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一百章 未亡人

(28+)
田屋城二之丸的曲轮是原本田屋家家臣的集住地,这里修建有几排木制长屋,被俘虏的海津殿母子便被看押在这里。

几天时间过去,海津殿也逐渐适应了这种身份的转变。

虽说与田屋明政实在没有什么感情可言,但是毕竟朝夕相处了那么些年,自己的丈夫死了,海津殿心中多少还是有些伤心的。

当然这种伤心并没有维持多久,因为海津殿整颗心都被自己的儿子所牵挂着。

“夫人,这是京极大人派人送来的干净衣物,另外还有些许时令瓜果。”一名侍女小心翼翼的推开房门,将几件衣服放置在了榻榻米上,然后又打开手中的盒子掏出几枚果子来。

衣服海津殿很熟悉,那是自己以前的衣服。至于果子,田屋乡的山中随处可见倒是没有什么好稀奇的。

“那京极高政倒是细心,不过将我母子软禁于此他到底是什么意思?既不放人也不处置,纵使保全性命,但如此苟安也实非我愿!”海津殿一脸愤懑的说道。

侍女哪里懂得这些,瑟瑟发抖的行完礼之后连忙退了出去。

“夫人似乎很是生气,莫非是在下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么!”侍女刚一推开房门,京极高政的声音便传了出来,紧接着京极高政便走了进来。

侍女连忙跪下对着京极高政一礼。

京极高政摆了摆手示意侍女退下,然后来到海津殿身前席地而坐,将腰间佩刀解下放置于身前“夫人应知,尔等能活到现在皆因当日在下与石见守的约定。”

“石见守写信劝旧部投降,而在下放汝母子一条生路。今在下已经信守承诺,且衣食所需也不曾苛刻,不知道夫人还有什么不满之处?”京极高政双手报于胸前,审视着海津殿说道。

海津殿抱着牛若丸轻轻的摇晃着,不时用手轻轻拍打着牛若丸的背部,“左京进殿这是要以胜利者之姿来看败者的笑话吗?”

“我鹤千代身为武家之女,早有身死之觉悟!落入你手要么你杀了我,要么你放我离开,将我母子囚禁于此是何道理?”海津殿怒目而视道。

京极高政倒不是真的来找存在感的,连忙出声解释道“夫人别误会,在下可不会杀了你。至于放你们走自然也不太可能,毕竟如今你父与本家尚在对立之中,等什么时候战斗能够平息,或许夫人便能重返海津城了。”

“明日一早在下便要离开此地前往长法寺馆,夫人自当随行。此次来是要告知夫人这件事,让夫人有所准备。”

“话以传达,在下这便告辞了!”说着,京极高政其身便走。

海津殿咬着嘴唇挣扎了片刻,然后猛然站起身来,鼓起勇气继续问道“敢问左京进殿,若是要留下人质让家父投鼠忌器的话,将妾身留下即可。是否可以将牛若丸送到小谷城?”

“若是能放牛若丸走的话,妾身随蒲柳之姿,但亦愿服侍大人!”

看来海津殿还是对自己不放心啊,生怕自己要对牛若丸不利,这都主动献身了!

京极高政转过身,微笑着看了看海津殿,“不得不说夫人却乃聪明之人,不过很可惜,此事请恕在下拒绝!!”

“莫非京极大人是看不上妾身吗?”海津殿对着京极高政一个幽怨的眼神。

京极高政摇了摇头。

老实说,海津殿长得确实秀美可人,按照百分制的话至少可以打个85分。最关键的是,似海津殿这般女子才是纯天然的美女,跟后世那些韩式半永久的妖艳贱货完全不一样。

不过我京极高政是这样的人吗?

笑话!

未亡人什么的最喜欢了,诶等等,我在说什么?

一定是出现幻觉了..........

“而今我为刀俎你为鱼肉。若是真对夫人有意,你此时已经在我胯下承欢了!”

“汝新近丧夫,身为未亡人!我京极高政身为武士,乃极正直之人,断然不会行此卑鄙之事!”

“此事不必再提,夫人暂且宽心居住,但有所需自可将侍女前来寻吾!天色已晚,在下先行告退!”说完,不等海津殿做声,京极高政便已经退了出去并且关上了房门。

京极高政为什么不放海津殿母子走?

很简单,正如海津殿所说的那样,主要是为了让浅井亮政投鼠忌器。在无法保证海津殿母子人身安全的情况下,浅井家自然是不敢贸然来攻的。

当然,这也是另外一种筹码,说不定日后与浅井家互怼的时候能派上用场呢?

反正又不是养不起,不过是多了两张嘴罢了,京极高政又不需要付出什么。

......

入夜。

田屋城外。

密林深处。

三五个鬼鬼祟祟的身影在月光下缓慢前行,行至田屋城所在的西稻山山脚下时,为首的一人停下了脚步。

招呼着众人来到一棵树下,山冈犬八郎这才从怀里掏出一个火折子和一张地图来,“这是田屋城的分布图,本丸位于山顶,我们要救的人在本丸的可能性最大。”

“不过二之丸的房屋最多,对方也可能将人安置在这处家臣屋敷。”

“如今城内情况暂时还不明确,不知谁愿先去勘察一下城内的情况?”

“我去,不过得加俩贯钱!”五人中一个身材矮小的男子压低声音小声说道。

“最多一贯!”山冈犬八郎一脸肉痛的说道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