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四十一章 玉碎

(28+)
这已经成了一个近乎无解的难题。

从程云素主仆二人一路行来所选择的路线,不难猜出,她们是根本不敢以飞行之术回显阳的别管乘纸鹤而飞,或是御剑而行,更甚者御风而行,比起遮遮掩掩的走陆路来,都肯定是快得多的办法。

但假想一下,既然他们主仆宁可绕路避开对方的封锁线,并试图从大野城的方向通过蒙混过关的方式回去,就证明他们从一开始就知道,羡侯一方,在空中的搜寻和截杀的能力,几乎是他们不敢去尝试的。

事实上一路行来那些从半空中飞过的仙士们,似乎已经在证明这一点。

大约半个时辰之后,众人的行踪就将面临曝光一旦行踪被羡侯一方侦知,那份有能力在半空中将程云素主仆击杀的力量,可不会继续老老实实的只搜查空中,这大堰山的方圆腹地,很快就将面临更多更严密的搜索!

而且显阳侯又并不会过来解救自己的女儿!

尽管似乎难以理解,但程云素既然这么肯定的说了,想必在他们程氏家族的逻辑里,这是必然之事。

于是,此时此地,无论程云素、王离主仆,还是胡春风等顺远镖局的人,顿时就陷入了进退两难之境。

咳嗽一声,吐了一口血痰出来,王离忽然挺直了腰杆,道:“姑娘,不如令镖局等人转道回去,引得那些人去追,以为障目之兵。我护送小姐径直向前,或可避过对方的搜查。”

胡春风闻言面色大变,求饶的话立刻就要出口。

不过还好,头戴帷帽的程云素很快就摇了摇头,道:“不妥。”

顿了顿,她道:“纵有往返的时间耽搁,但他们即便是纵马狂奔,又能耽误得多少时间?彼辈要不了多久就会被追上、问明,到时候仍是难免一战。”

于是王离闭口不言,咳嗽两声之后,蹙眉苦思起来。

而胡春风则只是低了头不敢吭声。

他知道,虽然顺远镖局足有数十人在此,但不要说程云素刚才那强悍之极的飞剑击杀了,哪怕只是一个负伤的王离大将军,就不是他们有把握拿下来的,是以人数虽多,却仍是没有丝毫说话的分量。

当此时刻,刚才杀掉董袭、灭了金虎寨的狂喜,早已如初雪消融般逝去无踪了他现在只希望在这位长侯女程云素接下来的逃亡计划里,能不要那么明显的让顺远镖局这些人去做诱饵、去送死,就已经万分庆幸了。

沉思片刻之后,帷帽晃动,程云素似是左右打量了一番,忽然道:“镖局内可有擅长走山路,能在山中辨识方向、避开兽类的人?若对大堰山比较熟悉,就再好不过了。只要能助我平安走出大堰山,程云素必有重谢!”

无人作答。

程云素此言出口,则她接下来的计划,对于胡春风来说,并不难猜。

她是准备与镖局此行的大队伍脱离开,往大堰山深处走,避开道路的同时,在那深山老林里,也就避开了羡侯一方的搜捕和追杀了。

只是……且不说他们镖局平日里走镖,尽管走山路也是常有的,但总是循路而行,根本也谈不上什么山中行路的技巧,至于熟悉大堰山的人,就更是不可能有不止镖局内不可能有,找遍这大堰山周边数百里,也不可能有。

自那虎妖盘踞山中成了气候以来,无事谁敢入山?有事又有谁敢入山?

这大堰山,早已成了无人敢涉足的禁地!

但程云素问话,别人可以不回答,胡春风又不敢不答。于是犹豫片刻,他硬着头皮解释道:“回禀长侯女,我们镖局内实在没有这样的人,兼且这大堰山内有虎妖作祟,寻常谁敢入山啊……”

程云素不等他把话说完,声音陡然转冷,淡淡地道:“那就胡总镖头你陪本侯女走一趟好了!”

胡春风登时哑然。

片刻后,他才无奈地道:“这……这……非是小人不愿意,实在是既不惯走山路,对大堰山也并不熟悉,小人虽不怕死,只恐于长侯女此行无益,反而耽误了长侯女的行程啊,小人……”

程云素淡淡地道:“如果没有别人,那就这么定了。不必多言!”

胡春风一脸苦色,却哑口无言。

他又怎敢说个不字?

当此时刻,他心中各种念头飞速掠过,心想实在不行,只好重金奖励,加以一定的威胁,从在场的镖师里选一个人出来做替死鬼了!

却在此时,忽然有个声音道:“这大堰山,我倒是进去过!”

胡春风顿时如逢大赦,急忙扭头看去。

竟是那个刘恒。

刚才在最前方与董袭鏖战的他,并不曾见到刘恒刚才的三次出手,而等他和董袭罢了战赶过来的时候,刘恒又已经低调地躲到了路边,是故此时镖局内绝大多数人都已经对刘恒刮目相看,但在他心里,刘恒仍是那个喂马的趟子手刘恒。

充其量只是他的弟弟胡春雨曾一再说过,这厮实力不可小觑,而这一趟特意叫上他跟着出镖,也正是出于以防万一增强些实力的想法。

只是胡春风却是不曾想到,在这关键时刻,这刘恒竟是自己站出来送死了!

但这个时候他可没心思去想着刘恒为何如此之蠢,明知此去九死一生,竟还主动站出来,当下他只是心中一轻,旋即大喜,心念电转之间,当即便扬声道:“好!你不说我还不知道你竟然进过这大堰山呢!怪不得春雨一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