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九十六章 还有这种操作

(28+)
“诸位可否听吾来说一句?”

庭院之中,三条公赖突然站起身来,向着庭院中的公卿们略施一礼道。

“武藏守之子左京进乃年轻武士一代中翘楚,武勇已在畿内广为流传,管领细川殿亦颇为称赞!”

“近江京极家乃武家名门,且历代当主都与我等公卿交好!今武藏守殿亲自赴京为子求婚,吾等公卿岂能随意敷衍?”

听到三条公赖的话,在座的公卿都不禁暗自点头。坐在九条通身旁的京极高广也对三条公赖投来了感激的目光,暗道前段时间借给三条实香的钱没有白借。

这时,三条公赖又继续说道“京极家乃四职家,以家格论,虽不至迎娶九条、一条等摄关之女,但诸清华、大臣家却是合适的!”

“今日本家欲与武藏守结亲,却不知在座诸公可否卖在下一个面子?”三条公赖之言顿时引得在座公卿频频侧目,没想到京极家居然收到了三条家的青睐!

三条公赖是右大臣三条实香之子,所在的三条家也称***三条家(主要是与三条西家、正亲町三条家等分家做区别),家格乃是仅次于摄关家的清华家。

毫不夸张的说,三条家在京都公卿之中已经属于顶尖的存在了。

京极家虽说确实是武家名门,但是毕竟已经没落,所领据说只剩下近江不足万石之地,较之一些乡下豪族尚且不如,三条家这是哪根筋不对要把自家女儿往火坑里推?

莫非,这其中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隐情?

三条公赖说完,还没有等其余公卿开口,京极高广就已经十分激动的冲上来了,“权大纳言殿此言当真?”

“绝无虚言!”三条公赖摸了摸下巴,一脸肯定的说道。

幸福来得真是突然!

京极高广心里顿时开始晕乎乎的了。

不过事情进展并没有表面上那么顺利,因为坐在右席第一位的右大臣三条实香有些怒了“公赖,汝欲将本家何人嫁与京极?为何事先不与本家商量?”

一般情况下,父亲是不会直接称呼儿子的名字的,除非在很生气的情况下。

这里顺便说一句,即便是对别人的尊称,也不会称呼其为xx公。比如信长公、秀吉公、信玄公等等,这是极其失礼的表现,而且是对被称呼人的羞辱。

表达对别人的敬意,一般都是称呼其官职,没有官职的则用通称。比如此时京极高广称呼三条实香,决不能用实香公这样的称谓,而只能称呼其为“右府殿”(右大臣便是天朝的右丞相,所以称右府殿!)

“父亲,在下有三女,长女阿芽今岁已过十四,正是适婚之龄!既然今日武藏守为子求婚,况在下与武藏守私交甚密,何不促成此事?”三条公赖自以为做了一件正确的事情,熟不知在三条实香眼里实为幼稚!

“哼!你且随吾来!”

“诸公稍待,吾去去便回!”说着,三条实香便拉着三条公赖进入了一旁的偏殿。

九条通这时候也连忙出来打一下圆场,招呼着公卿们继续吃喝。公卿们自然不会客气,平日里连饱饭都不怎么吃的上,今天好不容易能吃顿好的,那当然是先吃饱了再说,不然岂不是亏得慌!

京极高广心里此时倒是凉了半截,原本以为凭借自己和公卿们的熟络以及九条通的面子,事情的进展应该会很顺利才对。

但是从刚才庭院中的种种迹象来看,貌似有些无语啊。

家格高的摄关家根本看不上京极家,而家格次一些的清华家也有些抗拒。剩下的大臣家、羽林家虽然很热情,但是很明显是抱着“赚钱”的目的来的,多少让京极高广心里有些不爽。

至于剩下的名家之流,京极高广倒是有些瞧不起了。

现在好不容易有个三条公赖跳了出来,以其清华家之尊,京极家可以说是高攀了。但是没想到三条实香突然出来横插一脚,这就有些难受了。

......

“父亲,今日众多公卿在此,父亲何故如此不留情面?”进入偏殿关好房门,三条公赖有些不爽的说道。

“哼!”三条实香冷哼了一声,“那也是你擅自做主在先!如此大事,为何不与本家先行商量?”

“父亲大人整日忙于朝事,些许小事若是还需父亲操心,岂不是显得儿子太过无能???”

“况且京极左京进却乃阿芽良配,前次京极家借与本家百贯,今次若是将阿芽嫁与左京进,则这笔账自然可以顺势勾销!”

“而从前些日子武藏守的大方程度来看,京极家应该小有积蓄,这次将阿芽嫁出,礼金足够我们重新修缮故居了!如此也正好可以搬离此地,重耀门楣啊!”三条公赖一脸笑意的说道,从其话语之中不难听出,他想将女儿嫁到京极家的本意居然是为了赖掉前段时间向京极高广借的那笔钱.........

真是奇葩!

“糊涂!”

“区区百贯汝便沾沾自喜?如此短视,让吾如何放心将家业交付于你?”三条实香丝毫不留情面,“今日细川家遣使来京,欲为当主细川六郎迎娶正室!礼金多达千贯!”

“最重要的是,对方的首要结亲对象便是本家!”

“还好今日吾跟着你一起过来了,否则要是你刚才擅自做主将阿芽嫁与京极,那本家这次岂不是人财两空,还平白错过了与细川家交好的机会?”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