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九十五章 公卿之女这水真深

(28+)
京都,九条通邸。

次日清晨,九条通便亲自到各公卿处投递了请帖,由于实在没钱家中钱粮只够九条家的家眷勉强使用,所以九条家是不存在侍女小姓之类的。

九条家作为五摄家之一,穷归穷,但是在公卿之间的名望还是有的。

有九条通出面,事情就好办的多了,一群公卿一听京极高政要宴请自己,立刻应允了下来,然后连忙招呼家眷做好准备,这样能让全家都饱餐一顿的机会可是不多见。

而其他公卿诸如三条西公条、劝修寺尚显等人一开始还是挺抗拒的。

因为上次从京极高政处借了钱,他们担心京极高政是来要钱的,于是一个个都不是很想去。但是又听到京极高政这次上洛是为给儿子求亲来的,众人又开始激动了。

自家的女儿多的是,要是这次能卖个好价钱..啊呸!这次能够找到一个好婆家的话,也是一个很不错的事情啊!京极家虽说现在没落了,但是最近却颇受新任管领细川晴元的看好,重新发迹那是早晚的事情。

这时候若是能将女儿嫁给京极家的话,收一波礼金的同时,也能和京极家建立姻亲关系,日后京极家发迹了,自己也会从中受益的。

退一步讲,即便京极家不能咸鱼翻身,自己不过是损失一个女儿罢了。

我京都公卿,是缺女儿的人吗?

不是!

很快,一群公卿便联袂而至,聚集在了九条通邸。而由于部分公卿所携家眷实在太多,九条通邸的庭院已经坐满了人。

不得已,九条通便出面向隔壁的邻居右大臣三条实香借用一下宅邸。

三条实香自然满口答应。

很快,公卿们的家眷便被单独安置在了三条实香邸,而其余的公卿则已经围坐在庭院中,等待着开饭了.....

“今日诸公齐聚于此,在下倍感荣幸!”开席之后,作为邀请人的京极高广当仁不让的站起身来,“今日让诸公聚集在此,主要是在下有一事相求!”

“犬子左京进元服已有一年,前次亦曾随在下上洛跟随细川管领殿作战。阵中亦擒获细川高国,备受管领殿称赞!”

“今日在下欲向诸公求娶一公主下嫁本家,却不知哪位大人家中有适龄之公主愿与本家缔结姻亲?”

京极高广先是夸赞了一下自己的儿子是多么的优秀,紧接着便提出了求亲的提议,若是下面坐着的哪位公卿有意的话,自然会主动出声的。

果不其然,京极高广话音刚落,就有人坐不住了。

“京极左京进夜叉三郎之名吾虽居于京都但亦有所耳闻,如此武士必乃小女良婿!若武藏守殿不弃,吾愿将小女嫁入京极家!”中山家当主中山孝亲率先发言了。

中山孝亲现任左近卫中将一职,在京都公卿中只能说算是一般。而且中山家的家格是“羽林家”,排在摄关家、清华家和大臣家之下,也只能算是一般。

举个例子,若是按照公侯伯子男这样的爵位来对比的话,中山家只能算是“子爵”。在京都这个公卿遍地走,武士多如狗的地方,中山家是在有些不太起眼。

中山孝亲还未坐下便有人不干了,“左近卫中将殿倒是会抢占先机,不过左近卫中将之女才刚满一岁,上月吾等才刚去吃了年酒!将刚满一岁之女嫁与左京进,似乎有些不妥吧?”

“吾另有养女.....”

“可笑!”还未等中山孝亲说完,适才出声的公卿便将其打断了,“京极家乃武家翘楚幕府栋梁,先代京极大膳大夫殿任侍所所司时在座诸公皆受其恩惠!”

“今日武藏守前来求亲,汝欲将养女嫁与左京进耶?”

中山孝亲这时候有些骑虎难下了,对方都将话说道这个份上了,自己再强求的话倒是显得有些不要脸了。至于出言反驳和对方互怼,中山孝亲也不敢,因为对方乃是一条家当主一条房通。

一条房通此时刚刚二十二岁便已经出任从三位要职,而且一条房通之父一条冬良是前任关白,威望很高。(一条房通是一条冬良的婿养子,按照原来的辈分,一条冬良是一条房通的爷爷一条教房的兄弟。)

甚至,一条房通九岁元服便出任左近卫中将之职,说起来中山孝亲现在出任的左近卫中将不过是一条房通玩剩下的......

“主公,本家虽然没有适龄之女,不过倒是推荐今出川权大纳言之女!据闻此女甚为聪慧,美名亦在京都广为流传!且年龄也与左京进合适,正是良配无疑!”

“就是不知道权大纳言殿是否也有此意了。”说着,一条房通将目光投向了对面的今出川公彦。

今出川公彦脸上笑嘻嘻,心里却在MMP!自己就这一个宝贝女儿,还等着哪天能够安排去给后奈良天皇呢!后奈良天皇至今无后(皇后),其正室万里小路荣子在后奈良天皇践祚之前便已经死了。

后奈良天皇继位已有六年,但是还没有立皇后,京都的公卿中但凡有女儿都在盯着呢!今出川公彦怎么可能舍得将女儿嫁给京极家!

“吾倒是很想与京极家缔结姻亲,不过小女已经另有婚约安排,倒是颇为遗憾!”

今出川家乃是清华家,家格仅次于摄关家。京极高广可没有想过要高攀摄关家和清华家这样的大佬,他的目标最多也只是放在大臣家和羽林家里面。

本来之前中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