是主公来了,在下便是笠原又三郎啊!”

“又三郎?”

京极高政一愣,仔细看了看,眼前站着的果然就是笠原清纲,但这货怎么成这幅鬼样子了?

“你这是.....”

笠原清纲揉了揉有些生疼的脸颊,然后不好意思的说道“主公有所不知,民夫实在有些不够,为了加快筑城的进度,下到足轻上至在下,全都参与到筑城中来了。”

“没想到让主公见到在下如此狼狈之态,真是失礼了。”

“唔....原来如此,辛苦了。”京极高政不好意思的拍了拍笠原清纲的肩膀安抚道。

笠原清纲顿时眼圈一红,饱含热泪的说道“为主公效力,在下受这点苦又算得了什么?”

真是一个好同志啊,自己刚才怎么能打他呢?

京极高政更加的不好意思了。

“对了,吾见城池已经大体完工了,为何不见天守?”京极高政连忙岔开话题道。

“天守?”笠原清纲露出疑惑之色,“那是什么?”

“额.....”京极高政突然被问住了,脑子里转念一想之后终于醒悟过来,这会儿还没有天守这种说法......

真正意义上的天守要等到战国后期才会出现,这时候的天守大部分都是“橹”,橹的种类有很多种,但作用都是相同的,既担任瞭望塔的作用,又在战时成为总大将的指挥部。

天守这个词真正出现,还要等到足利义昭在室町第修建的御馆建立之后,而且当时的称谓也是“天主”。后来织田信长修建安土城之后,参照四阶橹(四层的橹)修建了五层的安土城天守,才将这种建筑正式命名为“天守”。

在此之前,所有的城池都只有橹这种东西。

所以看小说时,但凡是在1576年之前出现的天守、石垣之类的,大可开喷,我说的!

京极高政只好换一种说法道“新城的橹呢?”

“主公是是指城池中央的矢仓还是土垒四角的高橹?”

矢仓其实就是京极高政口中的天守,因为他的作用除了担任战时指挥所之外,还被用于存放箭矢兵器等作用,所以也被称为“矢藏”。

至于高橹,便是真正意义上的哨塔,修建在城池的四个角,上面站着手持弓箭的足轻,用来警戒和射击。另外除了城池四角,其他地方也有这种高橹,不过更多的是“井口”,作用与高橹大致相当。

“对,为了不见矢仓?”

“主公,木材实在不够了。修筑完武士长屋和御殿(一般指城主屋敷)之后,木材便已经所剩无几了。”笠原清纲一脸苦笑。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