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五十七章 磨砺

(22-)
  房间内外,暗夜沉沉。

  刘恒很是惊讶,而惊讶之外,内心深处隐隐有所悲触。

  并不需要刻意的去联想,他已经能想到这件事里那些让他无力的可能。

  在床边呆呆地坐了许久,他终于还是忍不住打开门出去。

  整个客栈都是漆黑一片,无论明天还要赶路的旅人,还是店家和店小二,都早已沉沉入梦。客栈内的呼噜声此起彼伏。

  但刘恒知道,这件事如果不能找到一个答案,自己今晚是不可能睡了。

  于是他去把店小二叫起来,要蜡烛。

  店小二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嘟嘟囔囔,说一个客房一晚只提供一根蜡烛,说这东西很贵,过去一根蜡烛可以撑好几天云云。

  他说的刘恒当然知道,在家的时候,他也是不舍得点蜡烛的。

  但这个时候,店小二要多少钱,他当即掏出钱来痛快地给了,然后懒得搭理店小二的咕哝,问店小二要了火折子便往回走。

  回去点上蜡烛,房间内终于重又亮堂起来。

  插好门,他回到床边,再一次打开了功法卷轴。

  它仍然是突兀地缺了第一幅图画。

  刘恒心内犹豫了许久,却还是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的冲动,收摄心神,认真地看向了那卷轴上的第二幅图画。

  他想,有两种可能。

  一种其实一直以来都是被强行压在内心深处的梦魇,那就是,自己没有天赋。

  也或者说,像望云山宗那人所说的那样,自己是个大“漏壶”。

  但其实意思一样,自己的修炼天赋是“丁”,没什么修炼的意义,也不可能取得什么成果或进展。

  第二种可能……他想,万一只是这第一幅图画的修炼方法不适合自己呢?

  假定是这种可能,那么随之衍生出来的,刘恒觉得有两种可能。

  一种是这卷轴上的九幅图画代表着九种彼此独立的修炼方式,那就西方不亮东方亮,说不定自己换了第二幅就能有所收获。

  另外一种则是这第二幅图画,是延续了第一幅图画的,在自己修炼第一幅毫无成绩的情况下,有极大可能,这第二幅自己也无从修炼得起来。

  所以,第二幅图画上的功法如果自己能练出点成绩来,那当然“丁”的评语被推翻,如果不能……那就第三幅!

  也因此,尽管此刻实在已经是精疲力尽,但刘恒却不死心的依然想要去试试这第二幅图画上的修炼方法。

  其实他自己心里隐隐约约是知道的,自己似乎有些走火入魔了。

  不是练功的那种走火入魔,而是心境的不能自持。

  他比任何时候都更加迫切地想要证明自己并不是一个不能修炼的废物!

  十余年困苦的生活,虽然磨砺出他坚韧的意志,但也培育出他内心对修仙、对出人头地的那种超乎常人想象的执念。

  如果说一个“丁”的判语,还不足以击倒他的话,那么现在,功法卷轴在手,自己修炼过后却非但一无所获,反而疲惫不堪,就让他内心那强大的信念,不知不觉的出现了一丝裂缝。

  他才十几岁,他渴望自己有一个灿烂的明天。

  然而,足足一盏茶的工夫过后,他失望地低下了头。

  他已经很努力、很用心的去观察这第二幅图画,相比起刚才观察第一幅图画的时候,还要认真了不知道多少倍。

  但是,那第二幅图画上象征着天地灵气的红线,仍然一动不动地兀自运转着,那图画也一直就在那里,神情端然,但它却并没有如刚才的第一幅图画那般,被打入到刘恒的神识之内。

  过了好大一会子,他抬起头来,眼神中有一抹说不出的晦暗与苦涩。

  但想了想,他又重新摊开卷轴,看向了第三幅图画。

  再然后,是第四幅。

  时间就这么缓缓流逝,一直到东方都开始隐隐发亮,这第二根蜡烛也已经快要燃到了尽头,他才终于颓然地叹了口气,小心翼翼地重又把那卷轴卷好,系上了绳子,收入怀中。

  抬起头来时,他那眼睛是通红通红的。

  疲惫,而又失落。

  他瘫在床上,心想:或许,我只是修炼的慢?别人可能一下子就能有修炼过后的成就出现,但我却需要很久很久?

  而之所以试遍了剩下的八幅图画都不行,只是说明了它们这九幅图画之间,果然就是一种顺承延续的关系。在自己修炼第一幅图画没有收获,或者说没有达到一定成果的情况下,才会连学习第二幅图画的可能都没有?

  “可能是吧!”他满心疲惫地想。

  但不管内心深处想到了怎样的借口来暂时安慰自己,那内心深处的失落与无奈,以及那可以预期的晦暗的前景,却如毒蛇一般,正在啮噬着内心那曾经无比强大,现在却已经出现了一丝裂缝的自信。

  他闭上眼睛,似乎睡过去了。

  连蜡烛都忘了要吹熄掉。

  但过了没多长时间,似乎是正在似睡非睡中,而客栈内已经开始有店家、店小二和旅人们起来活动了,他却又忽然一下翻身坐起。

  那眼睛仍是通红通红的,那是一夜没睡熬出来的,也是心力交瘁煎熬出来的。

  但这一刻,他通红的眼睛里却没有了刚才的颓丧与失落,有的只是一股说不出的死不认输的倔强。

  他轻声地对自己说:“一定是这样的。”

  “我只是需要继续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