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十章 扯到蛋了

(30+)
  “三郎左卫门!”

  “醒井、西円(yuan)诸乡之中,可有险地能拒敌于外?”

  天守内,京极高政也取起经来。

  谋取堀氏的领地是第一步,而这一步进行的异常顺利。那么接下来,就要看能否守住这里了。

  天野川的合战,如果历史没有出错的话,那么浅井亮政是必然会取得胜利的,如此一来当浅井亮政和堀元积得知京极家浑水摸鱼夺取了堀家的领地后必然会反扑的。

  特别是堀元积,自然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领地就这样落到京极家的手中。

  京极高政现在手里只有千余兵势,而浅井亮政和堀元积二人加起来少说也有四五千人,这仗可不好打。所以必须提前做好部署。

  堀家的领地位于坂田郡南部山区,四面环山,仅仅只有领地中间天野川流经的少数领地是平原。

  想要挡住堀元积等人的反扑,那么只能是御敌于外。

  如果将堀元积的领地比作一个口袋,那么京极高政就要找到这个口袋的入口。否则一旦让堀元积进入所领腹地,京极高政可不认为自己能打得过经营此地数十年的堀元积,特别对方的兵力还占据优势的情况下。

  听完京极高政的话,樋口直房稍作思量,然后起身道一旁的木架子上翻找起来。

  不多时,樋口直房便手持一张画卷来到京极高政身旁打开,却是一张地图。

  “主公请看,此乃西円寺村,位于天野川南岸。去岁末,在下奉命在此地修筑一座城砦,名曰西円寺城。虽然尚未完工,但是城砦的主体构造已经完成,土层已经夯实,只差围上木栏。”

  “而西円寺城北面,天野川北岸处便是多和田城。俩城一南一北扼守住了从犬上郡方面攻入领内的要道,若能力保西円寺、多和田二城不失,则纵有数倍之敌进犯,也决无攻入领内的可能!”

  仔细观察了一下樋口直房所指的俩处地点,确实是扼守醒井、西円诸乡的关键要地。

  此地南北都是大山,天野川从中流过,中间只有很狭窄的一条通道可供进出领地。而西円寺城与多和田城正好一南一北卡死了这处通道,不管敌军是从天野川北岸还是南岸进军,都会被挡住。

  见京极高政并未出声,樋口直房连忙继续说道“西円寺城本来是为了对抗今井氏所修筑,而今若是能善加利用,却也不失为御敌之妙所!”

  “哈哈!三郎左卫门真乃吾之肱骨,今番进言可谓字字珠玑,令吾茅塞顿开啊!”京极高政突然放声一笑,“既如此,那便立刻开赴西円寺、多和田二城!”

  “右兵卫佐,你带五百兵势作为前阵,先行前往西円寺城,构筑围栏,完善城防!”

  “嚯!”京极秀政连忙出列领命。

  “内藏助,你也带五百兵势前往多和田城,与今井备中守一同守城!”

  “哈!”

  今井家的兵势被暂时安置在多和田城,不过京极高政并不怎么放心,让畑山朝信过去也有督战之意。

  “三郎左卫门,吾任命你为祐笔随军听用!”

  “三井源助为兵粮奉行,远藤主膳为小荷驮奉行,你二人负责兵粮配给和输送!”

  “至于镰刃城及醒井诸乡的防务则交由右马介了。”京极高政看着京极高胜说道。

  ......

  祐笔类似于秘书,主要负责记录军议内容以及帮助总大将书写功名帐、感谢状等,同时也负责总大将送往全军的各种命令的书写,写完之后总大将只需署名画押即可。

  这个职位看似不起眼,但却极为重要。让樋口直房担任祐笔,即是对其能力的认可,也是京极高政表达自己“知人善任”“用人不疑”的态度。

  原本在家中不怎么受重视的樋口直房见京极高政如此看重自己,心里自然是无比高兴,原本对京极高政的一些怨念早就抛诸脑后了。

  京极高政先是留下三百人给京极高胜,接着又分出一千人给了京极秀政和畑山朝信,本队便只剩下五百来人。

  至于押送兵粮的小荷驮队大多是征集的民夫和妇孺,并不算在作战兵力里面。

  从镰刃城出发前往西円寺城,刚刚走到半路上,一匹快马突然在京极高政身旁停了下来。

  马上坐着一名身材高大的男子,身穿一身红色胴丸,不过似乎并不合身,外表看起来有些滑稽。

  “主公,内保河原的合战已经分出胜负,浅井家取得全胜!六角弹正少弼已经退往佐和山城,其余兵势大败而逃,浅井家正四处追杀逃兵!”山冈犬八郎一边摆弄了一下有些紧的“佩楯”,一边拉扯具足里面的“铠下着”,脸色有些难看,表情稍显痛苦。

  “佩楯”是具足的一部分,主要作用是保护大腿和大腿根部。而“铠下着”则是具足里面穿的衣服,作用是防止具足摩擦皮肤而造成穿戴不适。

  山冈犬八郎之前并未穿过具足,一些注意事项并不知晓,比如具足和铠下着的选购。

  山冈犬八郎身上的具足并不合身,有些显小,再加上铠下着的质量很次,导致部分地方出现了磨损。

  通俗的讲,山冈犬八郎的脆弱之处被磨掉了皮,另外还有些扯着蛋了.......

  “犬八郎,你继续监视浅井家的动向,一旦其有朝此地进军的迹象立刻来报!”

  “哈!”

  自从上次在田屋城被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