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八章 获胜在即

(22-)
  六角家的处境并没有六角定赖期待的那样乐观。

  事实上,六角家虽然在整个内保河原战场取得了“绝对性”的优势,但是在六角家本阵这边,却是浅井亮政将六角定赖压着打。

  六角定赖的本阵虽然有四千人,但是浅井亮政带了三千人从三个方向突袭本阵,右侧又有堀元积的一千多人,身后渡边隆又在搞事情。面对来自四面八方的攻击,六角家的本队已经疲于应付了。

  浅井亮政此时正带队冲杀在第一线。

  围攻六角家本队的计划从目前看是进展的非常顺利的,所以浅井亮政可谓信心十足。

  总大将亲自带队冲锋,这样的做法非常的鼓舞士气,浅井家的足轻们各个战意高昂。浅井亮政左右俩边分别是浅井之政和浅井敏政二人,三个人仿佛三个箭头一般,目标都直指六角定赖。

  龟缩在本阵附近的六角定赖本队已经被打破了胆,很多农兵已经开始溃逃。

  在这个年代,农兵的战斗力以及在战场上起到的作用相当有限。真正的作战力量往往是家中的武士、旗本等精锐兵势,这些临时征召的农兵往往只是凑一个人数。

  如今六角家本阵正遭遇浅井家的疯狂围攻,这些农兵们既不可能上去拼命,又不想留下来等死,所以逃跑便是最佳的选择了。

  六角家的武士们虽然有心呵斥,但是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要是呵斥有用的话,那农兵就不能称之为农兵了。至于挥刀砍死几个逃跑的农兵杀鸡儆猴?

  别做梦了,这样做只会让农兵们逃跑的更快。

  “伯耆守,我们也上吧!”本阵外,进藤贞治对着身旁的小川伯耆守说道。

  小川伯耆守似乎早有觉悟,抽出腰间犹自带血的佩刀,目光坚定地说道“山城守,可否将今日在下奋战之英姿告知犬子,望其以父辈为榜样,他日也能成为家中勇士?”

  “伯耆守,这些话还是留着你自己说吧!此战,我进藤山城保不齐还要死在你前面呢!哈哈哈哈!”

  进藤贞治和小川伯耆守等人代表着六角定赖的最后防卫力量,也是六角定赖最后的反扑。投入战场的这些人绝大部分都是家中重臣以及一族郎党,是整个六角家本队最为精锐的力量。

  可惜,战场的局势对六角家来说实在不利。即便有进藤贞治等人加入战场,似乎也无济于事。

  “那里便是六角家本阵,诸君随我杀啊!”

  人群中,浅井亮政猛地指着前方的一座营帐一脸兴奋之色。跟在浅井亮政身旁的兵势们见状顿时爆发出了更为强烈的激情,纷纷撇下普通的农兵朝本阵冲去。

  六角定赖的首级,无疑是最具吸引力的。

  与此同时,战场右侧的堀元积也跟着加大了攻势。

  本来突袭之初,堀元积这边受到的压力是最大的,因为六角家的注意力都在堀元积这边。但是当浅井亮政杀到之后,六角家便将堀元积放在了一边,全力抵挡浅井亮政。

  所以堀元积这边面临的六角家兵势并不多,只有数百人。

  如今战场形势大好,浅井家那边势如破竹,堀元积自然也不甘人后,立刻指挥家中兵势冲了出来。

  浅井家获胜在即!

  与此同时,攻入天野川对岸的后藤高丰和平井高好等人也终于收到六角定赖的命令开始回援。但是当二人准备渡河之时,渡河点却有一支浅井家兵势拦住了去路。

  六角定赖的本阵位于内保河原,为了尽快赶回本阵,后藤高丰等人自然是要从内保村渡口渡河。浅井亮政事先便料到了这一点,所以留下了一千人守住河口,目的便是拖住六角家回援的兵势,为自己尽可能争取多的时间。

  浅井政信手持一把黑色长枪立于阵前,身后站立着上百名手持长弓的武士与弓箭手。待平井高好势来到河中央时,浅井政信当即下令道“放箭!”

  天野川并不宽,换算成米的话大概也就二三十米宽,刚好是普通丸木弓的射程。不过虽然射程够,但是在二三十米的距离上,弓箭所能造成的伤害也低,是以浅井政信故意让六角家的兵势冲到河中间时才下令射击,这样弓箭的威力也会加大。

  随着浅井家的射击,走在最前列的足轻不时倒下几个,让平井高好等人的脚步不得不放缓。

  看到这里,平井高好简直心急如焚“别停,都给我冲过去!”

  “右兵卫尉,你带一队人给我冲上去,抢占河滩!”

  “哈!”平井定武不敢怠慢,对着身后的兵势大声说道“所有人随我来!”

  平井定武亲冒箭矢冲在最前面,身后则跟着一队武士和上百名农兵。有平井定武顶在前面,后面的足轻们也开始加快了脚步,不多时便冲到了岸边。

  平井定武刚一踏上河滩便突然感觉脚下有些发软,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便又被身后的兵势推搡着继续往前。

  还没有走出俩步,平井定武突然感觉脚下一空,然后整个人突然往下掉。慌乱之中平井定武伸出俩只手左右乱抓,刚好抓住一名足轻的左腿。

  “大人小心!”几名武士连忙上前拉住平井定武下坠的身体,然后用力将平井定武拉了上来。

  然而其他的足轻就没有这样好的运气了,平井定武放眼望去,至少有数十名足轻都掉进了土坑里。

  很显然,浅井家早在河滩处挖掘了土坑。

  “绕过去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